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一带一路糖衣毒药隐藏危机

2017-05-1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7年5月14日,“一带一路”峰会上,极尽奢华的宴会主席位布景引发民间“劳民伤财”的吐槽。(现场布景视频截图)
2017年5月14日,“一带一路”峰会上,极尽奢华的宴会主席位布景引发民间“劳民伤财”的吐槽。(现场布景视频截图)

为期两天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周一(15日)在北京落幕,纵使有29个国家和地区领导人与会,但并未能带来预期的收获。欧洲多国基于市场透明度和环境问题的考量,拒签贸易声明。这意味著官方力推4年的“一带一路”发展计划,在推行细节上依然举步维艰。(黄小山/程文 报道)

“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结束后,英国《卫报》援引欧盟高级外交官指出,对欧洲来说,“一带一路”倡议只有基于透明和合作下才能成功。但中方准备的峰会声明稿中,欧盟此前向中方提出的一些受关注的环境问题,包括公平竞标在内的市场透明度问题,都没有回应。

熟知中国官方机构和官办企业运作模式的人士更是指出,即使在声明稿中写入上述内容,其可信程度依然值得商榷。其中一个重要的参照,就是加入世贸组织(WTO)已长达16年,中国方面依然没有兑现当初若干承诺的迹象。

此外,中国打造一带一路的动机,也并非如峰会上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演讲那样动人。尽管官方的人民日报海外版周二发表题为《一带一路输出过剩产能论不攻自破》的文章,反驳外界的批评,但回溯2015年1月4日,新华网文章就以《一带一路提供消化过剩产能路径》,清晰地阐述了一带一路构想的目的。

有媒体人指出,在经济界和媒体圈,私下对一带一路构想提出质疑的人大有人在。

官媒经济日报也曾报道称,一带一路战略通过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民心相通,将中国的生产要素,尤其是优质的过剩产能输送出去。

即使是在党控的媒体,对一带一路的质疑一直没有停息。去年3月,腾讯财经还援引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联席院长李剑阁的观点,对该构想去产能的可行性表示质疑。

在他之前,中国欧盟商会发布的题为《中国的产能过剩如何阻碍改革进程》的报告中也明确指出认为,中亚各国的市场太小,无法大量吸收中国的过剩产能。

独立撰稿人罗四翎表示,此次峰会,显示出官方追求的依然是万邦来朝幻境,而一带一路并非经过严肃论证,具有可操作性的战略计划。

她说:我是觉得他就是好大喜功的那种,他其实没有从一个很科学的去测这条经济带是否真的会有推进经济,我是一点都不看好的。我觉得要一个项目一个项目考察,那么多国家那么多项目,然后那个项目是人家不需要的。最关键的是中国他并不是从经济考虑的,他完全是从政治上,他就觉得自己可以那样撒币过去人家就可以称臣那种感觉。而且这种思想,古代帝王他们就是有让人家称臣的那种,我觉得这种思想是很可怕的。

罗四翎以中巴经济走廊为例,从经济效益上说,该项目并无实际的意义。而作为战略通道,沿线的安全因素,很多年来一直是困扰各方的现实问题。

她说:最典型的就是习近平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上发表的这个演讲。其中有一项是460亿美元的中巴经济走廊,他们这个走廊建成从中东进口的话就不必走印度洋马六甲,可以省三分之二的路途,可是实际上海运的成本是铁路的五分之一、公路的十分之一。他修这条路,空间距离看似小了可是实际上成本增贵了,何况他这条路的自然环境、这种恐怖组织,就很危险,这样看460亿美金可能真的打了水漂。

尽管质疑声不断,中国官方推动一带一路的决心没有动摇。在一带一路峰会举行前两天,当局向券商和基金客户发出建议,在峰会期间不得大量抛售。

而国内一位不愿意具名的经济人士指出,峰会之前,央行行长周小川本月4日的署名文章指出,一带一路的融资合作,不是单向的资金支持,需要各方共商共建,构建共同付出、共担风险、共享收益。同时还提出了要发挥人民币的作用。

但该文章并非以人民日报或新华社的名义发表,而是出现在微信官网,外界也洞悉政府在试探水温。该评论人士指出,风险共担,利益共享,这似乎很美好。但这仅仅是良好的愿望,但实际完全不可能。10天后,习近平在峰会的演讲,就不得不再宣布抛出一千亿换取掌声。

至于构想中的人民币结算,在严厉的汇率管制下更是南辕北辙。2016年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有5.23万亿元,远低于和2015年的7.23万亿,也低于2014年的6.55万亿元。

旅美学者吴祚来表示,看似宏大的一带一路构想,可操作性很小,强推的可能就是产生1个庞大的烂尾工程。

他说:设计的很宏大,但是他这个操作的可能性很小,最大的可能是个烂尾工程。因为他就是一时想转移国内的落后的产能,第二个呢就是他的宏大的国际扩张。他实际事对中国的一个错误的认识,也就是说中国已经仅次于美国,成为了世界大国,就可以进行一个扩张。他向东扩张没有扩张的空间,所以他更多的就是从传统的像巴基斯坦啊这样的一些国家进行合作,然后呢打通向欧洲、非洲的一个通道。他完全是一个虚拟的一个战略,是要把沿线国家纳入到自己的经济势力范围。

学者章立凡则在推特上表示,权贵们将强取豪夺的财富换汇投资国外,或是离岸账户、这次一带一路,意味著权贵们洗钱的机会又来了。

吴祚来亦认为这个判断是基于很多已有的事实。以国家的名义进行的海外项目中,国家是否有利益,并不是实际操盘者考虑的内容,但他们从中获利才是关键。

他说:现在就是只讲投资、只讲战略意义,这个项目经费,也就是说国家的投资资本家投资是不同的。中国是倾国家之力,谁也不敢反对这个宏大的计划,当然这个背后肯定是一些利益集团在操纵。尽管国家没有得到利益,但是他们这些利益集团,运作的这些团队,他们是可以得到利益的,这个是最重要的。

吴祚来还表示,参照之前的中国进军非洲模式,可以看出 “一带一路”的扩张模式有相似之处,即沿线的很多国家都是集权国家,操盘者以中国式腐败捆绑所在国的利益集团,对所在国的民众进行掠夺式开发,是他们最常用的手法。

中国官方表述,一带一路的灵感源自古代的民间贸易通道“丝绸之路”。2013年9月,新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的经济合作概念,2015年两会,国务院总理将其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同月,中国国务院授权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等3部委联合发布“一带一路”建设的愿景与行动文件。但至今为止,除了官媒的大量概念炒作外,有关构想的落地执行依然充满变数,并与亚投行、雄安新区并列,被批评者称为三大最具可能性的烂尾工程。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