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 中国对学生的洗脑

最近香港各大学的民主墙上,出现港独的标语,来自大陆的学生与本地生接二连三发生骂战;少数来港的留学生,过去几年有所醒觉,先质疑中共,再发现中共说谎。这些大陆学生却仍然无法走出过往的阴影,无法「否定过去」;这都说明中共的维稳机器,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

最近香港各大学的民主墙上,出现港独的标语,来自大陆的学生与本地生接二连三发生骂战;少数来港的留学生,过去几年有所醒觉,先质疑中共,再发现中共说谎。这些大陆学生却仍然无法走出过往的阴影,无法「否定过去」;这都说明中共的维稳机器,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而且是一直被人所低估的。

不少和大陆留学生打过交道的人,经常会发现一种模式,就是国内人被中共的虚假历史,虚假史观,以至虚假的资讯洗了脑;这种洗脑是彻底的,而且有「病毒」一样,会自动阻碍任何和洗脑内容相反的资讯与观点;例如说起六四屠杀,这些中国留学生都会千遍一律质疑,包括广场上没有死过人,或是外国势力煽动要颠覆中国之类;明明是虚假的历史,可以非常成功地建立在年轻一代的中国人当中,他们完全无法想像,也无法接受这一切都是假的;任何人只要触犯这个禁区,就会启动他们的自我防卫机制,这些人即使知道自己明明对此一无所知,也要坚决否认到底,究竟这是为了甚么?

原因就是这些人的脑部,被植入对中国的「爱」;中共成功地建构了「爱国」,有如对家庭的爱,对父母的爱。民族主义被以宗教的方式,深植大多数中国年轻学生的灵魂深处;这种爱是有两个层次的,浅层的爱是对党对政权,深层次的是对「中国」本身──他们真诚的相信「没有国,哪有家」,相信「爱国是与生俱来的」;所以即使六四真相,或中共的贪腐,或许摧毁了那浅层对政权效忠的爱,但内心深处却仍然不能接受,他们深爱的「共和国」,背后竟然是一个如此丑陋的国家。他们或许可以接受你对党的批评,但却不能接受你对中国的批评,他们一如一些超级球迷,或者宗教狂热者,或崇拜偶像的粉丝,一旦接受了原来中国是如此的丑陋,这就有如叫他们要否定自己一样,因此这些人即使发现了中共说谎,却仍要坚持自己没有「否定自己」,或者「否定过去」,而其实这句说话,正就是成功「洗脑」的证据。

承认中国是差的,又或者承认香港是差的,对一个心理健全者,理应是不会有任何的不良感觉;中国是中国,香港是香港,而我们都是独立的个体,无论如何否定一个国家,或者否定你所认同身份的地方,只要说出的是事实,而非无中生有,对一个正常心智者,是完全不会,更不应有不快的感觉;可是对中国的批评,这些深爱中国的人,却当成是对他们自己的批评;否定中国,就等如否定他们,这就是洗脑最好的证明,但对于这些认定「爱国是与生俱来」者,是完全不能接受,也不能明白。

当触及这个禁区时,他们就会尝试逃避;当身边的人同情的眼光,去看待他们被洗脑后的言行时,这些人不领情,反而被深深的「刺痛」,然后认为别人的同情,是「优越感」,认为这是用「有色眼镜看待他们」云云,其实一如创伤后遗症。他们认为别人的「同情」,会视为「怜悯」,「伤害」、或「歧视」。 

从被人绑架的监仓走出来,别人的批评是针对那个监狱的邪恶,是站在被绑者的一边的;但是这些受害者却「身同感受」,把别人对那个「中国监狱」的批判,视之为对自己的批判,甚至忍不住要为那些绑匪,以至其制度辩护,这就是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当你努力想把他们从思想监狱拯救出来时,这些人的典型回应,就是认为被「歧视」,拒绝承认自己过去被人洗脑或劫持,甚至自认是「自愿」的。

他们一边说是自愿,一边又要和政权被揭发的谎言划清界线;但当你进一步批判那些谎言或者说谎的做法,他们又会忍不住为这些事情辩护;以至反过来攻击批判者;否定中国的过去,不是否定这些人的过去,但这些人却把两者视为一体;他们把自己的人生与国家拉上关系,当你否定他们的国,就等如否定他们的人,然后这些人就会有痛楚的感觉,以至反过来认为「不爱国」的人是异常。

中共对「爱政权」或「爱党」的教育或许不能成功,但爱国教育却异常有效,这点常被外界所低估。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