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鸣》停刊与政论杂志前景

2017-11-0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深圳陈老先生来电,说到民间独立政论刊物《争鸣》日前停刊,这表明专制主义的势力在持续膨胀,不但国内一派肃杀,而且海外的自由思想自由言论也进入低潮。(资料图片)
深圳陈老先生来电,说到民间独立政论刊物《争鸣》日前停刊,这表明专制主义的势力在持续膨胀,不但国内一派肃杀,而且海外的自由思想自由言论也进入低潮。(资料图片)

在香港坚持了四十年的民办独立政论杂志《争鸣》宣布停刊后,海外的自由政治论坛空间还有几许?香港《前哨》杂志总编辑刘达文先生接受本台专访时认为,大陆仍处于信息封锁下,市场还是有需求和支持者。(严九鼎 报道)

刘达文认为,自从内地将收紧言论,消灭异议声音的铁尺伸到香港,经历铜锣湾书局五子风波之后,香港的确产生了寒蝉效应。但这个因素不是特别重要,因为香港毕竟还有自由空间。《争鸣》停刊不是因为政治气候,也不是财政问题,因为《争鸣》即便亏本也只是亏一点点,大致持平。停刊主要是因为创办人温晖先生辞世,继承者失去了继续办刊的意愿。

刘达文认为,直接影响政论刊物销路的有两个因素,第一,以前买这些政论杂志的多数是大陆自由行来港游客,尤其以中低层干部居多,他们需要从这些海外刊物探知党内形势的消长。但是自从大陆海关打击所谓“禁书禁刊”之后,干部们不太敢了,因为他们被查出后处理比一般人要严厉。但这个因素不如下一个因素更直接,这就是,大陆经济并不如喉舌宣传所讲的那么好,而是相当差。过去大陆游客买政论杂志和禁书,报摊上十多二十种根本不看内容,全部买下回去慢慢看,现在没有那么豪气了,都是翻看看内容再买或者根本不买。这些因素就形成可香港政论杂志市场的萎缩。

现在,《前哨》成了香港仅存的民间政论杂志。过去一个月买三万多份,现在缩减到一半。但坚持下去是没有问题的。毕竟市场需求还是很大,主要还是身处信息封锁下大陆客的求知欲在支持。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