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 眼前无路 事在人为

三年前占领运动期间旺角的一个晚上,我的朋友目睹有人抬来一堆砖头或一批竹枝,轻轻放下,转身就走。他说幸好那天没人就地取材,用砖头表达抗议,否则2016年大年初一晚上的所谓「鱼蛋革命」及政府的暴力镇压,相信已经提早发生。

三年前占领运动期间旺角的一个晚上,我的朋友目睹有人抬来一堆砖头或一批竹枝,轻轻放下,转身就走。他说幸好那天虽有轻微警民冲突却没人就地取材,用砖头表达抗议,否则2016年大年初一晚上的所谓「鱼蛋革命」及政府的暴力镇压,相信已经提早发生。

回望历史令我们更能认清现实。三年来,政治及社会矛盾政府不去化解,对抗情绪不断升温,过去坚持非暴力的“和理非非”的抗争手法,被批评得体无完肤。有些人趁势渲染“勇武抗争”为万应灵丹,不但只讲不做,遇上一些偶发因素,造成暴力冲突,政府立即出师有名,动用庞大武力镇压,同时把抗争者抹黑为暴徒,并动摇社会抗争的道德高地。

政治上的反动亦出现类似的徵象。过去20年,“一国两制”礼崩乐坏,加上社会制度不公,贫富悬殊加剧,超过八成青年人对政府不满,对“一国两制”亦毫无信心。一些意见领袖刻意经营,吹嘘香港独立,却全属空想政治,并无行动纲领,更不顾地缘政治敏感和社会反应。结果,一些青年政治领袖大张旗鼓,北京多谢也来不及,一于重捶出击,连消带打不分皂白,藉故解释《基本法》,以法律手段取消当选议员的资格。

香港政治已不是过去的模样。古灵精怪的现象固然层出不穷,特区政府的攻心计谋,视抗争者如死敌,同样值得大家小心提防。雨伞运动79天,政府不清场是要淡定处理,一面缓和9月28日警方发射87枚催泪弹引起的民愤,一面累积反占领的民意支持,放弃公共秩序,改打民意战。不幸占领运动无法调整策略,部份领导者甚至把抗争方法等同目标,最后社会支持流失,警方更以执行法庭禁制令之名清场。

雨伞运动青年领导者的极度失望和无奈,三年下来,也许仍旧挥之不去。但面对未来,与其缅怀伤痛,倒不如正视虚实,才能保守住以至壮大自己的力量。其实占领79天仍有接近二成市民支持已属难能可贵,而不赞成者之中,不少人起初都支持雨伞运动,只是不同意无止境地占领下去。

换言之,社会抗争者日后不把运动策略看作不可妥协的目标,反而敢于因应形势转移策略,以可持续方法运动下去的话,不难取得赞同以抗争形式争取民主者的支持。不要忘记,雨伞运动开始时,支持者比例曾经高达四成。

再者,欠缺民意认受的威权政府特别倚重民粹取向,当取得较大民意支持,压制将会升级,绝不手软。因此,社会抗争不放弃原则之馀,也该注重民意取向,争取民心,着力拉低政府的认受基础,使任何打压变得更赤裸,更百辞莫辩,从而进一步削弱政府的统治基础,使威权者的打压顾此失彼,得不偿失。

雨伞运动三年了,很多朋友感依然十分茫然,因为看不到出路,意思是找不到有效方法去突破困局,实现真普选。不错,我们都找不到绝招,可以一下子扫除障碍,把普选弄假成真。但历史上争取民主,与整个社会愿意付出多少成正比,从来没有捷径,而赢了道理却唤不来民主也叫人气馁,但我们却仍有很多地方需要不懈努力,不能轻言放弃。

经一事长一智。当大家开始明白武力抗争或要付出沉重代价,也得不到社会支持,以至不慎应合了一些不轨的政治图谋,导致民间社会力量的削弱和分化,我们必须回到基本,重新检视民主运动,除了更注重形势和谋略,也应该看到民间政治运动的最大力量,来自观念的价值,参与者的团结和能量,以及跨世代的凝聚和传承。

只要我们已尽全力,还可以要求或者埋怨自己什么?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