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锺乐伟书评】 韩国,原来如此!:前美国记者的第一手社会与职场观察

2017-07-0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bookreview-250.jpg近年随著韩流文化的潮流带动,看罢韩剧与韩国电影,还有听过K-Pop后对韩国明星趋之若骛的「哈韩一族」,每每都受五光十色又包装得美轮美奂的韩国娱乐产品影响,喜欢一年数次到他们心目中的「韩流圣地」朝拜一番,亲身与他们的偶像作近距离接触。另外,韩流除了带动了访韩的旅游业,使每年也有约一千万人前往韩国观光游览,连带也带旺了世界各地对韩国语言的兴趣,希望透过学会韩语,可以更直接而不需要透过翻译字幕,来看来听他们偶像在萤幕前的演出。

可是,无论是三五七天的走马看花,活动离不开吃喝玩乐的首尔旅游,或是今天对韩国语言达锺爱程度的外国人,广遍世界每一角落也好,这只是从表层来了解这个位于纬度38线以南,历史只有60多年的民主国家。另外,纵使语言能力能达到专业级水平,与当地人可以无障碍地直接对话,但真正的韩国,其实是一本难读懂的书。

要真正深入理解韩国,必须要从最根本的韩国人底蕴文化入手,再透过亲身在当地,过著与当地人别无二样的日常生活,细致地以第一身,感受并观察他们的行为,才能抽丝剥茧地读通韩国。最近出版的一本有关韩国社会的新书,由美国人法兰克‧阿伦斯(Frank Ahrens)撰写,陈锦慧翻译的著作《韩国,原来如此!:前美国记者的第一手社会与职场观察》,就是这一类,能带给我们从第一身身份视角,透彻地分析韩国社会文化的入门书籍。

作者法兰克‧阿伦斯原是《华盛顿邮报》商业线记者,后来因转换工作,担任了韩国现代汽车国际公关部主管,与同样转职至美国驻韩国大使馆工作的太太,一同移居至韩国生活。而此书就是他以外国人的身份,把他数年前在韩国现代汽车集团工作时,遭遇过的人和事,每一种叫人既难以理解,但又令他不断著迷地反思,为何韩国人会这样那样的事情,书写下来的新著作。

《韩国,原来如此!:前美国记者的第一手社会与职场观察》全书分为25个小节,每一段小节都是以法兰克‧阿伦斯在现代集团工作,或是在韩国社会生活上的点滴,消化后再沉淀,并写下来的文化分析。贯穿全书,在法兰克‧阿伦斯笔下对韩国的第一大关键字眼,就是「文化冲击」(Cultural Shock)。由他首次踏足韩国,落机以后记下的第一下感觉,扑鼻而来都是叫他难以接受的「泡菜味」,便能预示出对这位由美国远渡而来亚洲的外国人,在韩国生活将会面对更多接踵而至的文化挑战。

不论是后来他在现代汽车工作时,因向别的工作队伍下属发工作电邮,而不慎跨越了韩国职场中,上司鲜会与下属以电邮下达指令要求的潜藏惯例、或是他与部门内同事,一同出席公司的「会餐」时不但携眷出席,而且更于第二回合之时提早回家的不尊重部门团体文化、又他曾与太太到釜山的一家三温暖时,却因不习惯与别人一同裸露身体而穿上泳衣,结果被职员大骂一番的尴尬场面,都是显示出以外国人身份融入韩国社会,其实是有数以百计的韩国微小潜规则,需要小心翼翼地学习并尊重。

另一处法兰克‧阿伦斯在书中经常提到的一点,来形容他眼中的韩国,那就是六个字 — 「几乎,却不尽然」 (Almost, not quite)。就如法兰克‧阿伦斯在书中所言,他认为韩国与美国有著一种「几乎,却不尽然」的对比,即是作为甚为西化的国家,韩国无论是衣食住行各方面,都与美国一般大城市的现代生活方式没有太太差异,亦未有明显的陌生感,但是,就是在生活的细节里,好像烤肉却不会有烤肉酱、街上没有垃圾桶一样,总是叫外国人生活在这个地方,感到有点儿怪怪的感觉,这就是「几乎,却不尽然」的大概意思。这就好像我们到韩国餐厅吃饭,当西方人与韩国人都喜欢喝酒时,但他们却只会视烧酒等烈酒是酒精类,啤酒只是普通饮品一种,那一种既类似又陌生的感觉。

倘若你曾经在韩国生活一段日子,相信法兰克‧阿伦斯对韩国的「文化冲击」与「几乎,却不尽然」感觉,你也不会感到陌生。想更深入认识韩国社会底蕴,这本书是一本不俗的入门书籍。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