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锺乐伟书评】 愤怒的数字:韩国隐藏的不平等报告书

2017-08-0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愤怒的数字:韩国隐藏的不平等报告书 (网上制图)
愤怒的数字:韩国隐藏的不平等报告书 (网上制图)

走在街头上,你会发现今天无论任何商品,只要在产品来源地上写上「韩国」两字时,如在那包装纸上镀上一层闪烁的纯金一样,珍贵程度忽然上升数百倍;回到家中,开了电视机,不同的电视频道都是标榜自己正同步播放韩国当下最受观众欢迎的人气剧集;就算是电台与互联网上的广告连结和放在头条宣传的主打流行音乐,全都是一个又一个打扮得至型、至潮韩星的新派台作品。总而言之,我们当下生活里,根本没有一丝摆脱韩国的空间。

随著今天韩流的大盛之势,无远弗届地吹遍世界每一个角落,歌舞升平是主流社会对今天韩国外观表象的简单描述。但是,跳出电视,走到首尔的大街上,我们不难发现笑容总是韩国人既陌生又奢侈的面部表情。小朋友每天总是挂著一份提心吊胆的心情上学,应对数之不尽的背诵与考试;高中生每分每秒也是在为大学入学试这个人生关口不断拼搏,连朋友也视为竞争对手;大学毕业生为求获得大企业的一份卑微工作,不惜以整容来争取面试机会;成年男女为了工作,牺牲了谈恋爱与成家立室的人生阶段;退休后的老年人,更因为缺乏社会保障而过著没有尊严的生活。

由韩国新社会研究院编写,宋佩芬翻译的著作《愤怒的数字:韩国隐藏的不平等报告书》,正就是要告诉我们一堆与我们每天透过韩剧与 K-Pop 等媒介接触的韩国,相违背的社会研究数字。那一堆包括了韩国人如何在困顿下生活的数字,就是那支反映今天韩国社会种种危机的温度计。每一个数字背后,都像是在向在包装得美轮美奂的花纸外的现实环境大声疾呼地作出控诉,希望那一声怒吼,能够唤起韩国政府正视问题,否则,到那个来临的时刻,不单只是韩国人会失去了主导流行文化的地位,更有可能的是,他们会目睹著大韩民族将会步入自我摧毁的年代。

2015 年韩国社会萌生了一个新词汇,称为「地狱朝鲜」。当下的韩国年轻人认为现在的韩国社会尤如昔日的朝鲜历史时代一样,充满着门阀、世袭、不公义、封建与绝望。向上流动的阶级被富裕家庭背景的「富二代」世袭化。面对着社会资源与机遇被上层社会垄断,无钱无权与欠缺希望的韩国青年人,除了感到无力,亦有一些面对绝望下选择了结生命。早阵子,一名首尔国立大学学生跳楼自杀身亡,身旁却留下了一句:「今天影响你生命的,不是你的聪明智慧,而是你父母拥有多少财富」字句,正就是韩国社会今天的缩影。

地狱的特徵是除了无助,更是无情。近月韩国发生了多宗家庭暴力欺凌事件,其中一宗发生在仁川市的 11 岁少女被父亲禁锢与毒打整整两年的案件,便暴露了今天韩国社会的邻里间的漠不关心问题日益严重。另外,韩国早月前也发生了一单一名 20 岁,拥有不稳定收入的青年语言治疗师,因经济压力与欠缺邻伴支持而自杀死亡的事件。然而,事件却在该名死者于家中自杀 15 天后才被发现,更也是反映了今天韩国各家自扫门前雪的残酷事实。

无力感与不知为谁或为什么而活,成为了今天每一位韩国人内心深处共有的感觉。当然,提升经济实力,建立更公平的社会资源分配制度,还有让下一代抛弃无止境的竞争氛围,是有助韩国人超脱「愤怒的数字」的死亡循环。但实际上,正如过去数年间首尔市市长朴元淳于市内推广实践的「社会共享经济」与「社区网络重建」发展蓝图,当中重新建立人与人的灵魂连系,便是他的政策精髓。因而,当城市人之间有了基本的情感寄托,再困难的难关,透过家人、亲友、邻居与朋友的倾诉与支援,都总会找到出路。到那时,韩国便能说得上是表里繁荣的成功国家。

书中结尾,以 2020 的韩国已实践出一套更公平的社会政治制度为句号,既是期盼也是对当下韩国政府发出的最后通牒。当众人在嘲笑著北韩人自称他们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时,38 线对岸的韩国人,同样有一种对理想国的憧憬。但那究竟是否只是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泡沫,关键就在那份已接近临界点的愤怒,能否迫使政府由衷地一改昔日只照顾大财阀的思维,真正站在人民那边,以公平作原则,建立一个新的大韩民国。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