【胡少江評論】 習近平和普京是上世紀兩大極權勢力的迴光返照

2017-10-06
電郵
評論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評論
  • 電郵

在中共十九大召開前夕,看到一個親北京的香港電視台播放歌頌習近平的節目,其中一個細節非常有趣。在俄國總統普京的一次記者招待會上,一位記者稱普京是世界上“最大交響樂團的指揮”,這裡所指的交響樂團實際上是指政治機器,也是對普京擁有巨大政治權力的比喻。普京馬上正色回答,我不是的,習近平才是世界上最大交響樂團的指揮。言畢,滿堂哄笑,普京也隨之大笑。

這家電視台播放這個畫面的本意是想利用普京之口來讚揚習近平,但是在我看來,普京對習近平的“讚揚”和記者招待會上的滿堂哄笑十分耐人尋味。那個只顧溜須拍馬的香港電視台的負責人缺乏真正理解這個片段的能力,他們可能以為這只是一個政治強人對另一個政治強人的推崇,事實上這個畫面所表現的當代世界政治的意義遠遠超過該電視台為習近平歌功頌德的本意。

普京是一個強勢的領導人,雖然俄國已經成為一個民主國家,但是它的法治仍然非常不完善,尤其是無法制約政府和最高領導人的權力。不僅如此,俄國的也缺乏對公民言論自由的保障,它的政治反對派和不支持政府的企業家常常受到政府和政府支持的黑社會的騷擾,在這種制度下,普京擁有超越法律授予的權力之外的極大權力和影響力。

那位記者說普京是世界最大的交響樂團的指揮,客觀上提醒了人們,普京作為最高領導人正控制著俄國的一切,聰明的普京顯然理解了記者的提問。普京推出習近平,或許是為了表達對習近平可以不受權力制約的真心羨慕,或許是提醒人們,俄國和中國政治制度不同,俄國是一個民主的國家,中國才是一個非民主的國家,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和中國政府才是控制一切的權力擁有者。

無論是普京也好,還是包括特朗普在內的許多西方領導人也好,他們在心底都會羨慕習近平所擁有的權力。由於政治制度的制約,他們不可能擁有這樣的權力。他們對習的羨慕有作為個人對權力備受制約的不甘,也有對他們無力改變本國政治格局的無奈。作為一篇短文,我不想在這裡對兩種制度進行比較,只是想指出,在許多人眼中,普京和習近平的確是當今權勢最大的政治家。

中國和俄國並不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兩個國家,也不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兩個國家。但是這兩個國家卻出現了當今地球上權勢最大的兩位領導人,這不是一種偶然現象。這種現象背後的一個基本事實是:俄國和中國都在上個世紀長期地遭受到號稱共產黨的執政黨的最野蠻、最全面的政治、經濟、社會和思想控制。雖然共產黨對俄國的統治已經被推翻,但是中國仍然在共產黨的極權統治之下。

共產黨統治的特徵除了政治上的殘酷鎮壓之外,還有精神上的全面控制。這種精神控制以一種長期洗腦的方式進行,反復不斷地強行向民眾掩蓋真實,灌輸謊言,並且神話執政黨的領導人,要求民眾絕對地信奉和跟從。這種精神統治是對數代民眾智力的極度摧殘,以至於社會形成了一種慣性,無論遇到什麼困難和危機,大眾會本能地去尋求一位救世主般的強勢領導人來拯救他們。

普京是俄國人民選出來的總統,習近平雖然沒有這個魄力在中國推行民選,但是以當前中國人民的精神狀況,假如民選今天發生,習近平當選為領導人的可能性也會很高。這並不能說明他們兩個人的偉大,而只是俄國和中國民眾長期遭受精神摧殘的一種歷史回聲。斯大林和毛澤東當初無法挽救違背歷史潮流的極權制度,普京和習近平也注定無法做這一點,他們只不過是上個世紀兩個最野蠻的極權政治力量在這兩個國度的回光返照而已。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