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韬书评】 《毛泽东勾结日军的真相》

2017-09-2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远藤誉 著 《毛泽东勾结日军的真相》 (网上图片)
远藤誉 著 《毛泽东勾结日军的真相》 (网上图片)

今天跟大家评论的是2016年出中文版的《毛泽东勾结日军的真相》,2015年日文版的书名是《毛泽东:与日军共谋的男人》。作者为日本福祉大学教授远藤誉,她虽是一名硏究者,但此书并不是一本艰深的历史学术论著,而是一部有关抗战的大众读物。书中的主角是毛泽东、抗战时期日本外务省官员岩井英一及中共特务潘汉年,配角是汪精卫、周佛海、影佐祯昭、李士群及袁殊等。对中文读者来说,最值得思考的是作者对毛泽东、蒋介石及汪精卫的评价。

作者虽是日本人,但她治史的立场仍然是以中华主义出发,书中的问题意识非常清楚,那就是「谁背叛了中华民族?」作者没有明白的说,但大家都知道她指的是毛泽东。此书仍然是掉进了百年以来的锄奸思维,要找到谁忠谁奸,谁是民族英雄,谁是罪人,这样的做法进一步强化读者们的中国民族主义。

由于作者是生在中国东北并经历过中共残酷长春围城的日本人,这令此书在日本有特别的影响力。虽然家人及她本人深受中共围城所残害,但是她表示写书的目的是揭露历史真相。对中共而言,这种真相不面世。此禁书要告诉读者的是中共不是联蒋抗日,而是联日反蒋。看完此书后读者对毛泽东的评价会是非常负面,对蒋介石的评价则是正面的,甚至认为他一切所做的都是为了中华民族,这等于是将令此书加入鼓动近一、二十年中国人的「民国热」及对蒋介石的重新认识甚至崇拜之行列。

此书的重要贡献是透过硏读岩井英一的回忆录及相关资料确认潘汉年做过三件事:1. 收取日本外务省驻中国机关的特务费,2. 跟汪精卫及其日本军事顾问与「梅机关」等特务组织接触,3. 将情报交给日军,除了国民情资外,还包括坚持抗日的「自己人」中新四军编制及其领导人资料,藉此清除毛的政敌。战后潘汉年被指没有将跟汪精衞会面向上级报告,在1962年被以内奸罪逮捕及判刑。中共后来于1982年为潘汉年平反,声称其与「汪伪」政权接触是为了收集日本秘密情报以取得抗战胜利,为红军坚决与日军作战发挥了作用。这种为他平反的辩解是违反一般常理的,联汪甚至联日怎么可能是为了抗日?

作者想要证明潘的联汪及联日是要反蒋而不是抗日,而潘汉年是代表毛泽东。如果此书所说的是事实,那么毛泽东的策略就不只是「一分抗日、两分应付及七分发展」,而是「一分联日、两分反蒋及七分发展」,而中共在抗战期间,不是什么中硫底柱,而是私下跟日本人言和的孬种。

在作者笔下,岩井在《回想的上海》自白中是一位鸽派,他之所以跟潘汉年保持良好关系是由于潘提出希望日军跟中共部队停战,是一种和平主义。汪精衞之所以跟潘汉年接触有三个原因,一是汪本来就是国民党中的左派,愿意跟中共合作,二是潘汉年如果代表毛泽东,汪乐于透过潘来了解毛的想法,三是汪其实是抗日中的鸽派,希望中国人民的生命财产损失愈少愈好。如果毛跟汪真的透过潘建立了实质的合作关系,不管是否为了联合反蒋,他们都是「民族罪人」,都是在扯国军后腿,帮助日军侵华。

书中探讨中共怎么看待抗日战争,作者正确指出毛泽东对侵略过中国的远藤三郎表示要感谢日本的侵略,因为这令一盘散沙的中国人团结一致。的确中共以往都没有纪念抗战胜利,是到了1995年后才开始,我们大可同意作者所说的这是江泽民怕因为父亲当过「汪伪」政权宣传部副部长而受批评。

顺著此书的中国民族主义角度看,毛是奸的,汪是笨的,蒋是忠的;可是,我们是否可以跳脱中国民族主义历史观去诠释「历史真相」及评价历史人物呢?毛泽东根本不是什么中国民族主义者,曾支持台独及分离主义,也不是反民族主义的马列主义者,他所做的一切不都是为了夺得江山吗?书中提到蒋介石对曾经侵华的冈村宁次及白团之器重不是代表了「反攻大陆」建立自己江山对蒋介石而言比什么民族大义都更重要吗?重点不是中国有多大或要牺牲多少中国人,而是中国乃我蒋氏或毛氏的中国。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