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电专题(一):广东核电大跃进 抗核市民被打被捕(视频)

2011年的日本大地震引发福岛核电泄漏事故后﹐多国暂停核计划﹔反观中国﹐虽然曾暂停核计划﹐但目前正全速进行核建﹐而中国的头号核电商--中广核集团本周三(3日)将在香港上市﹐成为香港最大规模的首次公开招股活动。广东省除了现有两个核电站外﹐还有4 个核电站正在全速兴建。本台记者﹐在过去大半年﹐多次走访陆丰﹑惠东两个正在兴建的核电站﹐以及大亚湾-岭澳核电站﹐不少居民抗核换来的是殴打坐牢。有关注核电的环保组织指﹐中国核电发展最大的问题﹐是安全及资讯透明度不足。(陈广宇/林乐同 报道)

2013年7月12日,江门市民在市政府门外示威﹐大批警察在场戒备﹐并以鉄马隔开市政府大楼及示威群众。 (现场人士提供)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HTML5 video

 

2011年的日本大地震引发福岛核电泄漏事故后﹐多国暂停核计划﹔反观中国﹐虽然曾暂停核计划﹐但目前正全速进行核建﹐而中国的头号核电商--中广核集团本周三(3日)将在香港上市﹐成为香港最大规模的首次公开招股活动。广东省除了现有两个核电站外﹐还有4 个核电站正在全速兴建。本台记者﹐在过去大半年﹐多次走访陆丰﹑惠东两个正在兴建的核电站﹐以及大亚湾-岭澳核电站﹐不少居民抗核换来的是殴打坐牢。有关注核电的环保组织指﹐中国核电发展最大的问题﹐是安全及资讯透明度不足。(陈广宇/林乐同  报道)

去年七月十二日,江门市民响应网上发起的号召,集体到江门市中心马路游行,反对在当地建设大型的核燃料加工厂﹐最后到市政府门外集会示威,指当局没有进行环境评估,也没有谘询公众﹐不应为经济利益牺牲市民健康。在强大的民意压力下,这个核电项目最终被撤销。

这样的核电抗争并不止江门一个地方,早在2008年陆丰核电站有限公司成立以来﹐碣石镇的村民一直反对。在日本福岛泄核事件后﹐该项目一度暂停﹐但2012年再全线启动﹐投资额达374亿元﹐预计2018年6月运行。

碣石镇最大的一次抗核警民冲突发生去年9月。有村民对本台说,当时有上千名武警和公安包围村庄,半夜三更强行拉人。冲突中有五十多人被捕,其中上林村有三人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现在还在狱中,村民们轮流去探监,以示支持和鼓励。

记者来到上林村﹐几位老人一提起核电就非常愤怒。这位王伯谈起征地赔偿的情况﹐指徵地赔款极低﹐不答应的﹐就被打及抓捕。

“上林村来我们上林村看我们土地,要做我们的土地,一片土地(还)没有解决。我们上林村的土地南山头一千多亩土地,一平方(赔)六块钱,路,一个路上的路基(每平方赔)二十块,一平方二十块,这样的路给他政府,才二十块!”

“一平方土地二十块,腐败嘛!(村民们开始时)不给他,现在给他了,六块呀!不给他,抓我们、打我们上林村老百姓,四十多人伤,还是没有解决,四十多个老百姓呀,没有解决问题!这是个问题!”

“现在算了算了,打就打了,老百姓无话可说啦!这个领导动用黑社会,二十块就二十块,六块就六块了,算了。”

从依海而建的核电站远远望去似乎没有多少建筑物,但实际上真正的建筑物都在地下,一期工程已经完工了。

王伯说,今年春节后,政府多次来威胁他们,要求进行二期工程的一千多亩征地,但政府坚持价格还是六块钱一平方米,不负责安置村民。村民说,现在这一点钱到县城根本买不到房子,这完全是让人倾家荡产,所以坚持不屈服。村民说,“我们只是要求整体迁移,给个合理的价格。”

建核电厂是国策﹐但徵地价格偏低外﹐当局还雇人用卑污的手段强徵地。村边沿路所见,已经有不少大型施工机械和货车进来了,村民对本台说﹐不少树木已经被黑社会砍死了,因为是死树,这样在谈判赔偿价格时,就不会赔钱了。

村民更伤心的是,这些祖坟无法迁往他处,政府又不肯提供地方安置,毁祖坟、坏风水的事令村民得不满。从2008年至今,已经发起多次抗争行动,但都被当地公安镇压。

村内海边的渔场、养殖场都是核电站范围,都将被全部清除掉﹐特别是一千多个鲍鱼场,都面临关闭命运。

村外就是大海,海边上停泊了数以百计的渔船。村民说,这里建核电站,就无法再打渔了,结束世世代代靠海生活的历史,这些渔船是他们的身家性命,卖出去又不值钱,将来都不知如何是好?

沿途上千米的范围内,到处都是“安全第一、预防为主”“防微杜渐、警钟长鸣”之类的施工招牌。

而记者到管辖上林村的碣石镇﹐市区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但看不到任何核电方面的资讯,也没有任何对核电方面的宣传。大家对核电似乎并不关心,很多人都不知道当地在兴建核电站。

陆丰核电站距离香港西贡约149公里﹐一直关注中国核发展﹑由香港多个民间团体组成的公共专业联盟政策召集人黎广德表示﹐中国核电发展最大的问题﹐是安全及资讯度不足。

黎广德说﹕ “中国发展核电﹐有一个很大缺惨﹐就是关于安全资讯的透明度。几年前﹐国际原子能机构曾派出一个专家考察团到中国﹐他们报告的结论﹐很令人担心﹐因为中国对核安全的资讯透门度非常落后﹐远远低于国际标准。”

他举例说﹐北欧的荷兰的核电站﹐每季会公开核安全报告﹐不单政府有人监察﹐亦容许民间专家考察﹐反观中国的核安全机制﹐每年只得一份报告﹐网站更是数年前的简单年报﹐民众亦无权监察。

他指出﹐中国于1992年亦有参与联合国在巴西里约热内卢的地球高峰会﹐当时中国签署公约﹐承诺会让公众对环境有重大影响的项目有知情权。但目前中国政府对兴建核电站的做法﹐明显违反国际宣言。

黎广德说﹕ “文件中﹐有一条是公众参与原则﹐要求各国政府做重大环境决策时﹐一定容许市民从三个不同渠道参与这个政策。第一﹐有知情权﹐决策的资讯一定要透明﹔第二﹐公众参与的权利﹐当政府制定决策时﹐公众可以参与及给予意见﹐影响到决策﹔第三﹐有一个补救权利﹐就是当公众不满意决策时﹐可以有司法或行政方法去补救这个决策。但试问一下﹐在核电厂的兴建中﹐无论陆丰也好﹐台山也好﹐这些区的市民有没有机会行使这三个权利呢﹖可以说是没有。”

黎广德最担心是核原料棒的处理﹐因中国政府一直不视核原料棒为核废料﹐认为无需处理﹐事实是﹐这些棒会送往军事设施再提炼成农缩铀。

另一令人担忧的是﹐陆丰地处地震活跃区域,官方声称陆丰核电站能够防范六级地震,但百年来,发生过十一次六级以上地震,1918年在陆丰附近一百公里处的南澳还发生过7.3级强烈地震。

--------------------------

核电专题(二):惠州低调建核电站 市民多不知情 (视频)

核电专题(三):大亚湾核电站派“掩口费”年花10亿 (视频)

核电专题(四):大亚湾核电站保安如同纸老虎 (视频)

--------------------------

本专题荣获纽约节2015年度国际电台节目铜奖及2014年Sigma Delta Chi Awa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