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看书】李建军评《广东雅言》

2015-07-3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记者看书】李建军评---《广东雅言》
【记者看书】李建军评---《广东雅言》

对很多中国听众而言,提到陈云,只会联想到城邦论,或所谓港独。但在陈云发表《香港城邦论》前,他在香港最有名的文章并非与政治有关,而是与中文以及民间风俗有关。他的散文《旧时风光-香港往事回味》是二零零七年香港文学双年奖散文组的得主,他所写分析香港常见中文病句病语专书《中文解毒》,在二零零九年得香港书奖。

而这次要介绍陈云所写的书,亦非政治类的书籍,相反,与广东人日常语言息息相关,这本书书名叫《广东雅言》。这是今年陈云所推出一系列中国古文化相关书籍一部分,当中有不少是给幼童看的课本,而这本《广东雅言》的出版对象,就包括平日少讲粤语恭敬说话的年青一代,以及对粤语文化有兴趣的广大读者。正如作者在序言所讲,期望读者能够言谈优雅,义理恰当,而且发音纯正。

一直以来,中国有不少人为抬高普通话的地位,故意将中国其他方言,甚至语言的地位贬抑,其中一种常见讲法,就是指中国其他语言或方言不够文明,要讲普通话才是文明的表现。在网上不少讨论中,都有人故意指粤语作蛮语。

但《广东雅言》介绍香港战后保留的各种恭敬说话,例如「有请」、「请留步」、「赏脸光临」等等,不单并非民间粗鄙之语,相反,大部分都有古文经典可援。例如香港经常有人问:「请问今年贵庚?」根据陈云在书中考证,在《儒林外史》第八回有这样对白:「世兄今年贵庚多少了?」,在《京本通俗小说》中,亦有对白用上贵庚这两个字。

就如江湖片或武侠片常见的对白「高抬贵手」,其实亦有典可援。根据陈云的考证,这讲法可追溯至元代范康所写的《竹叶舟》:「弟子愚眉肉眼,怎知道真仙下降,只望高抬贵手,与我拂除尘俗者。」由此可见,有不少粤语常用语句,不单不粗俗,而且与古人语言习惯相通。只要有系统整理当中相通之处,就不难打开学习古文的大门。粤语与古中文的关系,并非纯粹语音相近这么简单,而是常用言语上承传祖宗所用言语,古中文仍然活生生应用于日常粤语言谈之上。

在书中最后一段,有提及英国统治香港期间,历任总督的中文译名,由早期具有满洲贵族汉名的译法,到战后古意盎然的译名,都可视为广东雅言的一部分。异族统治香港,但不单未有刻意毁坏粤语文化,相反,更丰富了粤语文化的内涵。亦令广东文化纵使经历文化大革命,以及北京一面倒侧重普通话政策下种种劫难,亦能在英国人统治下保存下来。对经历过推普废粤的广东人,这是很大的讽刺。

语言作为一种非物质文明遗产,这是最难交由外人去保留。中国的文物可以由海外博物馆或收藏家去保留,但语言和文字不可以,现时有人有系统整理广东各类雅言雅语,固然有助保存粤语的文化传统。但如果北京的政策不变的话,粤语作为中华文化瑰宝,但最后毁于中国人,而不是英国人或日本人的手的话,这将是人类文明史的一大讽刺。某程度上,亦反映中国共产党破坏中国文化的基本方针是不变,虽然文革己经结束,但由中共语言政策带给中国的文化浩劫,并未有因文革结束而消失。正如大妈舞这种文革馀毒,仍然在中国各地流传,甚至为世界其他城市造成滋扰一样。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