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心书评:余华新作《第七天》

2013-08-0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余华新作《第七天》
余华新作《第七天》


最近,中国作家余华的最新长篇小说《第七天》出版之后,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一向以来,余华的作品都是以描写社会的低下层人物,在大时代中的命运多舛为主题。从《活著》到《许三观卖血记》,再到《兄弟》,无一不是如此。

然而,他的新作《第七天》所绘画的,似乎并不是活人的世界。小说一开头,写的就是一个走向殡仪馆、将被火化的灵魂。他为什么会死?他在死亡之后还能留给读者什么呢?

在小说中写的以杨飞为代表的灵魂,生不逢时、死亦不逢时的,他们可悲地在社会低下层生活,遭遇、见证了数不尽的苦难。他们周围的人,大都是草根,也是都生活在惶恐中。他们的生活的唯一可留恋之处,就是对亲人、情人的爱,尤其是杨飞父子情深的描述,贯穿全书,触动人心:“我乘坐的火车驶离车站时,他站在那里看著离去的火车挥手,虽然站台上有很多人在来去,可是我觉得他是孤单一人站在那里。”“第二天我父亲不辞而别,他走得无声无息,连一张纸条也没有留下,拖著自己所剩无几的生命离我远去。”

随著小说主角的感情起伏,情节深入展开,作者用荒诞的笔触和意象,敍述了比《活著》更绝望、比《兄弟》更荒诞的故事。塑造出在现世中“死无葬身之地”的受害者群像,他们穿梭于阴阳两界,追忆和思考著种种爱恨情仇,其间夹杂著许多残酷的社会现实。比如强行拆迁民房、卖器官买墓地、高官奸淫人妻…等,让人读来体会到切肤的疼痛和寒心。

这其实是以死亡对当今中国社会贫富悬殊、道德沦落、贪污腐化、祸国殃民现象,作出最绝望的控诉。书中刻画了一个极其荒谬又写实的场面,一大群死魂灵在死去的老板开的饭馆吃饭,席间亡灵们议论纷纷,直言目前最安全的食物只在两个地方,一是在这里,二是在高官的饭桌上。这真是一针见血,令人感慨。

这部小说无论在创作题材和写作手法上,我认为作者都有新的突破。也许读者会觉得小说的内容,和现实的距离非常之接近,大部分很像当下报刊媒体发表过的社会新闻,因而有“熟口熟面”的感觉,但正是如此,证明小说具有深厚的写实度;而整部小说的创作,又不仅仅是停留在“写实”的表层上面。读者可以看到,从小说的主人公到其他的死魂灵,其实都是有血有肉有情感有思想的,像主人公和养父之间相依为命的感情,以及他对妻子始终如一的爱恋,还有他遇见的“鼠妹”和男朋友伍超特别的爱情和经历,在在使读者了解到,他们多多少少代表了社会上受苦受难受迫害的典型人物,都是正直善良的,而他们在活人的世界遭遇不公,以至于被剥夺了生存的权利,凡此种种惨剧,不但已经发生,而且还在不断地发生。这也是作者透过小说,写出对中国人在畸形的社会下生活的悲哀和无奈,更寄予无限的同情和关注。这也就是中国当今富有人道主义精神和大悲悯之心的优秀作家的最大命题,余华的这部新作,实在是很好的典范。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