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事件惹揣测 中国系统性消灭政治犯

2017-06-2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4年被迫害致死的曹顺利。(RFA资料图片)
2014年被迫害致死的曹顺利。(RFA资料图片)

中国著名政治犯、诺贝尔和平奖得奖者刘晓波,周一被曝出身患晚期肝癌、获准保外就医。这是继曹顺利事件后,又一宗曝光的政治犯遭迫害个案。多名当事人明确指控,官方是系统性地摧残他们的身体。(程文 报道)

据刘晓波的妻子刘霞的视频信息显示,刘晓波的病情十分危重。但在此之前,刘晓波的健康状况不为人知,连亲人也不知他入狱后的体检状况。

而3年前,另一位著名的人权活动家曹顺利,在狱中突然病重,并在被官方送进医院后去世。但迄今为止,关于曹顺利的死因,依然掩盖。外界经过持续的争取,也没法获得完整的病历。

于2015年死亡的张六毛,则是另一起政治犯在被羁押期间重病死亡的案例。但他们只是类似的死亡案例中,少数因受到外界关注而获披露。

一位维权人士透露,有足够证据证明,刘晓波和曹顺利的案例绝非偶发事件。区别只是他们的遭遇被外界重视。比如,一位名叫孙兵的政治犯,入狱时还没有问题,但几个月之后就成了肺癌晚期。

孙兵向本台证实,他因为2014年在天安门前用墨泼污毛泽东像被捕,当时送进去的时候,做了体检,显示身体正常。但几个月之后,监狱方面的体检后告诉他是肺癌晚期。但在看守所期间服药之后状态反常,至今记忆犹新。

孙兵:看守所,有一天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是七七事变嘛,那一段时间。当时我记得很清楚是7月6号还是7月7号,2014年的。我当时身体有点不舒服,当时大夫给我吃药,吃得我当时就起不来了,基本处于瘫痪状态。一直到第二天,身体还是软绵绵的。我当时是3月6号下午、晚上进去的,我进去之前,他们做了个体检,我身体应该是正常的,对不对?而且就那么短的时间,然后短短的不到半年多,7、8个月,就是肺癌晚期了嘛。

孙兵还透露,从最初的突然得病,到后来被检查出肺癌后,监狱方面又故意隐瞒,不让他第一时间就获得治疗,以至于耽误病情。目前,他的状况很差,吐血,死亡随时可能会降临。而官方至今年春节后,也基本对其治疗的情况不再关心。

蒙古族民权领袖哈达,此前也曾向本台表示,他被关押期间,可能遭到有针对性的下毒。后来才获得同监舍的狱友相告。

人权活动人士贾先生也就此提出了指控。他2014年因为声援香港学生的占领运动,他被广东警方抓捕,在看守所期间,发现了政治犯被强迫服药的情况。而其他的刑事犯则不用服药。

他说:2014年我被刑事拘留嘛,关在那个佛山的那个看守所,就是那个广州国保指使那里面的人、在我的饭菜里放药物。从那几天开始我的身体状况非常不舒服,就非常难受。类似的事情还有过好多次。

贾先生还透露,他后来还打听到,他分散在各地的朋友、因为政治原因被抓捕之后,也都被服药。

他说:有点我是可以确定的,我知道共产党他这个维稳系统经常用一种方法来对付这些异见人士,包括那些访民。就是下药这个我是确定的,并且我自己经历过很多次,我也知道有我认识的其他朋友也有同样的经历。我知道的有北京的葛智慧,武汉的张毅,还有之前那个在广州啊在山东连续被关押超过两年的张皖荷,就刚放出,今年年初刚出狱的。我知道都已经有好多个了。

另一个指控官方强迫用药的人权活动人士赵长福则指控称,在看守所里被迫服药之后,他发现自己的脑子都出现了变化,甚至连上网都不想,什么都不想看。而这种现象,直到出来很久后才慢慢消失。

他说:我在看守所里曾经也被迫吃药的,我是2015年8月7号刑拘。到了江阴看守所第三天去,第二天就开始吃药吧。他说的我是高血压的药。跟我关在一起的大概有十四五个人吧,就我一个人吃药,在我出来前的三天左右,有一个人跟我这样讲过,他说,我必须要看著你把药吃下去,我的工作才能完成。我放出来以后,我就感觉我回来什么东西都不想,连微信都不想上都不想看,就这种症状。

据一位知情人张女士透露,作为政治犯,他们被关进去之后,有两种待遇不同于一般的刑事犯。比如,她真正需要治疗的基础性疾病,他们不给治疗,导致她的病情加重。而她一个政治犯朋友刘星,被关押在山东泰安监狱之前没有高血压,但看守所就强迫他吃一种所谓的降压药。这种药的后遗症导致他神经受损。

她说:监狱他就有这种情况,就说他有高血压就给他吃药,说是高血压的药,因为他从来就没有高血压,从前没有现在也没有,也不知道那个量血压的机器,就说他有然后强迫他吃,这个高血压后就记忆力减退,完全断片。什么东西都想不起来,出来以后好多东西都想不起来。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表示,从709案中可以发现,这些被抓的律师和公民被强迫吃药,并且对他们的身体造成的严重伤害已有目共睹。但迄今为止,官方并没有给出一个让人信服的解释,相反,还因为欲盖弥彰,让此事更为引人关注。

胡佳还指出,官方对政治犯的系统迫害中,特别是身体有基础性疾病的政治犯犯,则面临更紧迫的生命危险。他此前因为肝脏有病,被抓后,因条件恶劣和被耽误治疗,很快演变为肝硬化。

本台记者也获悉,另一个被秘密羁押的政治犯黄琦,因为肾病被耽误治疗,目前生命也面临严重的威胁。但迄今为止,绵阳警方拒绝透露任何关于黄琦的信息。

有大陆媒体人也告诉本台记者,除了政治犯,一些涉及到中共高层丑闻的被羁押人士,其命运也属堪虞。此前卷入薄熙来案的大连万达董事长徐明、江西王林,都在羁押期间死于重病。而他们因为缺乏外界的同情,而处境更为尴尬。

2013年中以后,当局加强了对社会控制,其中明确要求要敢于挑战境内外敌对势力。大批公共知识分子、律师和记者,都成为打压对象。而直接针对他们的身体迫害也日趋突出。其中,于2015年全面推行的多部门联动,甚至多次跨境执法,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警惕。2017年6月的最新消息显示,官方针对境内外政治异议人士的镇压有可能升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