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 政治问题太过政治化

2017-08-2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澳门风灾过后,政府由恢复社会民生需要,以至清理积水及垃圾仍一片混乱,特首崔世安要求中共驻澳解放军协助清理垃圾,引起部份澳门人与香港人的争议;澳门方面指出政府无力解决问题,乐见有援手帮助解决;而香港则惊讶澳门政府的混乱,以至竟要靠中共军队来解决问题,更对亲政府传媒不断放大共军的贡献,而漠视已多日救灾的团体与义工的政治宣传手法,极之不以为然;以至嘲笑与质疑,共军竟在执了半日垃圾后,有四人中暑以至抽搐,要军方救护车送走,究竟是军队贪腐的问题,还是军人体格质素有问题。

香港人一如以往的批判,当然亦有些过激或恶意的言论,但这些言论亦同样出自一些大陆的网站,甚至闹澳门人闹得更恶毒;然而香港的言论,令不少澳门人感到愤怒,特别是和大陆密切者的「玻璃心」破碎;网上传来有澳门的士(右軚黑的)在车头写上「港灿与狗不要上车」,苹果记者在澳门被拒载,香港01有报导则声称访问过澳门人时,发现最讨厌港人一句「今日澳门,明日香港」,觉得香港人「幸灾乐祸」,与「太政治化」。

多年前香港已有人提出「今日西藏,明日香港」;以至「今日香港,明日台湾」,去提醒香港人正面对西藏的问题,也同样提醒台湾人不要好似当年的香港人般,如马英九政府不断强推服贸协议时,被中共的谎言骗倒;这种代入悲剧的说法,不但和「幸灾乐祸」相反,更是「身同感受」;如果说澳门发生的坏事,那么今日澳门所发生的,将会明日在香港发生,这只会是「自己诅咒自己」,即「香港重蹈覆辙」,既不幸灾,也不乐祸,提出者逻辑极混乱,更属荒谬的「玻璃心」。

至于所谓「太政治化」,其实香港人本身就耳熟能详,因为这是典型香港「蓝丝」──即支持政府者的逻辑;事实绝大部份政府的问题,都是政治的问题;政府就是以政治手腕去解决政治问题,本身就是最「政治化」的机构;要解决政治问题,怎可能不提政治能解决?「讨厌政治」这种乡愿,绝对无法解决政治问题,中国大陆多年来的连串民生问题,早说明所谓「正能量」不敢批判,结果就是不断重复相同的错误,由毒奶粉到豆腐渣工程,从未停止过。

当你指出这些人不容批评,他们却会第一时间辩解,如「现在要忙于救灾,不是批评的时候」,这种逻辑早在2008年的四川地震,已见过无数次;事实就是打铁趁热,当社会公众舆论关心时不去批判,事情丢淡冷却之时,三分钟热度的市民就根本不会再感兴趣,然后相同的错误就会再次出现。

同样这些人会说「可以批评,但应正面点」,或「负面批评、恶意中伤」没有意思,然后更以自己为例,说自己也「不满」政府云云;事实上这种徵状,在香港的「蓝丝」亦有,这些人也不满政府的施政,认为政府可以「改善」,但却绝对不容别人「恶意」批评,更不容反对政府的「激进」手法;那么如何抗议呢?就是「正面」点,向政府「建言」,为政府「加油」,给政府「多一点支持」,有如求神拜佛添多一些香油,更诚心祈求祷告,然后幻想自己因此可以得「皇天在上」的回应;事实上这是「政教合一」的宗教式信仰,政府有如神佛一样,是更高等层次的存在──你可以怨自己命苦,却不可以骂政府;你只可以跪求,如政府因此丢下一块骨头,你应该满足与感恩──还想怎样?神已经回应你了,你应该知足!

「中国」就是他们的神国,党军就是他们的天兵;当你痛骂政府,这些人的感觉就有如亵渎了他们的神灵,自然成为了「反中乱港」或「反中乱澳」的仇敌,是他们的敌人;「主子」被骂,奴才当然要第一时间反骂,既向「主子」献恩勤,更向「主子」邀功 ──看我如此「爱国爱港」、「爱国爱澳」、「爱国爱党」,尽心尽忠「为国」,请党赐下更多赏赐吧──这就是国家洗脑机器的恐怖,令人失去了思考能力,无论你再讲道理,也有如对牛弹琴。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