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评论:丑陋的中国独立董事制度--兼谈经济学家的堕落

从世界范围来说,独立董事制度的历史并不久远。1977年,纽约证券交易所要求其上市公司设立并维持一个由独立董事组成的审计委员会,通过独立董事在法律、金融等方面的专业知识和丰富经验,参与制定公司战略,评估公司政策,维护全体股东权益。这对美国的公司治理结构产生了深远影响。
2012-06-0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中国股票市场的重建是在1990年代初期。2001年证监会提出上市公司要建立独立董事制度。然而十年来,人们发现中国的独立董事制度非但不利于公司治理,反而加剧了它的扭曲。其中经济学家独立董事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到2011年,在2365家A股上市公司中设有7700个独立董事。其中4502个由高校教授包揽,占到近60%;2028个由会计师占据;980个由律师担任;另外300多由退休干部组成。特别是在13家上市银行,基本上都是由教授学者担任独立董事和外部监事,共45位。证监会规定,独董兼任的上市公司最多不得超过5家。而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会计系副主任、EMBA中心主任徐经长担任了6家上市公司独立董事,创A股之最。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蔡洪滨,则在光大、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香港)股份有限公司、泰和诚医疗集团有限公司和北京启明星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担任独立董事。

其实,他们根本没有足够的精力关注公司事务,不乏举手签字,拿钱走人的“花瓶”独董,甚至于做出损害中小投资者利益、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事情。在中国民众和股民心目中,独立董事已经成为某些特权阶层的一种福利,其职能被完全异化。

在成熟的市场经济和法治社会,对独立董事的基本要求是避免利益冲突,维持超然独立。在中国,大公司寻求独董,盯著有知名度的人,特别是著名经济学家炙手可热。这些独董成了公司的保护伞。因而,独董身份多有利益冲突者。清华大学的钱颖一,一边担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一边担任中国工商银行独立董事。这是为什么?为得是利益,巨大的利益。据统计,2011年教授独董从上市公司领取了2亿元薪酬。中国人民大学的徐经长各个独立董事津贴合计33万元。因为他的名气不够大,所受聘上市公司并非顶级。由此,给我们了一个参照系。那些银行界的独立董事报酬大部分介于20万元到40万元之间,而薪酬最高的高达百万。钱颖一仅从工商银行每年即可领取49万元。

中国的独立董事制度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根本原因还是经济和政治制度出了问题。上市公司国有股“一股独大”,中小投资者属于弱势群体,无法实现股权多元化和股权充分流通,难以形成真正的独立董事制度。进一步说,中国不存在公平的竞争机制,国有上市公司不可能通过人才竞争程序选择独立董事,而是依赖“权贵模式”选择那些他们可以控制,又甘愿做资本奴隶的教授、学者。只有丑陋的独立董事个体,才能累加成丑陋的独立董事整体。

最近,经济学家邹恒甫在媒体上连续炮轰那些经济学家独立董事“极端贪钱”的特征。他说:吴敬琏一直炮轰“权贵资本”,其实他本人就是“权贵”,不然他为什么要给“权贵资本”当独立董事、白拿高薪?张维迎经常骂“垄断”,他为什么要去垄断央企当独立董事、白拿高薪?“他们一边在央行货币委员会当委员拿国家的工资,一边给上市银行当独立董事拿高薪,两头赚。就像一边给裁判员打工,一边给运动员打工,简直把国家大事当儿戏。这些人都是说一套、做一套,当婊子还要立牌坊。”邹恒甫点名批评的吴敬琏、钱颖一、张维迎、蔡洪滨等人只能选择沉默。对他们来说,在巨大的名利面前,荣誉、做人操守和职业道德一钱不值。就是通过他们,中国实现了教育、学术和商业腐败的一体化。(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