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 抗争迫在眉睫 民主派岂能见利忘义?

2017-07-2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林郑月娥上任特首半个月,起初在言词和姿态上都刻意有别于其上任梁振英, 但当再有四位立法会议员被法庭取消资格,她却惺惺作态,表面怜惜,实质寸步不让,充分显露其梁振英2.0的真本性。

上任之前,林郑已向民主派示好,表明要改善行政立法关系,更提出加拨50亿元教育经费,希望各方合作,开始破冰之旅,好让她可以开局顺利。怎料上周五法庭裁决,梁国雄、刘小丽、罗冠聪、姚松炎等四名议员,因就职宣誓不符法律要求,被取消资格,并须支付法律费用,而上任以来立法会发给他们的薪水和津贴,亦要一并归还。

林郑的反应是拿出大原则来压人,表示不会牺牲法治来改善行政立法关系,因此该四名议员必须按判决偿付政府的法律费用,而是否归还立法会的资助款项,则与她无关。她口中的法治其实只是守法,就是遵守法庭的判决,却彷佛看不到法治的缺口,在于人大常委在法庭审讯前释法,改变应有的司法考虑和决定。

当然林郑不能推翻法庭裁决,让四人复职,但起码她应该看到,若非政府司法覆核和人大释法,这四名议员以过去的宣誓要求,根本不成问题,因为立法会主席早已裁定宣誓有效,他们就是议员。

林郑又怎会不知道,是人大以释法方式改变法律,并且追溯至97年7月1日生效,完全是抵触法治原则,结果令四位议员堕入法网。但既然明白来龙去脉,她竟然有风驶尽艃,官司赢了,还要继续进逼,追讨律师费,把四人推向破产边缘,还要假借这是法庭的决定。难道政府向法庭申请此案律师费用由控辩双方各自负责,辩方会反对,法庭会留难吗?

不知道林郑是言不由衷,还是力不从心,她对事件无所用心,不但破坏她要修好的行政立法关系,更与她的前任异曲同工,把民主派议员推到对敌的位置。更不堪的是,林郑以梁振英的惯常伎俩,用民意胁迫议员休会前通过三十六亿教育拨款,把一旦不能如期取得拨款的责任,推到泛民议员身上,意图促使民主阵营内部分裂。

其实林郑提出第一批三十六亿元额外教育拨款的建议,本身就有可争议之处。例如中学文凭试考获基本入学资格者,若修读私立大专,可得三万元资助,首先便限制了学生的选择,也令自资的专上教育出现不公平竞争,因为这些私立大专并不包括八间资助大学开办的自资课程。更甚者,林郑只取得八大校长的同意,从不谘询有关工会以至高等教育界特首选举团民选代表。可见由内容到程序,她的建议视民意如无物,完全不值得支持。

当务之急,民主派理应心无旁鹜,与政府全面博弈,争取补选安排有利被取消资格的议员,并且不用缴付政府诉讼费用和归还立法会薪津,否则便开展议会内外的不合作运动,在每一环节每个事项上据理力争,不断提高政府的施政成本。同时,亦要尽力向市民清楚解释利弊,表明不惜放弃暑假,为市民争取最理想的安排,并且详细部署日后的抗争计划,让市民有组织地以不同方式参与其中。

很可惜,民主派部份议员三心两意,眼见三十六亿元教育拨款可保住过千个常额教席,便恨不得马上通过政府建议。只是一两天前的担心和愤怒,例如特区政府如何践踏选民意愿、侵蚀民主派政治版图和拖垮被取消资格议员的财政,也得一一暂且搁置,留待暑假后再续前缘好了。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