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追求命运自决 议会全面抗争

2016-10-2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杜耀明非建制在议会全面抗争。(法新社图/粤语部制图)
杜耀明非建制在议会全面抗争。(法新社图/粤语部制图)

新一届立法会推选主席,民主派资深议员梁耀忠居然临阵退缩,把主持会议的重任让给建制派议员,结果骂声四起。今次事件民情汹涌,岂止是不满梁的慌张逃避,更反映今时今日,民主派支持者强烈期望议会内全面抗争,而且是寸土必争。

这确是雨伞运动后港人面对香港前景的应有策略。追求命运自主,是雨伞运动的诉求,却未竟全功,市民怎会遗忘,而北京当然亦紧记心头,部署反制行动。两年以来,特区政府一手硬一手软,一面有理无理检控雨伞运动示威者,一面加强学校内外的青年工作,而北京更不避嫌疑,无微不至,以各种途径,统筹建制派议员的行动,甚至运筹帷幄,部署议会选举,圈定支持人选和组织投票动员。

可以说,香港政治现时不仅按不合理的政治规则运行,更以不合理的方式操作。如立法会,一半议席由二十七个功能组别推选代表组成,其中多数席位由公司票和组织票投票产生,而直接选举又分五个地区以多议席单票制进行,两者均有利以北京为协调重心的政治建制,避免同阵营恶性竞争,也方便选民配票,以谋取最多议席。

更甚者是,近年不论区议会和立法会选举,都出现不规则现象,如大量种票、运送院舍长者到票站投票、票站删改投票纪录、组织在内地居住的港人返港投票等等,使本身已不公平的制度,变得更不公平。

结果,社会上少数派变成议会内多数派。特别是梁振英上台以来,他们更不懂自惭形秽,而且有权用尽,凭藉他们过半的票数,僭夺立法会内主要职位,以便控制议程以至议会运作。换言之,建制派因不公平的选举制度而占尽便宜,然后得寸进尺,由支配议会整体决策,进而微控各个委员会的具体运作。

面对如此局面,民主派若再墨守成规,继续遵守现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在议会内注定是永不翻身的失败者。因为建制派的策略是多数压倒少数,而且赢者全胜、不留馀地。民主派即使如梁耀忠般主动让步,除了形象败尽,也换不到什么,建制派甚至多谢也不说一声,稳拿席位之馀,也顺手取得决策程序所赋予他们的认受性。

与其坐以待毙,民主派倒不如反戈一击,以全面不合作的抗争行动,瘫痪议会运作,迫使建制派退让。无疑,建制派在70个议席中占40席,稳夺立法会主席、内务委员会、财务委员会及属下两个委员会正副主席职位,但假若馀下30名非建制议员可以通力合作,认真对待甚至质疑每项会议议程、程序、政策建议,并踊跃提问和发言,加上定期点算开会法定人数,会议时间势必不断延长,甚至弄得没完没了。

个别会议时间延长即使还可以应付,但上述几个大会如果同样旷日持久,再加上18个事务委员会个个照办煮碗,会议时间捉襟见肘,立法会将难以有效运作。到时政府在财政拨款、人手增聘、法例修订等都要面临停顿的威胁。

但建制派没有自知之明,自恃掌握过半票数,打算垄断18个委员会中大部分职位,已触发反建制议员全力反扑。其中27人报名加入所有委员会,而建制派为求人数占优,亦派出更多人参加,结果使16个委员会有超过60人报名。但委员会成员越多,法定开会人数越高,流会机会亦越大,而民主派若能全数出席会议,就有机会控制讨论内容和决定,甚至决定是否流会。

除非建制派每个委员会每次会议也能接近全数出席,否则稍有差池,议会内属于少数的民主派可以成功突袭,变成会议中的多数派,而即使建制派奉陪到底,大家也会疲于奔命,特别是贵人事忙的工商界议员能否长期付出沉重代价,实属疑问。

民主派的委员会霸位战虽然只展开了几天,建制派看来已经招架乏力,终于让出五个委员会的主席位置。民主派应该再接再厉,以集体协作同时多走两步,在议会内主导议程,反控建制派,一面力求修改议会规程以分享权力,一面以有力的政策诉求,争取市民的支持。

不错,梁耀忠有权不用,使民主派在偶然遇上的历史关头失诸交臂,但也让大家清楚看到,全面抗争的年代已经开始,要么作好准备,随时冲锋陷阵,要么告别江湖,退出历史舞台。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