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 從劉曉波之死看中共的恐懼和西方的綏靖

2017-07-19
電郵
評論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評論
  • 電郵

7月13日,囚禁中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先生與世長辭。至此,中共統治進入改革開放40年以來的另一個最黑暗時期。

12年前,趙紫陽被軟禁致死,是中共統治的一個黑暗時期。中國共産黨以殘酷鬥爭、無情打擊的形式,擊敗了在六四期間反對動用軍隊屠殺學生的黨內改革派,在一黨專制的路上一意孤行越走越遠。劉曉波被囚禁致死,是中共以殘酷鬥爭、無情打擊的形式擊潰民間改良派和公民社會,企圖徹底切斷中國社會各界力量走民主憲政轉型道路努力的嘗試,也是中共當局在威權/極權的路上我行我素,不容西方說三道四,不向西方妥協的嘗試。

但是,誰都看得出來,在中共強大的威權統治外表下,隱藏著滲入骨髓的膽怯與恐懼。這種恐懼在劉曉波去世前後的日子裡,隨處可見。據報道,在擁有7億多用戶的微信平台上,當局加大審查力度,被屏蔽的關鍵詞黑名單增加了“曉波+死”,所有提到他的名字,關於他爲何死亡的中文和英文文章及圖片,被火速刪除。這表明,劉曉波生,他們恐懼;劉曉波死,他們更恐懼。

他們到底怕什麽呢?中共首先怕劉曉波的思想和言論被傳播。中共官媒口口聲聲稱劉曉波是“一名囚犯”,卻不敢承認,劉曉波因思想而入罪,因良知被囚禁,因言論被判刑。一介書生,既無槍杆子,也無輿論武器,只因幾篇文章和幾條主張,就被判爲“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這種荒誕的政治迫害,在整個世界只有北韓可以比肩。

中共還怕西方的顔色革命和海外敵對勢力。《環球時報》最近連續發文,稱“劉曉波是被西方帶入歧途的犧牲品”,並抨擊西方的激進媒體、人權組織和熱衷發極端聲音的一些議員,稱他們“吃人血饅頭”,極力把劉曉波病亡政治化,爲的是抹黑中國,並從中榨取他們自己的利益。《環球時報》還特別提到“敵對勢力”,指控“那些存心挑事和碰瓷的人和力量”,說中方不需正視它們,不會考慮它們的反應和態度,還說,依法處理劉的事情是中國的內部事務,外界無權插手,也不該說三道四。《環時》的數篇文章,就是試圖把劉曉波之死定性爲,劉在西方支持下對抗國家主流而造成自己的人生悲劇。

很明顯,中共欲借劉曉波之死與西方較勁。這反映了最高當局對西方那一套深惡痛絕的一貫思維,也反映了中共對自己和西方力量的對比發生了對中共有利的變化,而信心十足。而西方國家呢?則已經越來越不敢惹中國了。這在自由世界中,是一個非常糟糕的發展趨勢。對此,西方一些有識之人已有所認知。《經濟學人》說,隨著90年代中期中國經濟迅速發展,西方國家已經惹不起中國了。《泰晤士報》說,劉曉波之死是在提醒世人,在中國標榜自己是一個自由的、講道德的國家之前這個國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而現在這個政權甚至對走上這條道路都根本不感興趣。

誠然,一些西方國家對劉曉波之死感到痛心,認爲是中國政府“政治謀殺”了劉曉波,他們批評北京對劉曉波的“過早去世”負有“重大責任”,稱這是對中國國際聲譽或者是中共政權的一個污點。其實,劉曉波之死也是一向主張自由民主的西方的汙點。就在幾天前在巴黎舉行的美法記者會上,劉曉波去世的消息已經公諸於世,美國總統特朗普面對記者提問,只字不提劉曉波,居然公開讚揚習近平是一個偉大的領袖,愛自己的國家,總是做對國家正確的事。

對西方的綏靖和無恥,劉曉波早在2006年刊發的評論“不斷蛻變中的中共獨裁”一文中,就曾予以嚴厲批評。他說,我們“不能低估西方自由世界的見利忘義,即西方國家在自身利益左右下的現實主義外交,不但常常表現爲對暴政的綏靖,甚至表現爲西方政客與東方獨裁者的勾肩搭背。”

總之,劉曉波之死顯示,中國的民主轉型事業有可能會在艱難的摸索中,處於暫時的停滯。但是歷史隧道盡頭的光亮,將不會被這種停滯有時甚至是倒退所遮蔽。

您的評論 (1)
  • 打印
  • 分享
  • 電郵

伍達旺

Toronto

此文作者說﹕“劉曉波因思想而入罪,因良知被囚禁,因言論被判刑”。我不如此看。我的看法是,劉曉波因『主張競選奪權』而判刑。理由很明顯。中共要一黨專政,劉卻主張民主,多黨競選,勝選者得政權。你劉曉波當然就犯了忌,觸犯了刑法105條中的『顛覆國家政權』罪。顛覆國家政權六字,其實是﹕=『搶奪共產黨的專政權』九字。中共法庭的起訴書和判決書雖然寫的是顛覆國家政權六字,其意卻是那九字。這九字,才=民主。法庭在『民主』和『顛覆國家政權』間劃了等號,人們都沒看見。以至律師們都引言論自由權來抵抗,而法庭卻置之不顧,照樣判劉曉波有罪。這罪卻不是言罪,更不是文字獄,而是民主罪、想搶奪中共一黨專政權罪。

2017-08-11 15:55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