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改革走回頭路 十九大前強力金融維穩

2017-09-20
電郵
評論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評論
  • 電郵
AFP Photo

中國金融改革18年後,腐敗現象未見顯著好轉。在權貴操控的影子銀行、資金外逃、壞賬劇增及債務危機的多重壓力下,中國的權力階層正用最嚴苛的管制手段,試圖讓銀行擺脫逆境。即將召開的十九大習近平對金融體系會否有大動作,是外界關注的議題。(黃小山 / 程文 報道)

在2個月之前,5年一度的全國金融會議上,主持會議的習近平強調“加強黨的領導和實體經濟”,被指是官方對金融體系強力管控的直接原因。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關於化解系統性風險的講話,則被指是更多操作層面的解釋。

從現象顯示,早在2年前7月股災之後,權力高層對金融系統的擔憂已顯現,隨之而來的金融界大整肅,已導致國家救市主力中信和國信多名高管和證監會高官落馬。其中包括前證監會副主席姚剛和證監會主席助理張育軍、高管劉書帆、李量、李志玲等人。

而引人注目的是,劉書帆和李量分別是姚剛的前秘書和前下屬。此外,中信證券近期落馬高管也與證監會人員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但事後證明,在越來越大的麻煩下,對證監會的整肅,也僅僅是整肅和嚴管的開始。同時,這次被戲稱為「經濟政變」的股災,也僅僅是金融體系腐敗的一個片斷。而基於對政治的不確定性以及泡沫破滅的擔憂,越來越多的資金正在加速外逃。

去年底,人民銀行又發布了《金融機構大額交易和可疑交易報告管理辦法》,該辦法確定於今年7月起實施,該規定也被稱為史上最嚴苛的外匯管制辦法。

但實際上從今年元旦剛過,銀行即加緊了對換匯的管控。在人民幣貶值、外匯儲備下降速度超預期的大環境之下,銀行對換匯目的進行嚴格審查和過濾。從今年1月1日起,無論櫃檯或是網上銀行辦理購匯,均需要填寫《個人購匯申請書》,對個人購匯用途進行更詳細的調查。

允許的個人購匯的9大用途中,如果涉學費或生活費超過5萬美元,還需要提供境外學校錄取書、學校相應年度或學期的學費或生活費證明等文件。除留學外,其他類別等也需要提供完整的資料證明。

此外,官方還對換匯人員的關係進行控制,增加「關注名單」。如果違規套匯,此後兩年都取消購匯額度外,還可能面臨逃匯金額30%左右罰款,以及5萬元以下罰款。

而另一個引人注目的條款是,將大額現金交易的人民幣報告標準,由20萬元調整為5萬元,這意味著,新政實施後,跨境匯款1萬美元及等值外幣都需要上報。

與之相對應的是,海外併購,具有權貴背景的影子銀行和海外併購,也迅速被納入了整肅範圍。其標誌性的事件,則分別是明天系掌控人肖建華在今年春節被抓。而被指是鄧小平家族的安邦保險老闆吳小暉也在幾個月後被抓。今年6月中旬,萬達集團、海航,也被曝因政治風險而成為嚴控對象,而他們的海外併購,也遭當局調查。

據銀行內部人士告訴本台記者,這種動用境內機構的資金進行大規模的海外併購,讓官方懷疑他們有抽逃資金的嫌疑,同時風險不可控。

但根據7月的最新數據顯示,迄今為止,這一系列手段的療效依然不明。而國有銀行的壞賬率則持續攀升,已達1.74%的新高。另一方面,在新興的互聯網支付的衝擊下,傳統銀行的融資成本也一路走高,其利潤空間也遭迅速擠壓。

8月4日,央行支付結算司發布一紙《通知》,強制叫停支付寶、微信等直連銀行的在線支付模式,並由央行旗下機構控股,成立網聯清算平台。央行出台該規定的理由是,銀行業界認為,類餘額寶產品已經成為了系統性風險的溫床。而此消息的背後,2016年第三方支付共發生1855億筆,涉及金額120萬億。這不得不讓人想到龐大交易量後背的利益流向。

據熟知銀行體系的知情人陳先生告訴記者,商業銀行壞賬率超1.7%新高,其實也並非真實數據。18年前成立專門的四大資產公司接盤銀行的壞賬,但現在壞賬重新成為銀行的大問題。

他說︰現在銀行監管非常嚴,非常嚴。他們現在更多的是採用核銷,呆賬、死賬、爛賬,報央行核銷。確實有些東西不能核銷的,採用自己的利潤來沖。可以說所有銀行,全是爛賬。將近20年前,當時是成立了資產管理公司,專門負責接收銀行所有的呆賬,財政買單。本身應該是國家撥款的,比如說扶貧,但國家沒有錢,用我們當時的話,叫撥改貸。本身應該是國家撥款,然後改為貸款。貸了也還不起嘛,怎麼辦?就把這個整個交給資產公司進行處理。

陳先生還表示,銀行為了控制貸款壞賬,實行終身負責制,誰放貸誰終身負責收回,並與個人收益掛鉤。但立即出現了無人願放貸的情況。

資深觀察人士許文麗稱,1999年四大銀行都成立了資產管理公司,剝離壞賬,將國有商業銀行包裝上市。但銀行的根本性體制沒有改變,十幾年後,重新回到了原點。

她說︰它這個計劃經濟延續下來的,就是用財政部的錢投資辦銀行。這應該隨市場化改掉的,但是呢,沒改。第一輪銀行剝離壞賬嘛,給四大資產管理公司,然後讓銀行又用財政部的錢改頭換面的重新包裝、上市。那時候經濟上行,它的利潤還是挺大的。它這種不是市場化的競爭帶來的這種動力,中國銀行業的這個積弊沒有改變。10幾年又重蹈覆轍了。

許文麗還表示,目前官方一面強力維持股市和高房價以沉澱巨量的超發貨幣,同時以限制流通的方式防止民眾變現和轉移資金。

她說︰如果中國不是股市和樓市沉澱了巨額資金,那通貨膨脹都不得了。股市和樓市它不能讓它崩盤,它還不能讓它流動性太大,現在出台了很多政策防止你套現,讓你就是有價無市。現在有聰明的人,前幾年就趕緊把國內的資產拋售掉去換外匯,都轉移到外國去了。所以它現在就從各方面都在限制。

許文麗認為,從目前的狀態看,還談不上什麼金融改革。相反,央行以風險控制的名義打壓支付寶、微信支付等健康度遠超傳統銀行的互聯網金融平台,並強行成立網聯並控股以搶奪利益的做法,顯示這個壟斷集團霸道的常態。

她說︰互聯網金融它有科技含量,而且它代表一種趨勢。人行啊,它把人家開發的技術它拿過來了。它不是說跟人家商量他來入股,它就是說,你只有讓我當這個大股東,你才能生存下去。你看他也冠冕堂皇嘛,我要管理,我要控制,我要防洗錢。它就說它出面就保障了安全。其實人家已經做得不錯了,人家自己也能發展得更完善,不需要它的錢。要他這個股東會被分利潤,影響技術創新和效益的。但是呢,它金融壟斷業它壟斷慣了,他覺得這地方他要是不插足,它不放心,它也不願意丟掉這塊肥肉嘛。

針對金融維穩的高壓結局尚不明瞭,但對於那些被重點關注的企業,近來卻紛紛公開表忠。而被指系互聯網金融龍頭企業之一的騰訊,大樓門前則出現了一個以中英文書寫「跟黨一起創業」的雕塑。中國首富王健林也一改常態,稱將把投資重點放在國內。而另一個引其網民注目的細節是,他那位在微博上十分活躍的兒子,一度3個多月沒更新微博。此事亦被外界解讀為,維穩之下,沒人會感到安全。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