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看书﹕陈云--《香港遗民论》

2013-02-2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130105123305875047313.jpg
陈云:《香港遗民论》
Photo: RFA

近年,香港舆论界,以至不少网民掀起对捍卫香港自治的讨论,而这些讨论当中有不少都由岭南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陈云所写《香港城邦论》所掀起。而他近日再接再厉,写了《香港遗民论》这本书。(李建军报道)

首先,要介绍一下陈云教授的背景,在《香港城邦论》出版前,很多人认识的陈云,是在香港《信报》、《明报》发表不少关于民俗学,香港旧有风俗人情的文章。只不过,他与中国民运都甚有渊源,他在德国哥廷根大学攻读民俗学博士期间,适逢八九民运爆发,他在德国就担任民运组织民主中国阵线中国支部主席。

亦由于他以爱护、捍卫中华文化的出发点,所以陈云的自治论,并无台独理论出现的「去中国化」问题,反之,他提出要香港自治,甚至提出香港是遗民,因为香港在英国人一贯尊重当地风俗,隔绝中国内部政治混乱的方针下,保留了很多原生的岭南文化。陈云教授接受本台访问时,亲自解释了他对英治年代香港保留华夏文化到底做了什么工作。

“因为香港大部是宋朝至明朝以来,岭南下来的移民,岭南本身就是秦汉以来一些中原人居住同岭南土著通婚,保留语言、文化、风俗习惯。清朝期间,又有一批岭南人来港居住。为了隔绝清末期间民国革命以及后来一九四九年后共产党统治,英国政府将原本岭南的风俗、语文、文字,完全保留不变,挡住民国革命,避免推翻英国殖民统治。本来香港已经保留边陲状态华夏文化,加上英国人刻意保留和复古,阻挡五四白话文、共产党普通话、简体字的侵入,所以香港大体保留清初至清中叶果种文化。我们语言、文化、习惯等等受到英国法律保护,甚至保护得好过民初中国或者台湾,英国用习惯法统治香港,亦尊重当地风俗,不胡乱改变当地的习惯,而英国本身有英伦四岛,亦有众多英国海外殖民地,所以会尊重当地多元文化去统治。而不会像民初中国,采用一种类似法西斯手法,硬要统一方言、统一文字、统一法律。香港的风俗文化得到好好的保存,并且适应了现代化。”

除了遗民理论,勇武抗争亦是陈云在《香港遗民论》提出另一个重点。他认为多年以来,香港民主派同中共周旋无结果,因为只是搞和平集会和示威,但忽略了马丁路德金牧师在搞非暴力抗争,以及公民抗命时,达致扰乱公共秩序效果。而在香港这个过度挤迫的国际大都会,他认为只要达到扰乱秩序的效果,中共便很容易妥协。

“他用了非暴力抗争和不合作运动,但只限于示威游行,然后和平散去,因为马丁路德金果派的不合作运动,公民抗争,是以扰乱,或者妨碍公共秩序作为代价,藉此要胁政府妥协和谈判。民主派只是用其形式,而不是用其后果和精神,所谓勇武社运并非采用暴力,而是完全使用不合作运动,以公共秩序作代价。特别香港这个国际大城市,又人口挤迫,城市超负荷,只要彻贯这种抗争就可以得到成果。民主派之所以不愿意这样做,有可能他们与共产党,或建制派,以至一些地产霸权妥协,不愿意得到这种代价。所以我称他们做维稳派。”

对于不少听众而言,他们会有兴趣知道这套策略,能否应用于今日的中国,为中国带来民主。陈云认为,香港除了有勇武抗争,亦有完全的民主时间表同理论,但今天的中国缺乏民主理论和路线图,如果中国发展不出自己的民主时间表和理论,就算采取勇武抗争的策略,都不一定会带来民主的中国。

“因为他们无民主议程和民主路线图,我们香港有,我们争取了三十多年,有很多论政团体,政党,甚至公民组织,甚至完整民主理论,像城邦论都是一种民主理论。亦有承诺有双普选,只不过一直被拖延,抗争有效果。而抗争时,亦有政党,以至社运团体做主体。大陆可以造成骚乱,扰乱公共秩序,但承接民主路线图是没有,民主建设的主体,像公民组织、民间组织都是刚起步。而中共不是政党,只是革命党而已。”

无论你是否同意陈云教授对香港定位的理论,他抛出来对香港保留华夏文化状况的理解,现时中国旧有文化在中国本土的失传,以至现时中国时常有触发骚乱的维权事件,但无法在民主制度建设有所寸进的困境等等,都有相当的启发意义。传统文化已经被破坏殆尽的中国,如何与保留旧有中华文化的香港相处,以及中国要有怎样的民主理论、公民社会,以至民主路线图,去达致勇武抗争应有的效果,应是在中国《香港遗民论》的读者可以思索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