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 十九大动向之三:言论控制越收越紧

2017-08-1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习近平自上台以来,采取各种方式紧缩言论。在十九大即将到来之际,言论紧缩的趋势越发明显。整个言论界和舆论界除了官媒一花独放之外,几乎已是万马齐喑。

言论紧缩在教育界表现得尤为突出。进入2017年以来,已经连续有好几个教授或副教授因为发表“错误言论”而被解职或被处分。一月,山东建筑学院教授邓相超因为“多次在其新浪个人微博中贴发“错误言论”,而被行政记过并处分,他被要求“停止其在校内的一切教育教学活动”。

近期又有两例。7月底,北京师范大学解聘了副教授史杰鹏,理由是,史杰鹏“长期在网络上发表错误言论”,“与主流价值观不一致”,“逾越意识形态管理红线,违反政治纪律……”。人大教授张鸣为此而批评校方的做法,其微博随后被禁言180天。8月初,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政府解聘在党校挂职的山东工商学院政治系主任、副教授李默海的职务,山东工商学院随后责令李默海“停职检查”,理由是他“在网络上发布错误言论”。

言论紧缩在党内也不例外。8月1号中共中央公布新规定,下令对8千9百万党员的言行和互联网活动加强监管。该规定一方面禁止党员干部发表和传播有损中共形像、政策和有严重政治问题的文章和言论,一方面严禁党员干部登陆“违禁”海外网站。近来,中共党员干部因发表不当言论而被惩处的例子屡屡传出。河北石家庄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副局长左春和,就因发表错误言论被免职。

发表错误言论是这些教授、官员被解聘被处分的共同原因。什么是错误言论?从他们的言论看,批评毛泽东是错误言论,批评中共的意识形态洗脑教育是错误言论,批评党史是错误言论,批评中共树立的英雄人物是错误言论,批评公有制是错误言论,传播党和国家的负面信息是错误言论,批评“人民”是个虚假概念也是错误言论,而“妄议中央大政方针”更是错误言论。

错误言论何其之多,判定标准又是什么呢?北师大对史杰鹏的指控“逾越了意识形态管理红线”,提供了一条判定标准。这就是说,中共有一条“意识形态管理红线”,凡是逾越了这条红线的都是错误言论。那么,什么是“意识形态管理红线”?这让人联想起四年前,一份由中央办公厅颁发的《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即9号文件,其中的“七不讲”,很可能就是北师大称道的所谓的“意识形态管理红线”。“七不讲”包括不讲普世价值、不讲新闻自由、不讲公民社会、不讲公民权利、不讲党的历史错误、不讲权贵资产阶级,不讲司法独立。

这份文件是2013年4月22日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在各高校传达,事后一些高校不敢公开承认,也许是因为这个“七不讲”实在太逆历史潮流了。今天,我们可以推断,这个四年前在高校鬼鬼祟祟传达的“七不讲”,就是这条“意识形态管理红线”,这条任意伸展的红线也是当下言论紧缩的始作俑者,而“红线”的始作俑者,谁都知道,是今上习近平。

如果说四年前的中共对“七不讲”还犹抱琵笆半遮面,2017年的中共已经堂而皇之地公开祭出强力灌输意识形态的大旗。7月19日,北京网信办约谈搜狐、网易、凤凰、腾讯、百度等知名网站负责人,责令网站立即对自媒体在“曲解政策违背正确导向”、“颠倒是非歪曲党史国史”等方面,进行清理,并要求他们灌输爱国主义精神。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第一,所有关于社会弊端、时政、历史、人物等议题,只要不符合中共的“意识形态管理红线”,就属于“错误言论”;这条“意识形态管理红线”可以随著党的意志,任意伸展。第二,中共用这条任意伸展的红线整治知识分子,整治党员干部,整治自媒体和网络;在这条红线下,学校已无学术自由,互联网和微信的自由已经大打折扣。第三,“意识形态管理红线”在2017年进一步延伸,是为十九大造势;十九大要开成一个成功的大会,胜利的大会,拥护习核心的大会,任何不一样的声音都不被允许,舆论一律显然是必要条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