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香港回归改变大陆 民主人士感失望

2017-06-2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藉香港回归改变大陆 民主人士感失望(粤语部制图)
藉香港回归改变大陆 民主人士感失望(粤语部制图)
Photo: RFA

藉香港回归改变大陆 民主人士感失望

香港回归20年,不少本地人认为香港的核心价值正逐渐消弭,一国两制亦面临考验。香港回归初期,渴求民主自由的大陆人士,寄望借助香港回归,有利推动大陆民主发展,也透过加强交往,逐步改变国内官僚作风及贪腐情况。但国内的维权人士都对当前情况感到悲观。他们更指出,若香港人不积极捍卫一国两制,一国一制很快便会出现。(黄乐涛 报道)

多年从事民主活动的杭州维权人士邹巍表示,大陆多年来,社会亦处于一个封闭的状态,民众根本就没有言论自由及集会自由,大陆民众一直认为香港是一个民主自由的社会,所以希望籍着香港回归大陆,而使大陆走向民主的道路。

但是,邹巍表示,香港回归20年以来,不但未能推动大陆民主发展,反而大陆近年来加强打压维权人士及维权律师,多名维权人士被判刑入狱。而香港更被大陆所拖累,民主自由方面愈来愈退步。

邹巍:这20年来,我们可以说大陆的民主自由,是非常不理想的,甚至是影响到香港,那么这样一个大体量国度,在民主方面没有进步,那么这个大体量的情况,同时也拖累了香港,这个曾经充满自由精神的自由港,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他指虽然香港的民主自由不断被大陆侵蚀,但他亦表示一国两制是不会消失的,因为大陆现在社会上民主自由的情况愈来愈差,只是暂时性的,他相信在国际主张自由思想的趋势下,中国将来或会跟随国际潮流,成为一个民主的社会。邹巍亦相信,香港民众一定会尽力去维权社会一直以来的价值观,所以一国一制的情况,将来并不会出现的。

邹巍:香港会不会出现一国一制,我认为从现实当中是不会的,如果出现了一国一制,那就证明中国的民主更加糟糕,因为香港是一个自由港,香港数百万的同胞,一起建设了自由,我想他们亦不会让一个自由港的活力,彻底的消失,民主即使出现了挫折,但它是没办法被消灭的。

曾于网上声援香港“占领运动”而被大陆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判监18个月的广东省维权人士叶晓铮则持不同意见,他认为一国两制会逐渐消失,将来一国一制一定会出现的。

因为香港现在已经逐渐被大陆同化,香港的核心价值亦逐渐消失,所以香港将来亦会与大陆一样,跟随大陆的体制运作,例如在选举权及司法权等等方面亦会由大陆完全控制。

叶晓铮认为,只有大陆给予香港人普选行政长官的权利、在经济方面不要对香港进行干预,以及大陆当局不会随便利用特权对香港施压,这样才可以保持一国两制,但他相信大陆当局完全给予香港自由,这个机会是很渺茫的。

但他仍然劝喻香港人不要坐以待毙,应该努力站起来抗争,捍卫自己的权益,不然香港很快就成为大陆的一个省而已,完全失去了自己的独立性。

叶晓铮:现在可以看见一国两制是已经变了质,已经是很难保持的,因为中国采取多种方式去控制香港,所以一国两制已经不可能再保持了。特别是香港的本土,已经是很多人过去了,特别是大陆这方面的人,如果香港人再不争取的话,可以预见在不久将来,香港就会与深圳、上海等等一样,变成广东省一个特区了。

他指,若果大陆再干预香港事务,除了一国两制消失之馀,同时亦会激发起民愤,令到愈来愈多民众支持港独,令到社会出现政治危机,但他亦表示,虽然有愈来愈多人支持港独,但估计港独难以成功。

叶晓铮:中国现在搞这些(干预香港事务),会激发大部份香港人的反感,都会站出来反抗,可以遇见香港的政治局面会愈来愈动荡,港独我觉得很难成功,因为香港有中国驻军,香港地方小,中国的势力是很强大的,港独应该很难实现的。

叶晓铮表示,虽然他不是香港人,但是亦希望香港可以保持着自己的独立性,希望以香港的民主思想影响大陆,所以即使他曾经声援“占领运动”而被判入狱,但是他日后亦不会害怕,仍然会为争取民主努力,希望在将来大陆及香港同样有真正的自由。

大陆人以悲观的角度去看香港回归20年;已移民香港,成为香港一份子的原大陆人,就如何评论香港回归呢?

籍贯广州市的香港居民廖先生对本台表示,他已60多岁,多年来广州香港两地居住,他指,香港回归20周年,民主方面不但没有进步,反而更加倒退,大陆多年来亦违反承诺,没有给予香港民众真正的自由。

廖先生指,香港人多年来亦不断向政府表达普选的诉求,但政府就一直没有接纳民众的意见,大陆当局一直亦是以高压的手段管治香港,而令到香港人愈来愈不满,更激发起一些年青人,提倡港独,以另类的方法表达诉求。他指,要解决现在的困局,大陆当局就要遵守承诺,还给香港人真正的自由。

廖先生:你应该将普选权,即立法会的普选权,行政长官的普选权,你要还给香港的民众,你(大陆当局)究竟是否相信香港的民众呢 ? 你相信香港人的,就交还给香港人吧。你当年的承诺是这样的,当年你们说明,包括陈佐洱(全国港澳研究会前会长)等等,你说明97以后的选举,只要向中央政府备案,那么就ok(有普选权了),其实基本法上是有写的。

他表示,香港多年来亦没有贯彻实行一国两制,现在香港所有重大的决定,都是由大陆当局操控,而行政长官的人选亦是由大陆当局决定的。当大陆感觉到一国两制威胁到她的政权时,大陆政府是可以随时收回两制的。

而在法治方面,香港回归20年来,大陆多次干预香港的司法权,进行多次的释法,而最近一次释法,是香港立法会议员宣誓问题,最终罢免前立法会议员梁颂恒及游蕙祯的议员资格,香港市民亦多次上街游行,反对大陆当局释法,但是大陆政府并没有听取香港民众的诉求,最后亦坚持释法。

廖先生勉励香港人,虽然现在一国两制没有在香港贯彻实行,但是香港市民亦不要灰心,一定要为自己争取权益。

廖先生:大家一定要出来讲,将民众的意见表达出来,或者是上街举牌表达诉求,风险是会有的,但是有风险亦要这样做,大家也要付出吧,你说完全一点都不用付出,这都不是很现实吧。一定要做,做多做少,一定要让人知道,香港是有一股认同世界价值观的力量。

曾于香港攻读硕士、现在于香港工作的湖北省居民贾先生对本台表示,他5年前来香港读书,毕业后在香港工作3年,表示这5年来,香港在政治方面有很多的变化,认为大陆当局对香港的自由度愈来愈收紧,他担心一国两制会逐渐消失。

贾先生:其实人人都有这种担忧吧,其实大家都feel(感觉)到有些收紧,我刚刚来的时候,遇上反国教游行,之后又有白皮书(于2014年大陆发出的一国两制白皮书),以及最近发生李波事件等等,其实香港人心(失去一国两制)是可以理解的,其实真是有这些担心的,其实我们都不知道最终会发生什么事,我们居住在香港都有这些感觉,我选择住在香港,都希望香港保持与内地的一个驱分,都不希望香港失去了自己的特性。

他表示,自己在大陆长大,眼见大陆经常也限制民众的自由,民众根本就不可能自由表达诉求,而在香港无论是言论及集会方面等等,自由度都比大陆高,所以贾先生希望可以长期留在香港生活,希望大陆当局不要对香港过份管束。

贾先生:香港其实是比较自由,大家发声及表达意见,不会有这么多的禁忌,在大陆说话不可以太出位,不然就会引起一些麻烦,就有可能有人骚扰你,其实我自己不喜欢大陆限制人民自由的感觉,所以觉得香港这个地方,现在是比大陆自由,我们应该要珍惜,不可以令香港变成大陆一样,我自己feel到(感觉)最深刻就是上网吧,因为在大陆上网是很不方便的,不希望香港变得好像大陆一样。

过去20年,香港社会无论在政治上及法治上起了不少改变,而近年来香港社会上亦产生了很多的矛盾,现届政府及新一届政府,亦想尽办法修补社会上的撕裂,尽力保持社会的和谐。

但不少香港居民就认为政府不但未能修补社会撕裂,而政府更未能保持香港一国两制的独特性。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梁云祥则认为,一国两制是不会这么容易消失的,虽然现在中国与香港之间产生了不少矛盾,但是一个制度既然定了下来,就不会那么容易改变,而中国亦要顾及国际形象,若果破坏一国两制,对中国及香港都没有好处。

梁云祥:从形势上来看,一国两制肯定不会变,现在有很多的问题,比如说中央及香港,甚至在香港有出现独立的声音,但基本上这个制度是不会变的,一国两制这个是肯定的,当时定的就是一国两制,而且是50年不变,如果是变了,就是中国社会在国际社会上的名声就很差,而且香港如果变成了一国一制,香港反抗的声音就会更厉害,这个肯定是没有好处的。

梁云祥表示,中国与香港,无论在法治及自由度方面,都与大陆不同,由于制度不同,两者难免会有冲突,而大陆对香港近年来的反抗亦表现愤怒,但这样亦没有办法,唯有两者互相磨合,这样双方才可以完善一国两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