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外交 在柬埔寨成功擴張影響力

2017-09-27
電郵
評論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評論
  • 電郵
2017年8月26日,中國駐柬埔寨使館舉行2017-2018年度援柬華文教師安全教育座談會。(中國駐柬大使館官網)
2017年8月26日,中國駐柬埔寨使館舉行2017-2018年度援柬華文教師安全教育座談會。(中國駐柬大使館官網)

柬埔寨明年大選臨近,繼在野「救國黨通台」事件之後,柬埔寨日前又宣佈關閉近20家獨立的外國媒體,而背後具有中國勢力的華文媒體卻安然無恙。業內人士指出,在中國經濟和文化的強勢擴張下,柬埔寨的中國化趨勢已越來越明顯。(黃小山 / 程文 報道)

近日在柬埔寨被關閉的10多家媒體,都是境外傳媒。柬埔寨官方的說法是,這些媒體是因沒有繳納足額的稅款和行政審批許可未過關。

在此之前,柬埔寨官方還關閉了一家知名的非政府組織「美國國際民主研究院」(NDI),官方的理由也是其並未正式註冊及繳納足額的稅款;並發動對在民間具有廣泛影響力的在野黨「救國黨」的打壓,以叛國罪為由,逮捕了其領袖根索卡。

但引人注目的是,洪森政權打壓根索卡的同時,亦對台灣提出指控,稱民進黨試圖和反對黨勾結,顛覆柬埔寨現政權。觀察人士分析,洪森政府圖以這樣的方式更加靠近中國政府。

此事導致柬埔寨台商的擔憂。為了表明態度,柬埔寨台灣商會連續在當地華文媒體《星洲日報》和《華商日報》刊登廣告,表明他們不想牽涉政治。

柬埔寨一位華文媒體記者沈先生向本台表示,洪森以台灣民進黨為救國黨培訓人員為由,對其實施打壓,其目的是為了給反對黨貼上勾結台獨勢力的標籤,以便在明年的大選中得到來自中國官方更多政治和經濟上的支持。

他說︰比方說前段時間知道的台灣的民進黨,說他們培訓反對黨救國黨的成員,這個搞得也挺緊張。我個人覺得現在快大選了,    去打壓他,救國黨他的那個黨主席也被抓了嘛。因為現在的這個政府和中國走得非常近的,我覺得他應該是運用中國統一這個想法,給救國黨貼上和民進黨關係很近的一個標籤的話,應該是會獲得中國的支持的。這是   他的一個手段嘛。他是想用這樣一個方式來向中國表白來獲得中國的政治上的傾向和支持。

沈先生也明確表示,隨著大量中國人進入柬埔寨,台商的影響力在當地已經減少。目前,中國各省都在柬埔寨設有商會,有的省市甚至不只是一個。而相比10多年前,台灣商人的影響力已大不如從前。

他說︰那肯定是中國大陸來商談的影響力大,因為畢竟中國的人數多得多嘛。十年前可能是台灣人多,但是相對而言現在少很多了。現在過來的中國人非常的多,以前可能還只有一個中國商會,現在每個省在這邊都有一個商會,而且有的省有好幾個。

就台商在柬埔寨的地位漸被大陸商人取代的問題,台灣商會危機處理主委鄭名榮,以作為商人不懂政治為由,婉拒本台採訪。

柬埔寨從意識形態和官方的行為模式,越來越靠近中國,經濟是重要的因素。據柬埔寨發展委員會的最新數據,截止到今年8月,中國在柬埔寨的投資已達到162億美元。其中,中國對西哈努克港經濟特區投資也是其官方傾力打造的海上絲綢之路的一個重要戰略要點。此外,中國官方去年宣稱的減免柬埔寨的債務、加大進口柬大米的配額、以及援助20億用於柬埔寨基礎設施建設。

此外,近年來,逾20萬中國人湧入柬埔寨經商,成為推動當地經濟的重要因素之一。

但從現有的現象看,中國對柬埔寨的全面滲透和影響,並不僅局限於經濟領域。在最近10多年來,中國官方對柬埔寨的影響和滲透還覆蓋了傳媒、文化教育、民間社團等各方面。

本台記者早在10年前曾到柬埔寨採訪,當地媒體人即知,柬埔寨的華人社會和華文媒體,和中國駐柬大使館有著緊密的關係。中國大使館甚至能左右當地華人商會負責人的選舉。10年之後,據當地華媒記者透露,目前在柬的華人總數已過百萬。其中,有華文媒體6、7家。而這些華文媒體,大都傾向於中國官方和洪森政府。

媒體人沈先生沒有直接回應柬埔寨華文媒體是否被中國官方操控,但承認他們和中國大使館的關係比較近。加上柬埔寨官方和中國政府比較好,所以他們在正式的出版物上,一般都不去觸碰有關中國的政治敏感話題。

他說︰這邊的整個華人媒體啊,都和中國大使館的關係都比較近,再加上柬埔寨和中國的關係都比較密切比較好的那種。報道中國的新聞的話,那也就是不能在政治上有太大的偏差,有太大偏差的話可能會有大的麻煩。包括柬埔寨政府,他們說到中國的新聞的時候,和中國政府也是比較一致吧。比方說現在馬上十九大了對吧,如果我們做一些十九大的預測或怎麼樣,那可能大使館就打個招呼,可能就是要注意一點。柬埔寨的柬文媒體也是類似的,他不會輕易地去預測中國的這些東西。

他還透露,目前他本人沒有聽說當地華文媒體直接從大使館取得財政資助,但華文媒體的收入,會依賴中資企業和當地華商的廣告。此外,大多華文媒體,背後都有華人商會的支撐,而這些商會,一般都和中國大使館關係密切。

他說︰會啊,我們現在不就靠這個收入嘛。就是這邊的中資企業和華人華僑這些廣告。據我所知啊,這邊的華人媒體好像沒有誰去從大使館那裡領錢,一般都是靠財團靠社團去支撐的。因為有一個媒體的話,他可以擴大這個事,擴大財團在柬埔寨這邊的影響力。比方說這邊有個柬華總會,他們都是本地的華人,他跟中國的關係也是一樣的密切。大使館呢他經常確實會有一些活動,他會通知到這些華人媒體。而且這邊的社團如果要搞什麼活動的話,也會主動的去邀請大使館。

除了在經濟和傳媒領域進行擴張外,中國官方在教育層面上,也持續加強影響力。據國務院僑辦的公開報告顯示,中國官方在柬埔寨華文教育上推動「中國化」。除了每年向柬埔寨派出大批華文教師,還將柬埔寨的華文教師送到中國培訓。今年7月,即有120名華文教師經過培訓後派往包括柬埔寨在內的東盟各國。

學校的教師隊伍中,平均有30%來自中國,有些華校甚至接近半數。每年國僑辦或各地僑辦派30-40位教師到柬華學校教書。除此之外,柬華理事總會和各地分會還聘請大量中國退休教師和部分青年去當教師。

2014年,國務院僑辦即向柬埔寨11所華校和柬華理事會分別提供10萬元的華文教育基金及部分設施。中國駐柬使館亦向柬華理事總會捐助1萬美元教育基金。

旅美專欄作家吳祚來表示,利用外派人員擴張影響和收買海外人士,是中國官方的一貫做法。

他說︰文化外宣劉延東嘛,國務院這一塊就是她負責。然後她通過一種什麼的方式合作。僑聯啦,商會啦,他們內應外聯,都會有途徑。它只要發現你有用,它就上來了,就會湊上來。它這裡面啊,有很多隱秘的一些方式,比如新華社,有一部分記者就是國安的,有一部分就不是。比如孔子學院、有一部分就是的,有一部分就不是。比如總共(派)美國的1千個外派,文化部,百分之多少,教育部百分之多少,公安和國安多少。

吳祚來還以透露,早在香港和澳門回歸之前,中國政府就在政法系統內官員中徵集了年輕人,派往香港和澳門進入各領域工作,實施大規模滲透。

本台記者多次致電中國駐柬埔寨大使館,但該機構兩個電話和辦公室值班手機都無人接聽。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