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书评】《战争指导》(The Conduct of War)

2017-02-1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林忌书评】《战争指导》(The Conduct of War)
【林忌书评】《战争指导》(The Conduct of War)

一直以来很多人常说,要了解中国共产党的思考模式,必须研究中共党史;然而除了中共党史之外,有一本书更专门地以战略的观点,有两章专门就是研究共产党的战略与思考模式的名著,这本书就是英国著名战略家富勒 J. F. C. Fuller 的《战争指导》(The Conduct of War)。

富勒在《战争指导》第十一章《苏俄的革命战争》,指出共产党的思维方式,和其他纯以政见组成的政党不同,由于其主张者与实践者,如列宁与斯大林,均早已把战争的思维方式,即战略与政治混合在一起考虑,富勒引述狄克斯Byron Dexter一篇题为《克劳塞维茨与苏俄战略》指出:「在苏俄的战争中有一种特殊的性格,即为政治兵器与军事兵器的互换性… 马克思主义者认为,战争与和平是一种经常不断阶级斗争的个别阶段,在『共产党宣言』中,目的是要使一般社会获得革命的改造,或使对立的阶级全面总崩溃」──从这段文字,再反思中共在香港二十年来所实施的政策,那些时而强硬,时而温和的手段,专门针对香港的中产来打击,是否完全符合富勒这段的描述呢?

富勒在引述上文后,以战略大师克劳塞维兹 (Clausewiz) 的段落,以至列宁在对其著作的眉批,证明列宁深受前者的的影响:「克劳塞维兹说过…战争都不应该被当作是一种独立的东西,而是一种政治性的工具」。亦因此,对共产党而言,一切「强硬」或「和好」,都是带有政治目的;反之香港以至世界各国的政治人物,往往视坚持立场激进或保守,其抗争或和谈,是要长期坚持的政见,常因此错失自己的战略目标;立场软或硬,不应该是约束自己立场的原因,而是应视乎战略目标而采取的策略──究竟放软还是强硬,才是最有效达到自己目的手段?

富勒在上述第十一章第四节,带出了一段必须紧记的段落:「在马克思辨证法中,一个基本原则即为词义的颠倒。当一个名词或观念,其公开意义被颠倒之后,不仅共产党的意图会受到掩饰,而非共产党的心灵也会被它引入歧途。这种心灵的混乱,造成一种语意中的幻境,看到与实施上,是相反颠倒的」──富勒指出共产党最爱颠倒字义,例如「中国的互联网是最自由的」、「以法治国」、「高度自治」、「达至普选」,这些都是用来迷惑他人的手段,对事情一知半解者定被迷惑。

富勒对此作出辛辣的批判:「假使对这种两面说话 (double talk) 的基本观念有充份的理解,则西方的总统、首相、以至老朽的元帅们就不用千里迢迢的赶往莫斯科,以求发现共产党人想的是甚么了。这种行动就好似赶往麦加去了解回教徒心灵一样的幼稚可笑。」

富勒再补充说:「例如和平,共产党认为和平与战争是名异实同的,其真意都是斗争,只有当马克思的天堂被建立起来后,这种斗争才会停息,所以他们自己说其最后目标是和平的,他们是和平的爱好者。」──从这段可清楚看出,共产党的本质,就是倚靠欺骗来达到他们的目的;从中共在西藏的十七条,以至香港基本法的双普选骗局可清楚看到,中共由始至终,都根本没有打算让香港拥有真正的民主普选,而基本法上的普选,只是为了欺骗香港人不作反抗,接受中共统治的手段而已。

亦因此在面对共产党时,必须紧记共产党的思考方式,即每一样都有其政治目的;而反击的方式亦如是,必须针对其目标,以作政治上的考虑;无论是和谈或对抗,是协商还是正面冲突,必须紧记这些手段,是为了政治的目标服务,而不应该被立场所困绑。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