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雄安新区出于领导意志 财经界恐烂尾

2017-04-0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中国月初突然宜布在河北省辟设雄安新区,规划范围涉及河北省保定市内的雄县、容城、安新3县及周边部分区域。(保定市政府微博图片)
中国月初突然宜布在河北省辟设雄安新区,规划范围涉及河北省保定市内的雄县、容城、安新3县及周边部分区域。(保定市政府微博图片)

中国月初突然宜布在河北省辟设雄安新区,并强调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后,另一具全国性概念的新区。公布发出后,“雄安新区”的名字犹如“平地一声雷”,受到广泛关注。但财经界的舆论显示,秘密决策不但程式违法,同时也是领导人个人决策的样本。而背后的环境和经济因素,可能引爆雄安新区的整体危机。(黄小山/程文 报道)

设立雄安新区的消息,官方选择在四月一日愚人节当天公布,很多有幽默感的人,还以为只是一次愚人节笑话。直至看见官媒新华社“授权发布”的原文,才知道已是事实。

通报显示,雄安新区先期开发的面积约100平方公里,中期发展区面积约200平方公里,远期控制区面积约2000平方公里。

一夜之间,原本属于河北省保定市内的雄县、容城、安新3县及周边部分区域,房地产价格立即飙升。此后传出雄县县委书记吴亚飞在新区宣布成立的4天前落马,原因是以即将成立新区的内部消息谋取私利。

而官方采取的措施,则是彻底停止地产交易,查封中介机构。而另一个举措则是冻结户籍。官方解释称,类似措施是防止投机客投机。

在官方的通报中,强调了该新区是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决策。而此前多次以公开讲话表示效忠习近平的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则再次紧跟,当天召开市委常委会议表态,表示天津坚决服从,配合设立新区的政策。

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周一和周二两天,则带著省委副书记赶到雄安新区调研。国家发改委主任则表示,为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重大决策部署。

就在高层官员一遍效忠声中,经济界则还是一片愕然。

一位要求匿名的观察人士指出,该决策出自习近平本人已十分清晰。美国前财长保尔森2年前在他的回忆录中披露,成立类似的新区是习近平个人意志。另一个被证实的消息则是,该区域实际上也是习近平母亲齐心的家乡。

观察人士指,宣布成立新区的同时,官方表现对市场行为的排斥,甚至是严厉的管控,都显示这并非一次更开放的措施,而更像是一次集权的实验。

他说:美国财长在他那个回忆录里写到的,他知道这个事,就是习的个人想法,就说在河北搞一个,然后你也看到那里有人提了吧。就白洋淀那一带实际说白了就是他妈的老家,他自己很早就有一个想法要大搞一个跟邓小平那时候就跟深圳一样齐名的项目。现在看就苗头很不对,就说他的这个思路虽然是想跟邓小平齐名,但是他根本不是用改革开放那一套搞法。他要彻底控制,不准有任何商品房的专案,必须要搞像廉租房这种。说白了就是一个社会主义试验区啊。但是他要把全国的资源往里面砸嘛,因为他有这个独断的权力。这个很可怕的。

观察人士还强调,到目前为止,没有看见人大参与的资讯,而只是个人意志代替国家决策。而各级官员则人人赞好,这本身就很不正常。

他说:其实跟人大毫无关系,我估计党内其他高层没有权力插嘴这件事情,你看他的那个档里头对这个雄安新区的这个定调和自我评价已经到了完全不要脸的地步,千年大计什么之类的。最明显就更看出这个是完全不懂任何经济规律和社会发展规律,也不懂城市规划的一个二货在上面瞎搞啊。独裁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啊,他说一就是一,不能有任何二的说法了。现在你跟他作对,你想想这是个什么下场啊。

经济学者温先生也认为,相比以前的浦东新区和天津滨海新区,都有一个理论预热和人大层面的渐进过程,而此次新区成立在法律层面上的缺失,已经无人去质疑了。

他说:大概就是这么忽然一个非常宏大的国家,定调非常高的一个所谓的新区计划嘛,高调宣布嘛。之前比方说像这个滨海新区啊,或其他的还是有一些无论是理论上的预热还是政策通过立法层面,包括什么人大啊,都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嘛。当然他是以党中央国务院的名义宣布的嘛,反正这边也不会有人去质疑法律层面的这个程式的缺失。

而从经济本身的角度看,此外,相比深圳和浦东这样的区域优势,无论硬体还是软体,雄安都不突出。即便是此前的天津滨海新区,在经历的前期的热闹之后,现在都陷入尴尬,并出现大量的烂尾专案。同理,雄安新区在几年之后,是否还能得到行政扶持,还是未知。

他说:附属在北京城市的一个功能逐步往外挪移,这可能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不是雄安这个地方就说不太清楚了。另外要把雄安这个区域建设成什么可以媲美深圳或者上海浦东的这么一个经济特区的话,那显然是在做白日梦嘛。不管是资源投入还是未来包括政治政策可持续性现在都经不起推敲嘛。滨海新区就是一个典型啊,从投入产出,从资产负债包括大量烂尾工程来看肯定不能算成功吧。

而另一个尖锐的批评是,按惯例,习近平还有5年任期。但据当地的条件,5年甚至难以完成前期准备工作。5年之后,人走茶凉的雄安新区将陷入难以收拾的困局。

例如江泽民时代倾尽全力打造的上海浦东新区,从1992年开始到初具规模,历经三次升级,一直到2009年才成为如今的模样。而胡(锦涛)温(家宝)时代的天津滨海新区,即便是有从1994年开始的10年前期酝酿,到2005年升级到国家层面,至今已难以为继。

事实上,现在已有的17个各种具有国家试点层面的新区,除最初的特区深圳和后续的浦东,其馀的都乏善可陈。

相对官方的强推并严禁非议,民间的批评则转向河北省最大的湖泊“白洋淀”的环境承载能力。此前,包括财新传媒在内的媒体,在最新的报导中,也再次对白洋淀严重的环境污染进行了跟进。

早在12年前,当地就拟用高达80亿的投入对白洋淀的环境污染进行治理。但12年过去了,白洋淀的环境灾害记录,则更为频繁。即便是在去年4月,环保部约谈河北保定,但最后不了了之。

在2016年年底,保定方面再次提出将投资246亿元人民币用于改善白洋淀的生态环境。但这个说法已经没多少人抱有希望。本台记者统计发现,这已是官方提出白洋淀治理3年行动方案的最后一年。而前两年的所有投入和成效,至今不明。

但在官方划一的赞扬声中,河北省政府,环保部,都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