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镉污染持续恶化 大批毒粮去向不明

2017-06-2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国家粮食局的通知显示,河南依然是重点粮食收储区。 ( 图片来源:河南粮食局官网。拍摄时间不详)
国家粮食局的通知显示,河南依然是重点粮食收储区。 ( 图片来源:河南粮食局官网。拍摄时间不详)

河南省新乡市的农产品,被揭发金属污染问题严重,调查数据显示,12个随机摘取的大麦样本,全部镉严重超标。而综合三年的持续追踪显示,新乡市镉污染的范围正在扩大。本台记者更发现,这并非仅属河南省新乡市的问题,包括中国东部、南方同中部,农产品都出现严重重金属污染,但官方不但封锁有关信息,大批毒粮食也去向不明。(黄小山 / 程文报道)

民间环保组织“好空气保卫侠”上周披露的最新检验数据显示,在新乡市随机在牧野区、凤泉区已收割及尚未收割的不同地块,取了12个小麦样品送检,检测结果显示,12个小麦样品全部出现由1.7倍至18倍不同程度的镉金属超标。

对比2015年和2016年的调查结果后发现,新乡市受镉污染的农地范围在不断扩大。

最让人关注的是,环保人员随机在晾晒小麦的马路上取样,检验结果显示,该即将进入市场的小麦已受镉污染。

早在今年3月,该环保组织在新乡市凤泉区的麦地取样化验,结果显示,距河4米处的土壤镉含量为每公斤20.2毫克,是土壤环境质量二级标准的67.3倍,三级标准的20.2倍。在距河100米处取土壤化验,镉含量为每公斤12.4毫克,是二级标准的41.3倍,三级标准的12.4倍。

志愿者在距河四米处取地上部分麦苗化验,结果为镉含量每公斤10.9毫克,根据数据显示,当地的镉污染进入生物循环已是不争的事实。

本台记者试图联系实地调查的志愿者,但多名环保志愿者都没有接受采访。据业内人士透露,在发布相关数据之后,环保组织本身也面临很大的压力。

本台记者亦发现,在此次新乡镉麦被民间环保人士调查之后,事件在河南范围内都成了禁忌的话题。当地多名知情的媒体人,都拒绝了本台记者的采访。

据当地媒体人提供的资料显示,民众和环保人士已经多次将镉污染的资料提供给新乡市环保局和新乡市政府,但迄今为止,官方拒绝透露任何信息。

面对本台记者的追问,新乡市环保局则表示,他们对此不知情,并直接将责任推给了粮食局,称镉麦的问题由粮食局处理。

他说:不清楚,粮食局在稽查这个事。粮食局!粮食安全,小麦不是粮食安全的事嘛。你是记者,你跟市委宣传部联系。

本台记者再次联络当地粮食局,但河南省粮食局,新乡市粮食局多个电话都拒绝接听。而新乡市下辖的封丘县粮食局一位女士则明确地告诉本台记者,他们没有明确标记为镉污染的小麦。而该粮食局粮库杨主任也表示,他们的库存中,没有关于镉麦收购或收储。

资深的环保人士王先生明确表示,粮食局根本没有检验镉污染的实验室,同时,在其职责中,也从不包含这一部分。环保部门的推诿,显示他们谁也不愿意面对。

在河南省粮食局的小麦年度检验报告也显示,粮食局在新乡市共采集小麦样品52份,其检测的范围只是小麦本身的质量,如降落数值变幅、粗蛋白质变幅、湿面筋变幅、沉淀指数等,根本没涉及任何农残和污染物检测。

据环保组织好空气保卫侠去年的调查显示,当地官方在舆论压力下,表态将部门确认系镉麦的实行政府收储。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重点污染区域牧野区王村镇去年土地10000亩,但国家实际收储数据、储存仓库,粮食的流向,依然没有公开。新乡市牧野区政府也拒绝直接就此事接受采访此事。

当地民众告诉本台记者,尽管官方一直压制消息,但镉污染在当地造成的伤害,正在快速地显现。

新乡当地的职业病研究所一位负责人表示,目前的镉中毒在很多工厂的工人中出现,但村民自发的检测和治疗还不多。目前针对镉中毒,除了对症治疗,还没有安全的排镉药。

她说:我们这儿平时就是针对厂矿里来的人多,还挺多的,每个厂矿经常都有人来治疗。镉这个治疗,现在不像铅、汞,是有排汞、排铅的这些药物,就主要是延缓它的进展,主要都是对症治疗。因为排镉的药原来用过,它对人体的伤害太大,所以现在不主张用排镉的药。

另据知情人透露,当地除了一些工厂员工发现情况不妙前去检查,而一般的村民,根本没有去做检测的意识,地方政府也对此高度缄默,生怕引发民众前去检查。

一位要求匿名的原绿色和平组织的人士告诉本台记者,河南新乡的镉污染,其实还远不是中国最严重的区域。

他说:关于说这个镉米污染的这个事情的话,因为绿色和平以前也做过一个、关于湖南湖北那边的一个、尤其是湖南那边,就是镉米的案子吧。只要以前有很多的这些化工的园区啦,或者说比较大的一些工业园区,那肯定都会有一部分的重金属污染留在突然里头。如果是不治理的话,那只能是在通过农田,进入到食物链里头去。但是呢,这个问题现在呢,大家都好像是鸵鸟一样,把头埋起来了,就貌似说这个威胁不存在了。所以这种还是挺可怕的。

资深环保人士张长建表示,在经济发达的区域,重金属污染更为严重。目前这些信息,都属于官方严密管控的范围。

他说:基本上的土地都被重金属污染了,工业发达的地区的话全部都污染了,落后的地区,污染会好一点。特别是华南一带,大部分的地方都污染,这个事情太恐怖。这个重金属污染的话,基本上土地就很难净化,基本就报废了,永久都恢复不了,你土壤,地下水都污染了,怎么治理?老百姓基本上不知道,在这一块的话,中国基本上不敢宣传,不让宣传,也不敢宣传。

张长建还表示,中国官方一直将大范围的环境污染数据视为国家机密。在中国做环保,面临非常大的压力,并且动不动就可能被以危害国家安全、泄露国家秘密等罪名抓捕。

他说:就污染的话,他官方不可能做。民间去做环保的话,基本上在一线的人士没有一个现在过得好的。如果能有规模的去做,肯定会遇到麻烦。官方一般是没去做,即使有做的话,这个事情也属于国家的秘密,没人敢公布这个事情。

自2010年茉莉花革命以来,中国加大了社会控制力度,其中,对包括环保组织在内的民间组织的打压也迅速升级。环保人士张长建就多次遭官方打压。而湖南的另一位因为持续调查中国的水和土壤遭严重重金属污染的环保人士刘曙,在去年10月即遭长沙市国安局秘密抓捕。迄今其环保团队人士的下落,也多不为外界所知。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