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 强人领导力与网络时代的革命

2018-01-0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8年的第一周,美国最大的政治新闻就是沃尔夫的新书《烈焰与怒火》。这本书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那就是特朗普的精神或心理素质问题如此严重,以至他根本不适合担当美国总统的重任。

不过,很快就有历史学家指出,历史上不少伟人都有“精神不正常”的问题,比如丘吉尔,上台之前很多人都认为他过于偏执,但事实证明,他超出常人的敏锐、坚定和果断,成就了他拯救英国和西欧的伟业。当然,在治国的经验、学识以及话语表达能力方面,特朗普是完全不能与丘吉尔相比的。但我们不能不面对的一个历史现象就是,危机关头,往往是有点“精神不正常”的人才可能成为领袖。理解这个现象的逻辑之一,恐怕就是多数人都认识到,“常人”已无法应对危机的挑战,只好让“非常人”上台赌一把。

如今担任美、中、俄三大国的领导人,都具有“非常人”的所谓“强人”特徵,他们敢想常人之不敢想,敢言常人之不敢言,敢为常人之不敢为,是他们能够得到权力和巩固权力的重要因素。但得到权力与是否有领导力,还不是一回事。三个强人中,普京的领导力看来最强,另外两个对他都心怀敬慕,都希望像普京那样,在国内获得强大和稳固的民意支持。从特朗普一年执政和习近平五年执政的结果看,两人的这个梦想,很难实现。

这让我想到一个问题,三个强人领导力的差距,对各自的国家究竟意味著什么?是好事还是坏事?回答这个问题要看世界的大势,那么什么是当前世界的大势?郑永年今年的第一篇文章,对理解当今世界的大势很有帮助。这篇文章的题目是“革命将至?”,虽然有一个问号,但读者不难从文章的逻辑得出作者的结论,那就是这一轮全球化带来的普遍和严重的贫富分化,将必然导致革命。

普京是借著冷战失败、苏联解体给俄国民众带来的巨大屈辱和不满这个危机上台的。但是,他并没有能够纠正俄国权贵攫取大量财富的大势,而是越来越成为权贵利益的代表。从俄国内部政治局势的发展看,他主动改革的空间越来越小,而面临被新一代政治领袖挑战的可能性则越来越大。也就说,普京超过习近平和特朗普的领导力,改变不了革命会发生的大势。

在革命不可避免的大势下,三国强人领导力的差距意味著什么?我的看法是,普京在国际博弈上让俄国占更多的便宜,包括占中国和美国的便宜,但普京领导力强,对其国内政治的发展是不利的。特朗普呢?特朗普在外交上敢冒更大风险,其得失现在还很难预判。但特朗普上台对激活美国内部政治的变革,有很积极的作用。他不仅打破了美国两党政治多年的僵局,而且,他的一些荒谬言行,反而促进了一些多年来难以推进的变革。女权运动的发展就是一例。

习近平领导力的不足,令许多原来挺他的人都深感失望。中国将为此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就国际竞争来说,习的领导力不足肯定不是好事,中国已经而且还要吃亏。但国内呢?现在悲观的人很多,但我认为还不能下定论。因为未来的革命是网络时代的革命。网络时代极大地扩大了中国人的视野和交流空间,中国民间思想交流之活跃是前所未有的,这不仅有利于约束习的底线,也有助于增加危机关头社会达成理性共识的机会。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