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中美就中国空气污染指数之争

中国环保部官员在世界环境日不点名批评美国驻华使领馆,在中国发布空气污染数据不当,干涉中国内政。不过民间对美方行为发起声援,反而对中国政府打压民间环保维权、掩盖污染问题、发布虚假数据发出强烈抗议。(毕子默报道)
2012-06-2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BJ_air_pollution2012_03_100.jpg
2012年3月17日傍晚的北京。图为被烟尘笼罩着的中央电视台新楼。(法新社图片)

6月5日是世界环境日,主题是“绿色经济:你参与了吗?”。

在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当日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2011中国环境状况公报》,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表示,监测结果表明,中国去年的环境品质总体保持平稳,但仍然面临著许多困难和挑战。其中,全国89%的城市去年空气质量达标,噪音污染和辐射环境品质分别为较好和良好,生态建设进展较好,但水质污染问题突出,农村环境问题也日益显现。吴晓青表示,国家财政部、环保部和国家税务总局现正著手研究起草环境保护税法的草案,期望透过开徵环保税使企业为排污造成的环境污染损害承担相应成本,从而达到调控企业环境行为。

而在答记者问环节中,有中新社记者就外国驻华使馆发布中国空气污染监测数据做法徵询吴晓青的意见,吴晓青对此提出强烈抗议。他说,这种做法违反国际通行的法规,也不符合中国的要求。根据“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和“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外交人员有义务尊重接受国法律法规,不能干涉接受国内政。发布空气质量系政府权力,只有中国政府有权监测空气污染指数。他要求这些驻华使领馆“尊重中国相关法律法规,停止发布不具有代表性的空气质量信息。”

目前,美国使领馆在北京、上海等地,按照美国采用的PM2.5标准每日监测当地城市的空气质量数据并在网上发表。

对于美方的做法招惹中国政府不满,有大陆网民就“路见不平”。结石宝宝的蒋亚林说,中方的提法完全是无理取闹,她赞成外国使馆公布数据的做法。她说,北京的空气污染问题严重,不少人、包括只有十多岁的小孩都因此罹患癌症,当局却没有采取切实措施改善环境,反而试图掩盖实情,最后结果还是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受损。

蒋亚林:“外国使馆的公布违背哪个国际法了?那人家国家也欢迎你去公布呀,你在其它国家不也有大使馆嘛?你去公布嘛,看人家怎么说。这个说法,我觉得这个人真的完全不懂法。北京现在的致癌的发生率很高,十多岁的小孩都有,人家十多岁的小孩怎么可能会有这个病呀?这不都是空气污染惹得祸呀?你有了问题不怕,关键是要去解决办法,不是去捂、去藏、去盖。我觉得我很欢迎外国使馆这样子去公布,说得最难听一点就是,最起码你让我死也要死个明白,不要做个糊涂鬼吧?所有的东西本来就不好的,你再怎么掩盖它还是不好,受伤害的还是人民群众自己的身体。”

中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的外交抗议,目前已成为了不少大陆网民恶搞的对象,一种所谓“违法体”正在网上大肆流行。网民纷纷发挥创意,有网民在微博上故作紧张地说,自己不小心说了句话抱怨空气混浊,行为已属泄露国家机密;也有人恶搞说自己放屁污染了祖国的空气,恳求政府给机会他将功赎罪,将他发配到美国去污染他们的空气;更多的人则揶揄中国政府,呼吁中国驻美使馆以中国标准监测美国空气质量并进行公布。

事实上,美国政府也对网友的这项提议公开表示欢迎。美国务院发言人说,他们的行为没有干涉中国内政,也不存在违反“维也纳公约”,他们会坚持继续在大陆发布有关监测结果,甚至有意在其它地方领馆推广这种做法,美方也完全不反对中国驻美使馆发布美国当地城市的空气品质报告。美驻华使馆发言人解释,他们发布空气污染数据意在向居住在中国的美国公民提供信息以确保他们能够在基于安全的情况下做出日常决定。

对此,中国外交部在次日作出回应,说中国没有兴趣公布美方空气品质的数据,也认为这样做不专业。

中美双方就大陆空气质量问题争执不已,到底谁的数据更具公信力?为了解开这个谜团,大陆各地不断有市民决定不参考两方面数据,进而加入“我为祖国测空气”行动,透过自测去切实了解当地的空气污染水平。

从市民在微博上发布、用PM2.5仪器量度出来的空气结果可见,有些城市的空气污染达到危险水平,有些地方甚至显示达到“有毒害”级别;很多人说自身监测到的数据远高于官方公布水平;也有人提出,根据美国的标准,其实大家日常都在吸入不健康的空气。

美国目前采用PM2.5标准测量空气品质。PM2.5是指直径小于2.5微米的颗粒物,也称为可入肺颗粒物,其特性是含有大量有毒有害物,且容易被人体吸入并聚积在肺部。除了美国外,欧盟、日本乃至印度均已采用该控制标准。

不过,中国目前仍以PM10监测空气污染水平。对此,很多民众提出质疑,认为中国采用低标准去探测空气,目的是当局要掩盖污染实情,这样做无疑是以牺牲民众健康去换取政绩。

除了市民以外,在中国的许多环保团体近年也采取各种措施向政府施压,期望当局能够采取措施提高环保标准。绿色和平组织在北京的传媒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它们一直关注中国城市空气质量问题,它们的工作包括进行各种调查去对比一些环保标准的优劣,希望能够推进政府改善相关工作。

绿色和平:“目前来说城市的空气质量问题,这个是我们一直在做的工作,我们也一直在关注。我们是一直在推进它相关的一些,因为之前有一些标准就不是特别的,比如说早几年一直在公布PM10这样的东西,我们是说有一些排放物、污染物是需要纳入新的标准、制定,我们会有一些调查会去讲哪一些好、哪一些不好。”

近年,中国民间的环保意识正逐渐增强。好像2007年发生的厦门PX散步、去年发生的大连市民反对PX游行和广东海门抗议火电站大型示威等众多大型群体运动,都牵涉到环保问题。民众的环保热情渐渐对政府施政造成压力,对促进环境带来有利影响。比如最近民众对空气指标的强大质疑,就促使中国部分城市开始试行改以PM2.5作为监测标准。在珠三角地区,当局在九个城市分别增设了PM2.5的测试点,不过市民普遍认为通过新标准检测出来的空气质量仍然远远优于他们的自身感受,很多人质疑官方数据造假。有广州市民陈先生对记者投诉当地的空气质量恶劣,对于官方数据说空气质量属于良好级别,他将信将疑。

陈先生:“环境空气我就觉得很不好了,亚运之后都差了。我现在就(对政府的数据)半信半疑了。不要说是这些事,整个社会的其它事情,宣布好的,都不一定是那么准确的。政府不准确、报纸也不一定准确,帮政府说话的人都不一定准确。”

从市民自测空气到政府采用新标准的数据受到质疑,事件都显示民间对政府的不信任。要提振政府公信力,则政府工作必须受到民间监督。事实上,中国环保部部长周生贤在世界环境日出席在首都北京召开的“以环境保护优化经济增长暨纪念‘六﹒五’世界环境日高层论坛”时也提到,搞好环保关键要善用民间力量。他说,政府“要把群众高兴不高兴、满意不满意、答应不答应作为检验环保成效的尺规、改进工作的指南。”官民合作能有效推动环境保护,不过目前在中国,这种情况似乎未见发生,民间和官方更多时候是处于对立状态。福建“屏南绿色之家”负责人张长建因长期从事环保维权,过往不断受到官方打压。他对记者感叹,中国的污染问题无法得到解决,这是因为官员本身就参与其中。他说,下级政府官商勾结、上层环保部门不作为,同时民间力量受到压制,如此一来,政府立再多法例去保护环境也是徒然。

张长建:“这番话只是做秀的话,中国的环保根本上是没有公众、没有群众讲话的馀地。你如果真的要做好环保,必须要靠民间的力量来做,民间的力量的话,它可以24小时在无偿地监控环境问题,但是如果你真正提出环境的问题,你都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的。中国的法律只有对付老百姓。如果环保能真正作为的话,让民间的环保力量来配合的话,它污染它敢那么嚣张么?污染企业就是有环保部门给它撑腰,都是官商勾结、官商制造的。”

根据“世界环境日高层论坛”上公布的数据,去年中国的环境污染损失超过两万亿,占GDP比重逾6%。环保部长周生贤承认,一些地方干部在发展策略上仍以提高GDP挂帅。他呼吁今后继续积极推进环保产业全面升级,通过环境保护优化经济增长。不过,会前周生贤也撰文强调“中国不能用停止发展来解决环境问题”。

世界银行五年前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环境污染导致中国每年有76万人非正常死亡。而中国官方今年也首次承认,全国有3亿农民饮水不安全,城市地下水则有逾半数污染严重。联合国提出,享有安全卫生的饮用水和公共卫生环境是一项基本人权;而号称人权事业取得“举世瞩目巨大进步”的中国,在GDP持续增长的背后,喝一口乾净的水、吸一口新鲜空气、吃一口放心菜,却成为举国人民的奢望。以牺牲环境作为发展经济的代价这种发展模式毕竟不是一项可持续发展的政策,环境一旦受到污染,很可能会不可逆转。希望中国政府尽快意识到这一点,回头是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