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双非孕妇亲述到港产子经历“真的后悔”

2013-07-1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2年1月18日,香港街头上一孕妇。(法新社图片)
2012年1月18日,香港街头上一孕妇。(法新社图片)


双非(夫妻双方都不是香港人)孕妇问题困扰香港多年,直到今年特区政府全面暂停大陆孕妇到香港产子配额后,香港的医疗资源压力才得以喘一口气。今集专题节目,我们采访了一名双非母亲,同大家讲下她到香港产子的亲身经历,以及为何后悔当初自己的选择。(潘加晴报道)

在广州居住的黄女士,从没打算做双非(夫妻双方都不是香港人)孕妇,但因为是第二胎,超生将面临严重的经济处罚,在临盆前两星期才考虑和决定到香港产子,赶到尾班车,于去年一月在香港顺利诞下一名儿子。

她说﹕“原先没有这个计画,最主要是我们不准生第二胎,如果要生,我老公要罚10万元(人民币),我又要罚10万元,加起来都20万。另外,我老公是广州市郊一村庄的村民,在当地(公社经营业务)有股有红分,是终身制,如果超生要入户口,他的股份会全被没收。当时想法是这些钱(中介费)一次过交付,几年后都可以归本,就想过到去(香港产子),回来又不需要入户口,不会惊动任何人,对我们不会造成影响。”

黄女士说,她是以自由行到香港,一星期的产子之旅,花费10多万元人民币,其中10万元是给中介公司,其馀就是医疗住院费用。她说,因产期太晚,她的中介费都比别人高出3、4万元,但中介公司在合同上都保证,“不成功入境,全额退款”。

“这些人都好专业,他们本身是香港人,一班人开商务车过关,我就夹在他们之间,一般孕妇脸容都比较憔悴,他们为我化装,看似到香港旅行购物,总之不会令人怀疑是孕妇模样。如果你紧张,他们会教你坐在车内玩手机,什么都不需要理会,他们会在车箱内说笑,讲饮讲食。过关时,有人收齐证件给一名关员盖章,另一名关员则帮我们量体温,都无需下车,当叫到你的名字时,就将头伸出窗外给关员量体温,无需下车或站出来,所以就容易过关。我(当时)坐后座,前座的椅背刚好遮住了我的肚子,加上冬天,戴上围巾,又化了装,根本不像个孕妇”。

到香港后翌日,黄女士被安排到港安医院做检查,第三日便剖腹分娩产下儿子,住院三日两夜,中介公司安排婴儿证件办理,第七日,黄女士就返回内地坐月,完全用尽七日自由行的停留期。

她说﹕“其实中介公司同医院已经挂了钩,随时入院都可以预留出一个床位,他们主要同主诊医生(有联系),我们要支付一笔钱给主诊医生,但无任何发票收据,可能这是等同预留床位(费用),明明是没有床位,但可以留出一个床位给你。(记者﹕医生收了多少钱﹖)给了医生3万5千港元,出院计数,总共花了8万元,减去3万5千元医生费,(4万5千元)就是医院实际单据的收费。"

冒着生命危险顺利到香港产子的黄女士原以为一切雨过天晴,但忧虑日后儿子长大,读书入学又成为了一大难题。留在广州读书,需要支付高昂的私校费,因为无户口,无法入读公立学校,又不得领取学费津贴。若留港升学,就意味着儿子可能与没有居港权的父母分隔两地。若留在内地生活,则要跨境上学。黄女士有一深圳的朋友,每天过境带女儿到香港上学,长途跋涉,每日回家后都身心疲惫,夫妻相对无言,半年后终于挨不住,带女儿返回内地读书。

黄女士指,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在法律上已无法取回内地户籍),进退两难,令她感到非常后悔。

“如果你问我会不会后悔,我真的后悔,因为读书很重要,孩子要搬来搬去好麻烦,如果在幼儿园时没有到香港,到小一时才到香港上学,他可能会跟不上,因为你们教育和我们不一样,你们注重英文,我们注重国语,也担心他不能适应,孩子怎样也有个适应期,所以你问我有没有后悔,我非常后悔,不是金钱的花费,是日后带来的不便。当时只是想到那边(香港)给了一笔钱,生完取得户口,返回(大陆)就可以见得光,可以做自己的事,不用理会其他事,又不会被告没收(公社股份),当时就这样冲昏了头脑,没有想清楚回来还有许多手尾烦恼要跟进,完全没有考虑如此深入的问题,将来孩子怎样读书﹖......“

黄女士表示,目前只能见步行步,希望未来两、三年大陆的政策会有改变,能够帮助他们的双非子女。

据统计,香港的双非儿童自2001年至今已累积逾20万人,预计未来几年,情况仍会持续,对未来香港的教育资源和社会福利做成一定的压力。而双非儿童的成长、生活、教育、身心健康等问题也逐渐浮现,成为不少家庭的困扰。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