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 十月革命的遗产及其挑战

2017-11-0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十月革命百年,对于这个改变了世界更改变了中国的历史事件究竟留下什么重大遗产,中国的文化和知识精英并没有形成比较清晰的共识。反对中共专制的人强调的是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没有俄国的十月革命,就不会有二十世纪中国的巨大灾难,更不会有今天中共的专制政权,总之,没有十月革命的中国会比今天的中国更好,中国现代化的代价也会小很多。

支持中共政权的人,或者对今日中国的国际地位比较满意的人则强调这样两个事实,一个就是中共革命虽然带来了巨大的人祸,但也换来了国家的统一和强大。如果不走这条路,中国不仅可能依然贫弱,而且完全可能分裂成多个国家。

我相信这个争论会长久地持续下去,因为谁也无法令人信服地证明,如果历史走了另一条路,代价和结果会如何。不过,这并不等于这样的争论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这种争论达到的认知,会影响我们对未来的选择。

假如没有十月革命,中国能否顺利地走上共和、民主和现代化?这是关系到中国人认知的一个重大问题。我的看法是未必。我同意那些信仰政治大一统,因而相信如果没有十月革命,尤其是没有中共革命成功,中国可能长期陷入内乱和贫弱,因此可能付出巨大生命和社会代价的判断,也同意中国可能因此而分裂的判断,但我也相信,一个多元分治、甚至是分裂的中国,会有更多的自由,社会更有活力,因为多元自治的政治格局为自由的道德选择提供了更大的社会空间。

那么,究竟中国走了中共革命成功这条路更好还是另外一条路更好?我不相信中国人会对此形成共识,但无论你更喜欢哪一种历史路径,都要面对的是十月革命给今日中国带来的遗产,那就是托克维尔早在一百多年前就预见到的︰追求平等乌托邦的大革命能毁灭几乎所有社会自治的权威和道德资源,给独裁专制提供全面的社会基础。

如何面对十月革命这个可怕遗产的挑战?这是二十一世纪的中国面临的真问题。不少人尚未认识到这个挑战的严重性,更有不少文化和知识精英,包括自称自由主义的知识分子则天真地认为,在政治大一统的格局下,自由和繁荣是可持续、可成长的。但中国社会日益深重的道德危机、教育危机乃至生态和健康危机以及不可避免的经济危机,会不断冲击这种天真的信念。

在这个背景下,有人认为中国的分裂不仅可欲,而且不可避免。但这种理念面对的是十月革命另一个遗产的挑战,那就是政治家为了权力、为了坚持自己的主张,不仅不怕牺牲自己,而且不惜毁灭社会。列宁发扬了法国大革命的这个可怕传统,是十月革命成功的一大原因。而中共革命的成功也得益于这个理念。坦率地说,当今中国领导人所谓“自信” 的一大来源,就在于他们虽然没有太大的治国本领,却有了前所未有的威慑手段,因而确实有可能与整个国家乃至与人类“共存亡”。

面对十月革命这两个可怕遗产的挑战,仅仅在道德上谴责列宁、毛泽东恐怕是不够的,十月革命和中共革命的发生和成功均非必然,但如果新一代政治家没有列宁和毛泽东那样的想像力、行动力和创造力,那么,人类可能还要继续为十月革命的遗产付出重大代价。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