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电专题(二):惠州低调建核电站 市民多不知情(视频)

2014-12-0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在当地建房施工现场的阿叔说,他听说过有建核电站这回事,但不知道具体在哪儿建。其实,未来的核电站就在他身后不足一千米处。(粤语部视频截图)
在当地建房施工现场的阿叔说,他听说过有建核电站这回事,但不知道具体在哪儿建。其实,未来的核电站就在他身后不足一千米处。(粤语部视频截图)
Photo: RFA

核电专题(二)﹕惠州低调建核电站 市民多不知情

广东掀起核电建设的高潮,雄心勃勃要建设成为“核电大省” 。本台记者发现,广东当局正静悄悄兴建第六个核电站﹐选址落实在惠东县的黄埠镇东头村海边,距离香港不足七十公里。当地很多市民对核电站的兴建﹐毫不知情。(陈广宇/林乐同报道)

记者从惠东客运站出发,到达六十多哩外的黄埠镇﹐是粤东有名的皮鞋生产基地,污染非常严重。但这两年广东经济调整,不少污染企业都被迫搬走了﹐而面对市民﹐是全速兴建的核电站。

不过,镇上不少居民对此并不知情,记者问了十多名当地人,没有一个知道要建核电站。路边一间工厂的当地女工说:“供电所我就知,核电发电站我唔知哦。你去供电所问呢。”

另一名年轻女工说:“供电所我知系边度,但核电站唔知。”

中国广核集团惠州核电有限公司去年七月成立,惠州市政府与中国广核集团去年九月已经签署了“深化合作补充协议”,同意加速前期准备工作。惠州市长卖教猛在全市干部大会上,承诺全力配合尽快建成惠东核电站。

无论是陆丰或惠东核电站﹐对邻近的香港都存在严重的威胁。因为粤东沿岸流域主要流向西南,一旦发生泄漏事故,污染物将源源不绝地流向香港海域。

这位姓张的青年来自北方,原本是一间皮革厂的保安,现在失业了,只好到黄埠镇开电单车,做黑车生意。他是镇上的居民中﹐少有的知道要建核电站﹐只因其老乡去办事时获悉﹐四个村庄要被迫搬迁。

他说:“他准备还要搬迁嘛,四个村庄都要搬走嘛,(政府)还没有宣布呢。文件都弄好了,还没有宣布 … 那都是无理的,迁也得迁,不迁也得迁,上次我找我老乡,老乡去办事知道,他说,不迁不行,强制性的迁.。“

与其他粤东地区一样,黄埠镇的房地产同样非常蓬勃,每平方米价格卖到八千元人民币,并没有因为要建核电站而却步。到处都有楼盘广告。买房者以深圳人为主,特别是那些在深圳打工而买不起房的人,他们希望在惠州地区买房投资,但想不到这里即将建设核电站,未有想过会与核电站为邻。

这位在建房施工现场的阿叔对建核电站一事也是一头雾水,他听说过有这回事,但不知道具体在哪儿建。其实,未来的核电站就在他身后不足一千米处。可见政府说建核电站一定会事先咨询当地村民并且进行环境评估的说法,都是谎言。

这位李先生说:“不知道系边度,黄埠那边应该还未建吧?以前有听人说过,不知道有没有做哦。应该没有吧。好像没有听说这儿有核电站哦,大亚湾那边有,大亚湾那边离得好近呀。”

记者问他是否担心核电站会影响人们安全,他表示不担心。记者问既然距离大亚湾核电站这么近,当地有没有搞过演习,万一发生事故怎么办?他说惠东以及整个惠州市,都从来没有任何与核电站有关的演习,平时连宣传教育都没有。

他说:“演习是正常的,万一有什么事,人家有应急嘛,提前演习肯定好些啦!对不对?这些好像车、学校呀、逃生呀。”

记者在黄埠镇遇到一位姓李的司机,他曾经在镇政府属下的企业做过司机,所以知道一些情况。他对粤东地区大搞核电非常不理解,因为这些地方并不缺电,已经有了不少的火力发电厂。就在黄埠镇附近五十公里范围内,就有两个大型火电厂。

他说:“搞不懂,这一路边上都有很多电厂呀,好像那边还有核电厂吧,这里还有个火电的就是,平海(镇)这边也一个火电厂,这边小漠(镇)这边也有个火电厂,八万(镇)那边有一个,难道这儿要四五十公里就搞一个电厂?”

实际上,筹建中的核电站在距离她们不足两公里的东头村。这里原来是个游泳场,现在路边还残留著一块游水的指示牌。

记者来到东头村海边,几名正在用饭的渔民对记者表示﹐这儿要建核电站了,他们打渔的日子也结束了。门外这位渔民的妻子对记者说﹐这些日子,从对面港口天天都有人坐船过来,除了勘察测量外,还要逼他们尽快搬走,而赔偿只有五千元人民币。

这些红色的两层楼的房子是核电站筹建组的办公室。过去一到夏天,这儿人头涌涌,但今年不要说游客,连当地村民都被迫迁走了。这些村民承包的养殖场都贴出了告示,声称因为有工程拆迁而结业。

香港绿色和平项目干事古伟牧对本台表示﹐中国政府重新启动核电发展﹐是由于政府以至不少企业已投放了大量资金﹐越快复工,对他们利益有直接影响。

古伟牧说﹕很多地方政府或已经投资的企业好想推动项目﹐原因很简单﹐因为涉及投资额已在里面﹐如果一日不开工﹐他们借的钱要俾利息﹐便没有收入。所以越快开工﹐对他们生意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古伟牧表示﹐香港市民的安全﹐会因邻近的核电厂增加而风险提高﹐不少环保组织﹐包括绿色和平﹐亦曾与香港政府商讨核安全问题﹐但港府承认﹐在大陆核电厂政策规划上﹐香港没份参与。

他说﹕只有(香港)保安局﹐在(大陆)出现核事故影响香港的时候﹐才会作出应对计划﹐换言之﹐无一前设关于核安全规划的参与。

记者﹕”香港政府“比较被动﹖

古伟牧说﹕可以说逆来顺受﹐若果有核事故﹐我们才会有反应﹔如果无核灾﹐其实内地的核计划香港是无分参与。

古伟牧指﹐中国的核电赔偿机制﹐亦令政府大力发展此工业。他指﹐若出事﹐中国核电厂只须就整个事故承担上限3亿人民币的赔偿﹐但反观日本﹐其核电厂要向受影响人士承担无上限的赔偿责任。

有关项目在网上资料不多﹐官方传媒亦未有提及﹐只有深圳商报去年7月曾有简短的报道惠州核项目的揭牌仪式﹐指核电厂采用AP1000技术路线,冷却水源取自红海湾。

目前中国正在运营的核电站有15座﹐另有26座核电站正在兴建中。

--------------------------

核电专题(一):广东核电大跃进 抗核市民被打被捕 (视频)

核电专题(三):大亚湾核电站派“掩口费”年花10亿 (视频)

核电专题(四):大亚湾核电站保安如同纸老虎 (视频)

--------------------------

本专题荣获纽约节2015年度国际电台节目铜奖及2014年Sigma Delta Chi Awards。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