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政府继续盲目投资 民间财富料遭搜刮

2017-02-2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6年4月14日,大连的东北特钢工人正在熔炉旁炼钢。(法新社/Imaginechina)
2016年4月14日,大连的东北特钢工人正在熔炉旁炼钢。(法新社/Imaginechina)

全国有23个省市近日相继公布本年度固定资产投资计划,其总额超过40万亿元人民币。去年全国生产总值创26年新低,新一年的基建投资预算,反映各地政府仍继续盲目投资,漠视政府债务问题。在这种压力下,民间财富再遭洗劫无法避免。(黄小山/程文报道)

中国媒体报道,到上周五(17日) 为止,中国已有23个省公布了2017年固定资产投资目标,投资额累计超过40万亿元,加上尚未公布的省份,今年投资料不少于45万亿元。

这还仅是一个已浮面的初步资料。本台统计官方公布的资料显示,媒体在使用资料上表现克制。一些基建计划的资料未被引用。

在此之前,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16年的全国生产总值(GDP)约近75万亿元,增速为6.7%,落后于2015年,更创下自1990年后26年来的新低。

不愿具名的观察人士陈小姐透露,从这些巨额投资资料显示,这几年依然没能找到经济止滑的办法。以前的事例证明,政府巨额投资会带来的恶果,至今还在延续。另一个后果是,老百姓再次面临通胀打击,经济状况还要继续恶化。

她说:因为中国经济嘛,从前年开始,去年和今年中国的经济就非常非常的糟糕了。只是内部的东西,政府他是想通过这个拉动这个经济的一个流动,然后一些民间的经济对政府充满信心之后,然后大家可以放心的把钱拿出来做一些东西,如果政府他这样子来做的话,他物价肯定会升高,肯定会通货膨胀,然后人民币会继续贬值。

她认为,在政府工作报告上高大理由的背后,还有一个各地官员乐此不疲的主要原因,是政绩和个人利益。根据现行的官员业绩考核办法,能被看到的政绩,依然是主要的考核因素。此外,常态的腐败,也是各级官员热衷于巨大投资的原因。

她说:最大的动因,第一个就是地方的政府官员,他想有政绩。城市建设投资,最基本的就是一些城建项目,因为城建项目这一块的金额是最大的嘛。你知道吗,我们这里那个桥,之前那个桥投资了差不多几千万吧,在修好没有竣工的时候就塌过一次,然后还没有到五月时间,这个桥整体就报废了。在中国政府,腐败一直是存在的。

在涉及高额的债务问题时,她表示,各级官员根本不关心债务问题,无论是现行的官员选拔模式还是责任划分,以及最后国家以大量发行货币兜底的惯例,都注定官方压根就没想到过还债的问题。

以经济状况位于中游的四川省官方发布的资料为例,该省计画在2017年在工业领域投资完成9000亿元;交通方面,称要力争完成铁路投资300亿元,公路、水路交通投资1100亿元;能源方面完成投资300亿元;水利完成投资260亿元以上;旅游方面力争完成投资1000亿元以上。合计投资额在1.19万亿以上。而2016年该省官方公布的全年GDP总额为3.26万亿元。

官方资料的真假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目前的四川财政都不足以支撑如此天量的投资。巨量的投资,将增加巨大的债务压力,并转移为全民承担的通胀恶果。

而此前,四川省政府在面临230亿元的川煤债务危机上,至今毫无作为。而另一个重灾区的东北三省,资料依然居高不下。

辽宁省省发改委称,2017年全省计画安排亿元以上建设专案2885个,计画投资5210亿元。

黑龙江则提出了2017年将在固定资产投资将在2016年3760亿元的基础上,增速7%。与之相对应的是,全省一片萧条,龙煤集团500亿债务窟窿至今无法填补。其中,无论是涉及辽宁的东北特钢还是黑龙江的龙煤集团,官方强推的债转股不但难以为继,此前也一直被批评为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再次对投资方进行洗劫。

这个说法得到原专责海外宣传的媒体人龙镇洋证实。他表示,在巨额的到期债务下,官方力推的债转股模式就是证据。在官方的高压下,即便是银行方面为了规避负责人个人承担抵制上级的政治风险,即便是清楚这严重违反经济规律,他们也都会接受。

龙镇洋说:按照正常的市场经济的这种考核的标准去要求他们的话,他们肯定不愿意接这种烂账的嘛,但是呢如果在整个国家这个政治已引发政治挂帅,一切的这种经济规律,经济的逻辑都要让位于这个政治的逻辑,这种情况下,人家就拽住政治责任不负经济责任了。

龙镇洋还认为,目前所公布的超40万亿,这个资料来源于政府工作报告,但因为官方资料的可信度多有问题,所以,该资料不意味著是真实的。目前所透露出来的固定资产投资额度非常高,并且孕育了越来越大的崩盘危险。加上官方现在严控外汇,民间资本避险路径被堵死,因此会再次参与到抢夺固定资产,催生更大房地产泡沫。

他说:非常高非常高,包括外资包括民间资本早已没什么可投的了,做实业的特别是做制造业的很难生存,最后还是只能依靠这个投资来拉动会导致那个资产价格还会增值。比方说房地产,他现在那个投资的这个效益真的逐渐变成一块钱投资可能都产生不了五毛钱的这个GDP。这个民间的资本增值保值的办法就是换成美元,这是唯一的生路。你如果资金出不来呢,你最后就是跟著它一起崩盘,都明白这点,但是他没有提高出来只能跟著水涨船高去抢夺那个资产。

官方资料的真实性备受质疑。比如,官方在年度用电量资料上,电力协会自己发布的2016年和2015年的全年用电量资料就前后矛盾。

此外,官方称,2016年全年用电量增幅为5%。但这个资料几乎立即被煤炭行业的资料给否定了。全国煤炭工业协会的数据称,2016年全国煤炭发运量19亿吨,同比下降4.7%,年煤炭产量下降9.4%。此外,这还是在从9月份以来,水电发电量减少,火电增速加快的背景下得出的资料。同时,煤炭工业协会负责人在内部谈话中还透露,2016年全国煤炭消费在连续两年下降的基础上同比继续下降1.3%。

这个资料从发改委也间接地得到了证实。该机构发布的资料显示,2016年1~9月累计发运煤炭13.7亿吨,下降9.1%。

自2015年开始,随著经济持续下行,和经营环境恶化,中国官方下令禁止唱衰经济,并持续发布真实性无法确定的资料提振信心。同时,加大外汇管制,并限制民间资本外流。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