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流感危机之一:死鸡照收无王管 (视频)

2015-12-23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禽流感危机之一:死鸡照收无王管 (视频)

香港自1997年经历禽流感疫情后,改变了香港人食活鸡的习惯,但禽流感的阴霾始终困扰香港,无不与大陆的“无王管” 措施有关。本台记者今年中,走访深圳及惠州的鸡场及屠宰市场,发现鷄场收购死鸡处处可见;深圳当局实行中央屠宰家禽,街上却出现不少流动鸡贩,血溅四处;处理禽流感的医院不设防。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显示,今年头11个月,中国的H7N9禽流感个案有191宗,其中48人死亡,死亡率是四份之一。(陈广宇/刘云/林乐同 报道)

记者根据报料人士的消息,来到惠州淡水白石洞村,距离深圳龙岗区只有五公里路程,这里的鸡鸭养殖场大多没有招牌,在村口路边,记者赫然发现一块招牌,上面写著“有殆鸡卖”几个字!

沿著这条小路走下去,记者发现另一块招牌:“活鸡死鸡都卖”!

这是个不知名的养鸡场,有上千只鸡被困在极小的鸡栏内,现场一名工人透露,每天都有四五十只鸡奇怪死掉,过去是扔掉,现在老板要求卖出去,城里有人收购,每只大约二至三元。

记者随后另一个地下鸡只养殖场,所见都是一些残破的棚屋。

这位养殖场的员工对记者的到来十分好奇,但他并不害怕,他坦承鸡鸭都是供应给大城市的,即使死鸡死鸭都有价,而且同样用合同的方式卖出去。死了的会劏干净,送到山下面储存,那里有简易的冷冻柜。

问他这些收购者多长时间来一次,员工说:哦大概三个月来一次吧,三个月来一次,大概九十天左右吧。

这村落几乎每年都有禽流感爆发,当地人称之为“鸡瘟”,但当局并无公布,只是悄悄地将养殖场关闭了事,过了风头,在地方村干部们的庇护下,又会重新开张。

经常来这里收死鸡的人当中,有一部分被送到深圳龙岗坑梓社区的烧鸡张老板处。

在距离张老板家三十米的路口,记者竟然发现一个广告,上面写著:“大量收鸡,死鸡活鸡都要”。

张老板家挂的招牌是“花生油店”,实际上是挂油牌卖死鸡,店内只有装点门面的一个油桶,真正的生意是批发烧鸡。他制作的烧鸡主要供应给区内的大排档或小餐馆。

屋内有人,但不肯接待陌生面孔的记者。

这位在院子内打扫卫生的环卫处(环境卫生管理处,政府部门)的清洁工指著这间屋子说,老板是卤鸡卤鸭,一般在早上开工送货。

清洁工:早上一般在八点钟吧,卤了要送出去卖嘛,下午也要送,下午大概是二三点送。中午他有人在屋里的,中午他也要回来的。

这些卤鸡卤鸭,不少会送到深圳街头这样的熟食档,标榜以“鲜活鸡鸭加工” ,卖熟烧鸡鸭为主,价钱从每斤十元到十六元不等。

这名妇人要买鸭血,担心是假货,摊主当然全力推销声称是真货,还说“假的不要钱!”

深圳街上近年亦流行木炭烤鸭,特别是在龙岗区的龙华等地的集市,这类烤鸭档非常多,价格特别便宜,十五元一斤,买一斤送五元,因此实际上一只烤鸭只需二十元人民币,在物价飞涨的中国大城市,称得上是最便宜的烤鸭了!

现场露天烤,当场切,烤鸭师傅将一只只冰冻鸭从桶内取出,一只只挂到所谓的木炭烤炉内,烤炉不停地转动,吸引许多人停留围观。

本台获得消息指,这些鸭的来源有问题,其中不少都是从养殖场收购来的死鸭和死鸡,由于成本极低,所以即使二十块钱一只烤鸭,他们仍然能赚钱。

这位在南山区的市民李女士对于有死鸡死鸭加工成熟食,听起来都令人害怕,肯定不敢食。

李女士:那说起来肯定不敢吃呀!肯定怕啦!那谁不怕!生命是最重要的嘛,其他都不用说嘛。

深圳市政府在接受查询时,否认监管不力。

本台记者在市区采访时,碰巧遇到一宗执法事件。在罗湖区人民南路,一间以土菜见称的餐馆,被食客举报食材有问题,怀疑鸡煲是死鸡做成,因为有异味。

女客人与店方理论时发生争执,并报警,警察到来后,仍不了了之。因为这些食物的事并不归警察管,而是城市市容管理办公室、卫生监督所以及工商局管理。

港人返回香港时,往往喜欢购买一些烤鸭、烧鸡之类的带回香港享用,走私水货客在赴港时,也会带上这些所谓价廉物美的鸡鸭,在上水、元朗一带散货,流入新界一些食肆。港人即使没有北上,也有可能随时会跌入死鸡陷阱。

香港家庭主妇黄太表示,看见(本台视频)深圳有人卖死鸡,饲料是什么也无从稽考,真的很恐怖,原来他们食了这么多垃圾。

黄太:整件事很恐怖。再者,每一个人也不知自己在食什么。我们(读)小学时也学懂什么是食物链,原来这食物链,人最终吃了很多垃圾。

被称为“禽流感猎手” 的香港大学教授管轶接受本台专访时明确指出,死鸡不能食用,若有大批鸡只死亡,显示已有病毒感染,市民与这些死鸡接触,便会十分危险,甚至会丧命。

管轶说:死家禽是不能食用的,百分百肯定。若有大批家禽死亡,显示已有(禽流感) 传染病爆发。你接触这些禽鸟,你会很危险,甚至会丧命。

管轶慨叹,现时做生意的人不太理会别人的生命,市民自己也不太留意,只有科学家才介怀。

曾经历非典及禽流感疫情的香港市民薛培馀,妈妈当年便是死于非典。本台记者将拍的片段该他观看,他指内地根本没有汲取非典的教训。

薛培馀说:我觉得好难想像到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你怎可以当街当巷,那么多人的情况下屠宰鸡只又卖。假使有只鸡有禽流感,周边好多人便已受到影响。

他们根本没汲取到沙士的教训,而且内地的卫生部门对这些好似不太著紧。未如香港般守得严。

但薛培馀无奈地说,香港人在禽流感的问题上,是被迫与接受。

薛培馀说:我们(香港人)是陪葬品,我们贴钱买难受,因为我们本地没有那么多鸡场,什么也要倚靠大陆,所以,我们是被迫与接受。

--------------------------

禽流感危机之二:深圳通街杀活鸡(视频)

--------------------------

禽流感危机之三:供港鸡场大走鬼(视频)

--------------------------

禽流感危机之四:禽流死人不识惊(视频)

--------------------------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