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漫步之记者看书】 吴亦桐书评︰《原谅我红尘颠倒》

2017-09-2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中国当代知名作家慕容雪村的《原谅我红尘颠倒》第二版“未删减版”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该书披露中国司法界黑暗。2015年,《纽约时报》出版社出版了该书的英文版。(慕容雪村提供)
中国当代知名作家慕容雪村的《原谅我红尘颠倒》第二版“未删减版”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该书披露中国司法界黑暗。2015年,《纽约时报》出版社出版了该书的英文版。(慕容雪村提供)

9月初,在欧洲早早到来的秋意中,见到了来瑞典参加文学节的知名作家慕容雪村,我喜欢他迄今为止所有的作品,因为它们锐利无比,字字如刀,可以切出时代的横断面。我问他,如果你的书中,只能选择其一,你会选择哪一本? 他说︰「满城衣冠」。

「满城衣冠」是「原谅我红尘颠倒」最初的书名,这是一本写尽中国司法界底色的书,黑暗浓度高过很多中国知名的禁书,幸运的是这本书在2008年和2011年两次在中国大陆出版,和慕容雪村其它作品一样,很快成为畅销书。但因为慕容雪村近年逆势而行,愈来愈大胆的批评性言论,他的书因而遭禁,2015年《纽约时报》出版社正式发行该书的英文版。

慕容雪村说他很喜欢原来的书名,会让人有无尽的想像︰城中街道通达,益鸟盘旋,人们都戴著高高的帽子、穿著挺括高贵的衣装来来往往,在肃穆的法庭上,身著法袍和律师袍的法官和律师表情正直威严……。

但请大家抛去这个美好想像,几乎每个书中人物都情义尽失、羞耻感消弥,可怕的是,这些人和事都可以对号入座为现实中的法官、律师、警察、国保、国企负责人、暴发户、电视台主持人、女助理、地痞、高僧及一些真实的标志性事件。书中的城市很难找到益鸟。

主人公魏达是来自贫穷山村中的孩子,带著在政治运动里抑郁而终的父亲的遗愿成为律师,初入行的他赢了一个小官司,却受尽执行法官的羞辱和刁难。他在大雨中走回家中,那夜的大雨成了魏达此生的河流,所见都是猩红的大嘴和森森的长牙。他让被权力凌辱过的身体长出鳞甲,将每一个鳞片都变成刀,37年红尘颠倒他终成不折不扣的坏人和有名的「大状律师」。标的几百万、几千万元的案件,他和同事们像秃鹫扑向猎物。法官等在猎物旁,逐一确认和收取与律师们勾兑而成的分成比例,古董和女人,似乎这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司法程序」。

如同雷锋一样,魏达喜欢写日记,他把多年给法官的勾兑写在日记里;早就暗起怨怒的枕边女友偷走日记,并和前男友合谋敲诈律师,律师设计出连环计谋,这宗意外事件中轮番出场的每个人彻底撕下伪装,黑社会为暴力标价、警察为栽赃陷害标价,女人为身体标价、法官、国企负责人为手中的权力标价,律师为自己的掮客身份叫价……。慕容雪村说,书中的故事就是现实,或者现实比小说更残酷。

慕容雪村︰我是学法律出身,一直我身边有好多法官和律师,这个行当我听他们各自的故事,我想到我的主角跟另外的法官也好、商人也好、另外的律师也好,在那儿做著卑鄙的勾当,姑娘在眼前跳舞的画面触动了我。中国有30万律师,其中大部分是不太关心司法独立、人权的案子,他们接经济案、有时也接一点刑事案或行政案赚钱。也有一部分像我想的一样邪恶,甚至更邪恶,知道中国腐败的司法制度是一滩浑水,他们把这趟浑水搅得更浑,他们在其中得利。

笔者几年前读这本小说时还是「胡温时代」,每一页读来都心冷,特别是看到书中不拿贿赂、时刻想捍卫法律尊严的审判员潘志明。这个没有被体制同化的人,被体制像惩处判徒一样关进看守所时、信仰被高僧贱卖时,是深入骨髓的绝望。

我甚至联想了到了魏达他们正是八九一代,将出卖良知这样的筹码主动献给权力,号称最有理想的一代难道就这样全军覆没了吗?我想有一天我见到这本书的作者,一定揪住他要个答案︰你在书中给了我们这一地碾碎成泥的人性,救赎在哪里?

慕容雪村给我的答案是他的校友,从八九走到今天不改初衷遭当局报复的浦志强、被判囚10年的夏霖律师和709律师和709妻子们。慕容雪村说他在12年前写这本书时,还是个回避政治议题的作家,如果能重写一次,他想把这些律师写进去。原来他早就找到了黑暗的出口。

慕容雪村:也有像李和平、王全璋这样的律师,他们能守住自己的原则,他们是真正的法律人,去为当事人争取权利,对抗著黑暗的不公的司法制度。如果像现在再写的话,像夏霖,老浦、王全璋他们会在里面参与更多。

最后我也忽然领悟,纪录黑暗本身就是洞穿黑暗的最好方法,感谢慕容雪村让我们看到他凌历的纪录。我愿意相信政治清明、法制庄严的那一天终会到来。只要每个人不再做温顺苟且的兔子。

慕容雪村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天堂向左,深圳往右》、《伊甸樱桃》、《中国,少了一味药》、《多数人死于贪婪》等,其作品被译为英文、德文、法文等多国文字。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