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补撕裂捉错用神 民主派方寸大乱

2017-04-2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杜耀明评论】补撕裂捉错用神  民主派方寸大乱(法新社图/粤语部制图)
【杜耀明评论】补撕裂捉错用神 民主派方寸大乱(法新社图/粤语部制图)

一场特首选战,曾俊华以修补社会撕裂、香港休养生息为号召,民望迅速爆红。

林郑月娥其后当选,但民望低沉,亦不得不拾人牙慧,大喊修补社会撕裂,以洗脱梁振英2.0的臭名。奇怪的是,泛民党派本可乘势追击,向林郑施加压力,却竟然毫无部署,而且捉错用神,可谓与社会民情严重脱节。

其实林郑所谓修补,在西环治港的形格势禁下,只可能是小修小补,顶多在扶贫助弱方面多费点气力,劳工福利又加多一点点而已。任何涉及制度的改革,不要说政制改革,单是个别政策,由大陆地产商炒高香港楼价、地铁票价有增无减、最低工资立法以至新界原居民非法炒卖丁权、高铁“一地两检”、特首出任大学校监等等,相信林郑只会原封不动,不敢动既得利益者的半点皮毛。

泛民应该看准林郑的虚实,以社会团结为大前题,要求她反省过去五年政府施政的不善,并且与梁振英割席,再提出改善建议。又或者,由她委派独立的调查委员会,整理五年来社会撕裂的因由,深入检讨政府施政不足之处。

若她不愿意,那就更好。泛民大可发动民间集思广益,通过学术研讨会、公听会、舆论分析、民意调查等途径,作出总结,指出问题的症结。

当然,泛民中人或会认为上述多此一举,因为社会撕裂的原因清楚不过,除了梁振英个人所致之外,更源于北京对香港的政策。简言之,北京一面拒绝真普选,确保政治控制权,一面以经济吸纳香港,处处制肘我们的自由自主空间,并通过它在港的关系网络,集结力量,跟香港主流民意对着干,以确保对港政策得以落实,亦因此形成势不两立的政治对抗和社会撕裂。

眼下的社会撕裂,除有其政治因由外,更广布于不同的社会角落。例如乡郊发展,政府在横洲不敢碰土豪劣绅的利益,便只能削减公屋兴建规模,再向绿化地埋手,收地建屋。在新界东北发展计划,政府改变主意,让几大地产商发展其囤积多时的土地,摆明是利益输送。再如大学管治,特首既可担任本港八间大学的校监,直接干预校政,亦可委任大多数校董,严重限制大学教职员参与校政,令大学权力失衡,引致丑闻不断,矛盾频生。

由中港矛盾到内部撕裂,随处可见,大家理应主次分明,一举击中要害,使林郑进退两难,要吗显示诚意,尽速解决种种具体问题,以至重启政改,要吗一切照旧而威望尽失,沦为唯上方马首是瞻的傀儡特首。奈何,民主党主席胡志伟提出,由林郑运用权力,特赦被拘控的雨伞运动组织者,和滥用私刑的警务人员,作为大和解的第一步。此议一出,立即遭到猛烈抨击,不到廿四小时,他自己亦收回建议。

也许胡志伟急于抛砖引玉,不懂修饰言辞,胡思乱想一番,但无论如何,也反暴露民主派的发展障碍。首先是认知错误。林郑只是说修补社会撕裂,幸勿表错情,绝不是痛定思痛、改辕易辙,从而重新上路的大和解。当然,你也不妨试试要弄假成真,但请对准焦点,提供合理论述,指出具体问题,要求她面对过去的施政错误,拨乱反正,而不是顺口开河,本末倒置,并令人误解,竟可以不惜牺牲法治以作政治交易。

其次是工作组织随意。党主席发表个人意见没问题,但总该深思熟虑,先找涉及其中的特赦对象了解一下,他们是否愿意放弃公民抗命负上刑责的承诺,再变身做政治和解的筹码。再者,主席发言却招来党众群起反对,可见党内组织散涣,如此重大议题,看来从未切磋讨论。

第三是民主派力量凝聚不足。特首选举过了三个多星期,民主党派看来仍未定出谋略,去应对林郑新政府。民主党还停留在个人议论阶段,而不同政党、不同派别之间亦欠缺沟通,大家议论纷纷,却依然浮游于抗争还是修补的空泛讨论之中。真怀疑若不是传媒采访胡志伟,让他任意发挥,引起哄动,立法会泛民议员之间(不要说民间社会了)也不会认真讨论一下谋略问题。

其实泛民议员最后怎么办,是否跟林郑合作,又如何去修补社会撕裂,大可有商有量,谋定而后动。但必须立即改善上述三方面,民主派力量才能专业处事,把握行动时机,民主的路才能越走越阔。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