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强拆舵手贪污落马 暴政延续终酿悲剧

2017-09-0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落马的郑州原市委书记吴天君被指为郑州暴力拆迁的始作俑者。(郑州市政府官网,拍摄时间不详)
落马的郑州原市委书记吴天君被指为郑州暴力拆迁的始作俑者。(郑州市政府官网,拍摄时间不详)

大陆周一(4日)再发生因强拆导致的凶案,涉嫌杀死一名清拆人员及刺伤另一人的河南省郑州市村民曹春生目前仍在潜逃。主导郑州市全城强拆的前市委书记吴天君,早前因贪腐入狱,但他巧取豪夺的征地政策依然延续。(黄小山 / 程文 报道)

此次血案发生时,郑州市600多个村庄的拆迁行动已进入尾声。跟据郑州官方的会议记录显示,还有部分村民,依然在坚持抵抗。而在这些抵抗强拆的村民中,包括此次导致强拆者一死一伤的百炉屯村民曹春生。

据官媒郑州晚报的报道称,此次曹春生并非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房子,而是其妹夫王武松的违建。死者李磊和伤者张照,都是该村委带去的保安队员。此前曹春生此前曾多次信访、并要求官方承担因反抗强拆可能引发的后果。但在官方的报道中,这些背景资料都被隐藏。

当地长期关注强拆问题的崔晟告诉本台记者,他们看到了一份官方的文件显示,官方将涉及40万人的强拆行动,作为对基层官员2018年的考核内容。在各方的压力下,官方上月28日还专门开会,确定了对钉子户彻底清拆。

崔晟说:我看到一个官方的四十万人的原居民的拆迁问题,将成为政府2018年的主要考核工作。这时候如果你一旦不能解决的话,他引起社会各方面的不稳定。他事实上是一个利益集团,600多个村庄他需要多少房产公司介入啊,他需要很多融资集团的进入啊。有的已经进入了的集团怎么办,那么这些投资商他们要收回成本,28号开了大会了要清零,行政手段清零,你本身就是政府集团的犯罪啊。

崔晟还表示,郑州强拆始于已判刑入狱的上任市委书记吴天君,他强拆了600多个村庄,但是现在因为房地产不景气,拆村改建、村民回迁都遇到了麻烦,现任官员不得不继续推行吴天君的政策,因为已经没有办法刹车。

他说:吴天君的时候呢,他推行了对城市进行了疯狂的拆迁,3年呢600多个村庄。但是他现在为什么停下来呢,我感觉还是经济危机。因为他拆了以后呢他要回迁,房地产呢又不景气,那么在郑州呢形成了财政危机,他刹不住车。人出事了但他政策没有纠正,想把这个呢刹住车,但是呢,他毕竟是这么多集团参与了拆迁参与了徵收,现在呢,国家政策又调整,限购,那么呢给地方造成危机,郑州是还在刺激,包括购买新的房子还可以迁户口,他现在他刹不住车。

当地法律界人士石先生也向本台记者引证,这次血案可能与郑州市刚刚发起的另一场运动式强拆有关。在经济压力下,当地为了尽快腾出土地出售,才发动了这次突击「清零」行动。

他说:就是郑州整个这段时间非常紧张。整个城市在四环内或者四环外面挨著四环的、以前没有拆掉的,这个叫「清零」计划,全部都把这个房子拆了。这段时间正推进这个工作。大部分都已经拆了,但是还有个别的抗拆迁,他们的房子还在。不把这些房子清理掉,这个地方就没办法形成净地,他就没有办法供应土地。他是一个恶性循环了,他房地产形势不太好,没有开发商愿意进入这些村子搞开发。政府可能基于财政压力,继续供应这些土地,现在这是很矛盾的一件事。

石先生还表示,此前吴天君抓捕并强行判决维权人贾灵敏。在法律框架内维权的通道被封死,就是逼著村民依靠暴力维权。

他说:他们把贾灵敏抓了给判了,贾灵敏是搞拆迁维权普法的,是跟你讲法律的,判贾灵敏绝对是他个人主导的。体制内的、据我们了解的包括检察院包括法院,抵制意见是很大的,但是就是他个人推动,硬是把贾灵敏给判了。判了之后出现了范华培(事件)。很明显,你不给老百姓讲法律,也不让老百姓去学习法律,也不按法律来,那自然就依靠自然正义来实施暴力抗拆的。

据官方的资料显示,吴天君于2012年2月出任市委书记。而在此之前,主政新乡市的吴天君,将全市3571个建制村规划为1050个新型农村社区,称要在规划实施的5年里,要先建成369个新社区。而这种大规模的拆建,成了吴天君上位的主要政绩。

吴天君升任郑州市委书记后,计划郑州市在数年内建成四个开发区、六个城市区及县城、产业集聚区。共启动拆村627个,动迁175万人,郑州全城范围内保持著每年拆迁100多个村的进度,郑州建城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暴力拆迁运动。

代理拆迁案件的律师朱孝顶此前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即表示,律师团在郑州调查了96位拆迁户,他们在遭遇暴力强拆时,共报警1590次,遭打砸门窗、泼粪、泼机油、故意毁坏财物、摧毁房屋、非法跟踪、殴打、恶意断水断电等,大多拿不到受案回执,迄今所有案件均未侦破。

石先生称,郑州征地的模式,是先拆除变成净地,纳入地方政府的土地储备,然后再挂牌销售给开发公司。但目前这些土地强拆都不符合法规,但郑州市以城中村改造的名义,规避国家法律。

石先生表示,去年5月发生范华培杀死多名强拆者后,吴天君也在当年落马。郑州当地的强拆行动一度放松,官方也不太敢采取非常恶劣的暴力措施。但是吴天君落马后,当地相对安静了一年多,但新上任的官员依然给下级施加了巨大的压力,市长压区长,区长再压街道办,然后导致矛盾再次激化,导致再出血案。

郑州当地律师任全牛透露,涉及数百个村庄的强拆,其中99%不合法。但在行政指令的强压下,民众根本没有法律维权的可能。

他说:专业代理拆迁的这个律师说郑州这个拆迁啊严格上说百分之九十九严格意义上来说没有一个是合法的。都有各种各样的违法问题。你通过正常的途径维权基本上是达不到目的的。法律上很难得到公平公正的处理。

至今为止,郑州市政府拒绝就郑州强拆的现状给予任何评论。该市政府的多部电话一听采访拆迁即挂断电话。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