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中”商讨会开拓香港民意谘询新路向(视频)

2013-06-1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香港“和平占中”首个公众人士商讨会,创香港民意谘询的先河,亦令香港民主发展进入另一阶段。发起人指出,商讨式民主容许更多民众直接提供意见,摒弃由政府或政党操纵民意的现象。(刘云报道)

打著“爱与和平占领中环”旗号的3名发起人,于6月9日邀请逾700名香港人,到香港大学参加分组讨论,朝著普选为的方向徵集意见。当日,没有任何政党背景的戏剧教育工作者余先生坦言,期待参与是次的会议,且因首次参与是类活动而感到有点兴奋。

一直关心香港社会及政制议题的余先生表示,过去只是参与游行、悼念或静坐活动,由于没有听闻有政党或政府安排是类采纳民意的活动,故一直没有亲身参加。参与是次会议后,自己是社会的一分子的感觉更强烈,可以就香港的未来给予意见。

余先生:“参与过后,我觉得整件事跟自己有关,关系密切了很多。”

他指,15名背景不同的小组成员讨论时,彼此都十分愿意表达意见,过程十分顺利没有任何意气之争,不过,也不代表大家对一些议题立场一致,如年轻人是否应该参与公民抗命,便意见分歧。参加过是类会议后,余先生直言,单向式的民意调查,已不能满足他的要求。

余先生:“写问卷或写信都是一些单向式的意见表达,是次的方式却是互动的,再者,有时可能彼此可刺激对方再深化思考问题。”

他更期望,香港政府以至不同政党,往后就一些重要议题出现时,都能采纳是类的方式,让公民参与其中共同思索,不过,前提时,他们都不能预设立场,应让参与者有真正的自由意志作出最终决定。余先生更肯定地说,下次商讨日会继续参加,更会呼吁别人参与。

“和平占中”发起人戴耀廷坦言,是次的商讨模式其实是一个公民意识的提升,让市民一起动脑筋思考自己对政府有什么期望。

戴耀廷:“我们其实希望刺激到香港市民更加去思考,他们对自己的政府有什么期望,对社会有什么期望,对自己有什么期望,他们自己在实践公义上自己可以做什么。无论是年青人,年长的人都应该要去思考这问题。”

他说,是次经过每人都有份参与讨论的过程,就是他们心目中的一个民主程序的目标。戴耀廷更说,是次的程序较所有泛民所做的更民主。

戴耀廷:“我们的目标是经过一个民主的程序来做此事。我相信我们是次做的较过去所有泛民主派谈的更加民主。不是由某一群人自己话事就算,这是上次政党的领袖话事。”

他以上次2010年的政改谘询,及期后洐生泛民的分裂出现的五区公投为例,他觉得在整个过程中都没有如是次般,让普通的公民都有份讲,可以参与其中,而并非由政党话事决定。

另一名发起人朱耀明牧师则认为,商讨式民主是开展香港民主路新的一页,更望能够在香港民主化里开创新的路向,望更多人明白商讨的重要。

“占中”发起人之一的中文大学社会科学副教授陈健民,更斩钉截铁地指,政府或政党跟市民对话的做法既僵化又表面。

陈健民:“过往无论政府或政党跟市民的对话都是很缺乏的或僵化,很容易从你身边的支持者取得某些意见,未必能扩大到跟你不一样的派系或意见的人取得他们的声音。过往以为好有效率,其实,很多时好浮面,没什么质素的民主,是需要开拓新的里程碑。”

事实上,过去由政党以致政府谘询民意取向,很多时都是透过电话访问,或是透过投票表达意愿,但是,陈健民认为这些方法并不足够,不过,他强调,这些问题其实不只香港独有,其实全球各地都有同类问题发生,因而近年间民主理论中便创建了商讨式民主,使公民参与其中。

商讨式民主被形容为代议政制及直接民主的混合物,由美国学者Bruce Ackerman 和James Fishkin提出及设计。二人提出“商讨”的构思,源于西方民主政体之下的社会,有民主之名而无民主之实,人民的投票很多时都在未清楚正反两面的论据,就单凭大概的印象而作出决定。

澳门特区政府其实早在2011年便就是否修改《出版法》及《视听广播法》进行商讨式民调,而浙江温岭市在中国境内更开创先河,早已引入是类称为民主恳谈方式的做法,让公民参与公共事务的管理,特别是地区财政预算的参与及监督。

温岭实施了11年的民主恳谈.并把此方式拓展到乡镇、村(街道)里进行,单是松门镇一个村一年便举行了40多次,由购买垃圾桶的造价、颜色、放到什么地方都要进行讨论。不过,这民主恳谈方式并未扩散到其他省市,陈健民解释,中国要这些政策扩散出来,是需要中央最终觉得是好,随后有一份红头文件推动,方能扩散,再者,现在中国境内很多地方政府互相竞争政绩,若目睹某地做了,便不会跟从仿效。

香港本土成员的立法会议员范国威认同,商讨式民主是香港民主运动重要的一步,即使一名普通市民也可参与其中,更认为民主派政党日后在一些重要议题上要作出策略及目标时,可据此作为先例援引。对于,民主派政党传统采纳民意的做法,是否已不合时宜时,范国威认为:“我认为这次的商讨日可给政府一个有实质内涵参考,让她知道如何谘询。政党做谘询或政党就自己党员做决策,其实,在形式上是有些不同。”

戴耀廷说,下次商讨日进行前,他们会把这商讨式民主带进社群,既会准备所有平行的资料让各社区市民可以参与讨论,亦会要求协调员保持中立的角色,收集各市民讨论后的意见,务求有关的讨论气氛扩散到即使朋友共膳时,也可以把普选成为对话的话题,达致公民醒觉公义诉求的重要性,明白一个社会里的和谐,不只是没有肢体碰撞就是和谐,而更重要是公义的彰显,才是真正的和谐。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