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评论:“棱镜”事件所折射的大国关系?

2013-07-0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Snowden-620.jpg
6月6日,斯诺登在香港某处接受英国《卫报》记者的采访。(AFP PHOTO / THE GUARDIAN )


斯诺登事件一出现就表明其对国际关系、尤其是几乎所有大国间关系的影响。这个二十多岁的美国年轻人显然想通过披露美国情报机构的“棱镜计划”,把世界上所有的大国都牵扯进来。他想向世界泄露,美国的情报机构不仅对中国等集权国家以及其他美国现有的和潜在的对手从事电脑间谍活动,而且也对包括德国、法国和欧盟代表机构等传统盟友进行侦察。

斯诺登的逃亡地的选择似乎也是经过精心挑选的:首先是奔向被中国政府严密控制的香港,在香港躲藏多日并暴料不少关于美国对中国官方的电脑入侵事件;随后又以俄国作为他逃亡的中转地,据说至今仍然被迫滞留在莫斯科国际机场。这就将中国政府和俄国政府这两个美国的政治对手都卷进了这一事件。

虽然是被迫卷入该事件,但是各个大国在该事件中作出的反应能够比较准确的折射出当前的大国关系。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美国最信赖的盟友,他们没有包括在棱镜计划之中,这几个国家理所当然地选择了沉默。被该计划涉及的德国、法国等欧盟成员国的政府则纷纷对被监控表示震惊和愤怒,并且要求美国政府对此作出解释。

但是,他们表达的不满是非常有节制的。除了领导人发表讲话之外,并没有采取任何实际行动来恶化与美国的双边关系。只有一向希望表达自己独立性的法国政府要求推迟欧美自由贸易区的谈判,但是其他欧盟国家对法国总统的这一建议反应冷淡。这一方面反映了欧美联盟的极端重要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些国家的政治家们都明白,从事对它国间谍活动的并非只有美国。

在这个世界上,国与国之间的间谍活动早就是一个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在这方面并没有有效的国际法来控制。各个国家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巧妙而不被暴露地获取它国的情报,同时尽可能的防止外国机构窃取本国的情报,即使是盟国,也是如此。尤其是对那些关系并不密切的国家,窃取情报更是必然的。所以说,西方政治家们的公开声明,与其说是真正的“震惊”和不满,不如说是应付自己国家的舆论。

俄国政府的态度表明了他们对与美国关系的极端谨慎,而且也表明了其外交手段的老辣。首先总统普京决口否认了俄国事前知道斯诺登的行踪,表明与此事无关。同时也根据俄国法律提出由于俄、美之间没有引渡条约,而且斯诺登停留在过境区内,从法律上说并不在俄国的领土,因此俄国不会向美国交人。但是,俄国正在采取各种方式逼斯诺登尽快离开莫斯科。这就明确地表明了俄国政不愿意让这一事件影响俄美关系的立场。

中国在这一事件上所持的姿态更低。虽然斯诺登的首选逃亡地是中国的香港,而且也明确告诉中国政府美国曾经入侵中国政府机构和大学的电脑系统,但是是中国领导人是唯一对此事保持沉默的大国领导人,只是通过外交部发言人这样低级别的人员对“棱镜”一事作出了低调的回应。在行动上,中国指示香港政府在逼走了斯诺登,将这个可能影响中美关系的热芋头及时抛了出去。

斯诺登在逃亡的过程中,分别向包括法、德、俄、中等大国在内的二十一个国家提出了避难申请,截至目前,所有的大国已经用各种理由拒绝了他的申请。表示考虑他的申请的只有南美洲两个小国。连最先表示准备接纳他的厄瓜多尔也开始从原来的立场后撤。这些国家的态度一方面表明“棱镜”计划并没有违反美国和相关的国际法,更重要的是,没有一个国家愿意为这件事损害他们与美国的关系。这一点是由美国至今仍然拥有的经济、政治、军事实力所决定的。(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