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港独何去何从 北京趁火打劫

2016-11-1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杜耀明评宣誓风波。(法新社图/粤语部制图)
杜耀明评宣誓风波。(法新社图/粤语部制图)

梁颂恒、游蕙祯两位当选议员输了官司,也立即丧失立法会议席,但不少问题仍有待解答。

首先是他们对政治建制的态度。法庭上,他们不解释自己的宣誓行为,也不对政府指控他们「拒绝或忽略」宣誓提出抗辩,比起当日宣誓后闪缩其辞,态度较为老实,起码没说多馀的话。但正由于他们不作抗辩,法官遂认同官方的指控,认定他们拒绝或忽略宣誓,因此丧失议席。不过,他们对议席看来十分著紧,日后会否汲取教训,不惜牺牲立场而改变态度,以换取议席,依然扑朔迷离。

其次,他们日后会否又能否再次进入议会,亦是未知之数。正如法官所提示,宣誓就职后的立法会议员好处不少,如他们以议员身分在立法会辩论中所作陈述和发言,均受到法律保护。换言之,一次依法宣誓,可保四年平安。

当然,特区政府依旧会努力去阻止他们参选,但人可觉今是而昨非,昨天港独今天爱国也无不可,正如立法会主席梁君彦九月还是英国人十月变了中国人一样。难道人大又释法,宣布一日港独等于终生港独?问题反而是政治路线的选择,究竟他们会否牺牲原则仍能取信于支持者而进入议会,还是坚持原则而在议会外勇武抗争。

不过,他们勇武抗争的能量,在今次事件中已经见底。由始至今,他们依然拘泥于司法程序,在法院上下团团转,却没有回到起点,在新界东和九龙西两个选区寻求选民支持,向当局展示政治实力。

其实他们的票数有六万多,何以至今未见选民的集体行动,抗议自己选出的代表被褫夺议席?输了官司是一回事,何以他们没有组织支持者表达不满,在政治上争取话语权?是他们和青年新政发动不力,无法动员群众支持,还是群众对他们的做法不以为然?

一场官司,搞得以梁、游为首的港独派乱作一团,他们在意识形态上暧昧不明,在政治发展路线上举旗不定,在群众动员上无能为力。若不及时深切反省,只会变成快速爆破的政治泡沫。

相反,北京和特区政府势必乘虚而入,得寸进尺,由限制参选到如今取消议席,再进一步便严限组织结社以至立法取缔港独言论。简单说,就是将2003年国家安全立法一次过要把香港变成警察社会的构想,趁住今次反港独的声势破竹而下,分批逐步实现。正如当年推动廿三条立法的前律政司司长梁爱诗说,当局已吸收上次经验,国家安全立法将会化整为零,避免招致社会各界同声反对。

可以预见,当局会分期抽出不同法律条文逐条改动,以求在组织结社、集体行动、言论活动以至政治观点方面,加上国家安全的金刚罩,以《基本法》之名限制公民权利。一旦遇上诉讼,更可如今次宣誓就职案一样,看准时机,贴身订造人大释法内容,指点本港法院判案。

有鉴于此,反建制力量要首先切勿引火自焚,掉进北京的陷阱,反而需要细致筹划,一面提高议政水平,有系统地论述北京对港政策的弊漏错失、特首梁振英治港的千疮百孔、官商乡黑勾结的惨不忍睹等等,一面在议会内痛陈特区政府施政的不善,全力制止政府推行恶法,同时在舆论上标榜香港核心价值,有理有据地批判政治建制的败行和歪风。

当然,民主派更要与民间社会组织紧密配合, 提高政治动员能力向建制施压,并在各个领域赢取不同专业、不同族群、不同阶层的认同、支持和结盟,才能有望挡住凛冽北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