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江泽民对历史的交代

我基本赞同看山对十八大的理解,那就是江泽民实现了自己的政治意志,将习近平“定于一尊”。这样一来,江泽民不仅保护了自己的家族利益,更重要的是,他认为自己对历史作出了一个负责任的交待。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12/11/201211161356.shtml
2012-11-2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今后,随著胡锦涛治国的各种令人难以想像的荒诞细节不断被透露出来,人们将会更加清楚地知道,邓小平让此人作中国最高领导接班人,并且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是一个多么不负责任的选择。而江泽民是最早,也最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的人。但他已经无力改变邓的这个选择。他能够选择的,首先是如何保住自己,然后才是如何减少胡锦涛对党国带来的危险和伤害。

江泽民最大的困难就在于,胡锦涛是一个毫无历史责任感的人。他认为天下没有当不了的官,更没有坐不了的皇位。在胡锦涛看来,你江泽民这样的人都能干,我为什么不能干?由于胡锦涛公器在手,搞得不好,江不仅会身败名裂,而且会导致天下大乱。

当然,很多人会认为天下大乱对这个国家的长远未必不利,但江泽民显然不可能做出这样的选择。于是我们看到,江泽民为了削弱胡锦涛的权力,玩了许多手腕,包括留任军委主席,以放纵贪腐的手段保持军队对自己的忠诚,等等。面对江的这种手段,公器在手的胡锦涛如果是一个有治国能力的人,完全有机会通过发扬正气,举贤任能,彻底瓦解江的势力。但胡锦涛没有能力做这些,相反,他也选择通过全面纵容官僚贪腐来保住自己的权力。整个中国因此而乌烟瘴气,国家滑到了十分危险的境地。

江胡都看到了这个危机,但两个人思路却不同。胡有意走朝鲜和古巴的路子,而江对胡的这种倾向并不认同。于是江出手选择胡的接班人。江究竟是如何看上习近平的,我们现在无从得知,但我们知道的是,江的选择余地其实非常之小,而我相信许多人都会同意,江选择习近平是比当年邓小平选胡锦涛更负责任的选择。

现在有一种说法,就是江选择习近平接胡锦涛的班,产生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后果:薄熙来弃江投胡。为了投其所好,薄熙来在重庆推动毛左路线,为自己升入常委开路。这个说法来自不久前香港面世的一本书,书名是《倒薄风暴背后----习近平江泽民温家宝联手打击胡锦涛薄熙来》,作者李笠青显然不是真名,但来头不小,书中不少细节有相当的可信度。其中关于胡锦涛薄熙来相互勾结的情节,虽然让人意外,但细想又觉得合乎情理。情理之一就是薄熙来所做的许多事,可能正是胡锦涛自己想做而没有本事去做的事,情理之二,没有胡的支持,薄也不会如此大胆,情理之三,胡没有公开支持薄和重庆模式,与其一贯“隐忍”的性格相符。

那么,薄熙来倒台是否真如书中所言是阴谋的结果,恐怕只有等到将来才会真相大白,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薄案给江泽民打击胡锦涛的毛左路线一个好机会。紧随其后发生的令计划事件,更是天佑江泽民。坊间早有人传言,胡锦涛其实是病夫治国,离了令计划,什么事也办不成。因此,令计划此次竟敢擅自操控“党内海选”,恰恰证明了传言并非空穴来风。而令计划在关键时刻自我毁灭,陷胡锦涛于绝境,让江泽民大获全胜。

所谓让习近平“定于一尊”,不仅意味著胡锦涛非裸退不可,而且意味著新常委的游戏规则已经和胡锦涛时代完全不同。除了习近平,其他常委既无阻击和拖延总书记决策的权力,更没有不受惩处的豁免权。事实上,我相信习近平想拿下谁就可以拿下谁,这才是“定于一尊”的真实含义。

江泽民号召全党读史,目的就是让大家理解他此次直接操盘十八大人事安排,是要给历史一个交代,是为了对历史负责。但未来的人会不会如此来看他,却很难说。道理也很简单,因为习近平究竟能否力挽狂澜,扶中共江山于即倒,尚属未定之天。而习将来若失败,最大的原因,就是中共已经腐败到无药可救。对此,邓小平,胡锦涛当然难逃责任,但江泽民一定知道,他自己也有一份推不掉的历史责任。(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