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 胡思乱想化行动 斗垮斗臭戴耀廷

2017-09-0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乡事派议员何君尧之流要求香港大学解雇“和平占中”发起人戴耀廷,本属闹剧一桩,不值一哂,但炒作者不顾言论和学术自由,继续推销歪理,除了反映其政治论述水平低下,其政治伦理亦无底线可言。

细看这些论述,翻来覆去,不外想说戴耀廷带头叫人犯法,再无资格在港大任教,否则教坏学生之馀,香港也给他搞乱,因此港大必须除之而后快。

不错,戴耀廷的确提倡公民抗命,以争取香港的民主。他有此想法,是有感于真普选遥遥无期。九七后的香港,民主进程看不到时间表和路线图,却只见到人大常委给特首选举处处设限的“八三一决议”,因此他认为要以和平手段占领街头,形成巨大政治压力,才有机会争得真普选。从一开始,他已知此举定必抵触法律,但他亦早已承诺承担法律后果,以示对法治的尊重。

但何君尧之流的论述,出于断章取义,只标榜戴耀廷怂恿他人犯法,并视之为十恶不赦,却罔顾他提出公民抗命的使命,也对他“以法达义”的想法只字不提。也因此,等而下之的论者顺势牵强附会,把戴耀廷与强奸疑犯等量齐观,呼吁港大校方为安全计,应在他候审期间把他停职,以免继续荼毒学生。

究其实,他们可以视戴耀廷为罪大恶极,完全由于他们无知所致。首先,戴耀廷假若有那么大能量,可以妖言惑众,诱使大家齐齐以武力破坏公共秩序,其罪行岂非可与五十年前香港左派斗委会“互相辉映”?这未免远远脱离现实。

更何况,果真如是,警方早该把他拘捕,再控以最严重罪行,又怎会任由他提倡“和平占中”多年,待他自首后再到近期才加以检控,而且不用还押监牢候审?可见,戴耀廷的主张,在其以身试法之前,只属于言论自由的范围。

其次,戴主张公民抗命,目的是实现《基本法》推行行政长官普选的宪政安排。这种以抗命行动促成立宪目标的构思,其实源自他十年前发表的研究成果。他的学术主张,何君尧之流可以不赞成,或者从未看过,却不能否定这是有根有据的想法,其论文亦已通过学术期刊的评审,并非泛泛而论的政见。作为宪政学者,戴耀廷主张以政治行动促进民主改革,落实宪政安排,自有其学术根据。因此他主张公民抗命,也该受到学术自由的保障。

既然戴耀廷的论述和主张完全在言论和学术自由的范围之内,何君尧之流却因他的言论而要求港大把他解雇,显然抵触了《基本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他们罢免戴耀廷的理由,只剩下一样,便是把大学生视作未成年小孩,而“和平占中”这类公民抗命思想有如洪水猛兽, 儿童不宜,所以绝不能让戴耀廷再接触学生。

这种想法,是把教育眨为洗脑,既预设老师居心叵测,也假定学生蠢钝不堪,不懂思考,因此必须剔除他们眼中离经叛道的老师。再推而广之,市民亦属昏庸失智之辈,任人摆布,因此任何他们认定是宣扬异端邪说者,都必须严刑峻法。

当政治论述建基于罔顾言论和学术自由,立足于对教育对学生的错误假定,以至对事实判断的穿凿附会和断章取义,他们眼中的戴耀廷只能是充满扭曲的虚浮想像。再进一步,当他们把胡思乱想当作行动根据,戴耀廷既然是恶贯满盈,他们也就不怕越过核心价值的底线,肆意践踏学术自由,总之要把他斗垮斗臭为止,便不难理解了。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