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柱铭寄语港人继续争取民主不要放弃

2017-06-1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李柱铭寄语港人继续争取民主不要放弃(粤语部制图)
李柱铭寄语港人继续争取民主不要放弃(粤语部制图)
Photo: RFA

李柱铭寄语港人继续争取民主不要放弃

香港回归20年,人权、法治被指不断倒退;一国两制名存实亡。前基本法草委、有民主之父称誉的资深大律师李柱铭,接受本台专访时指出,虽然不认为香港有独立的可能性,但社会都应该开放讨论。他指争取民主不可能一步登天,寄语港人不要放弃。(林国立 报道)

李柱铭说:其实习近平主席说得对,真的完全走样,不止走样我觉得是完全走样,现在看回来,上面是要所有事都指导香港,最近说要向特首发指令,即是想他做甚么就叫他做甚么,那高度自治一国两制到那里去了,港人治港这些全部都不见了。

李柱铭是国际知名的重量级政客及享有盛名的法律界人士。部份香港人眼中,李柱铭是民主之父、公义的化身;但亦被政敌丑化,多年来不断攻击他勾结外国势力,甚至背负“汉奸”的污名。李柱铭指,他是仗义执言,他从来都不介意这些攻击。

人大委员长张德江,日前在北京举行的基本法实施20周年座谈会上,讲到要勇于用法律武器,保持香港的繁荣稳定,他早前访问澳门时,赞扬澳门成功落实一国两制。身为大律师的李柱铭认为,这种态度反映中共以法律为手段整治香港的心态,他反问,若果香港最终变成澳门式的社会,是否真的等同落实了一国两制。

李柱铭说:习近平做国家副主席时,来过香港,说希望法官和政府合作,就当他们全部合作,政府想如何就如何判,好像新加坡的法官大陆的法官,那又如何,是否这样一国两制就成功?如果它说这是成功,那我会说这班人没救,已经将邓小平的一国两制构思完全打破,思维我真的不懂,我不明白他们想香港搞成怎样,说澳门好成功,如果香港变成了澳门,我们还是不是国际城市?

曾参与起草基本法、民主党创党主席的李柱铭,1985年起担任香港立法局议员,同年获委任加入基本法起草委员会,见证著香港回归过程,在他眼中,当年邓小平提出的一国两制,已经完全变型。

李柱铭说:我们起草基本法时,大家充满希望,头一次开草委,是1985年7月到北京,吴建璠委员跑到我处很高兴,他说因为联合声明颁布了,香港的反应非常好,他说如果我们现在起草的基本法,在香港的接受程度,不高于联合声明被接受,我们就失败,我相信就算内地的草委,都看到香港的前途很好,所以那时邓小平的一国两制,希望香港领导整个中国向上走,否则何需50年不变,就是50年都保持我们的核心价值,然后中国追上来,那时是这样的心态。

基本法起草工作,1985年底开展,到1990年2月完成,1989年爆发六四事年,李柱铭和另一名民主派元老司徒华,退出起草委员会前,基本法4年多起草工作他参与了当中大部份时间,他相信当时邓小平,是真心希望一国两制可以落实,但后来的中共治港者,慢慢改变思维,令香港一直未能落实普选,其他核心价值亦倒退。

李柱铭说:我不相信邓小平是说了就算,他很想一国两制,不止为台湾香港,而是为全国,但现在我觉得有一大帮治港者,我不知道包不包括习近平,我希望不包括,但这帮人想法不同,老实说你想管香港很容易,你现在不断想不同方法压制香港人,其实很容易,你不用说这么多解放军一放出来说可以,有人上街你就出动解放军,用枪用坦克车,这样没意思,人家不会服,人家全世界会说你做得好,还是说你根本不值得信任,还说我们不懂基本法,错是错在他们的思维。

他认为其中最令人忧虑的,是法治的倒退。回归20年以来,人大常委先后5次解释基本法,李柱铭认为,当中共可以随意解释法律,就是用法律作为整治反对声音的工具,例如去年年底人大在香港法院未有判决,未有提请情况下主动第5度释法,令法治这度防线荡然无存。

李柱铭说:现在很简单你看到共产党,用法律途径来治我们,好像父亲整治儿子,透过法官的判词来整治我们民主派,或敢说话的人,它就用释法这尚方宝剑,它解释了法律好像这次,其实不是解释基本法104条,而是解释了香港法律,然后迫法官跟随,我们释法了有约束力,你就跟著做,不断压迫法官,就算你压到法官,每次写判词前先让你看看让你修改,那又如何,我真的很想问他们,你想将香港搞到如何。

国家主席习近平曾明言,一国两制是解决台湾问题的基本方针,李柱铭质疑,中共在香港,一次又一次打破一国两制的承诺,只会令台湾和中国愈走愈远。

李柱铭说:我记得陈水扁头一次选总统胜利,我记得很清楚,国民党承认落败,他就走过去说话,坐下第一句就说一国两制我不要,甚么都不说就说,一国两制我不要,现在就更甚。

除了两岸关系,李柱铭认为,香港一国两制走样变型,更会危及到国家一带一路大布局。

李柱铭说:一带一路,当香港法治受到压抑,其他国家如何会很高兴地参与和加入,如果有诉讼就要靠香港,但看到香港被你压著,审案可以被你一个释法,想如何判就如何判,那法治精神何在,如何能将一带一路成功运作,所以我觉得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和习主席对著干,好像想破坏这一带一路。

经过梁振英管治5年,香港人对一国两制的信心跌至很低,李柱铭认为,要改变现在的困局,守护法治这个核心价值,不可以只靠法官,最终都是要落实基本法中承诺的普选。

李柱铭说:法官是尽能力公正地判案,但法律已经削弱了我们的人权,又透过释法,很多事法官想做已经做不了,所以我们不能只靠法官个人意愿或取态或意志,要社会有配合,我们香港市民大家有投票权,真真正正的普选,我们去选特首,选我们所有的立法会议员,选他们进去,这才能保障我们的核心价值,只靠法官是不行的。

2014年9月,香港爆发为期79日的占领运动,但最终未能达到争取真普选的诉求,运动以失败告终,社会上出现了对上一代民主派领袖的质疑声音,质疑向中央争取民主这方式是否可行。民主回归论降温,新一代政治人物,陆续提出自决、独立等议题,希望走出和传统民主派不一样的路。

李柱铭说:年青人他们的看法我是同情的,我现在快79岁,如果我现在21岁,我是一个较激进的人,我为何要听老人家说的,争取民主在一国两制下,做不到这么多年,我是否应该有新方法,如果一个有思维和紧张香港前途的后生仔,不跟我们这些老人做,没问题这是好事,难道全香港青年人都要跟李柱铭,他说做甚么就做甚么,但问题要给时间他们想,不要紧我们现在觉得他们不对,但给他们多点时间。

李柱铭指,虽然他不认为香港有独立的可能性,但对于自决甚至独立,社会都应该开放讨论,重要是年青一辈要明白,争取民主不是一步登天,他们过去几年的争取未有成果,不代表失败和放弃。

李柱铭说:他们现在明白了,不是一争取民主就能争取到,但他们继续争取下去,这就是好的,当年青的领袖,明白民主这条路是艰难的,我们暂时未成功,但我们没有失败,当他们明白了,香港就有希望,我老了,但年青人现在开始明白,争取一次失败就继续,愈艰难愈要继续争取。

李柱铭早前和学生领袖黄之锋,到美国出席美国国务院的听证会,讲解回归20年来一国两制的落实情况。在听证会上,末代港督彭定康认为,英国政府有责任,多为香港民主发展发声。李柱铭认为,除了英国,其他国家都对香港的民主发展有道德责任。

李柱铭说:英国政府更有权,甚至有责任,其实其他国家都有道义责任,1984年9月26日联合声明颁布时,美国政府日本欧洲国家政府澳洲等,全部出来支持,后来我知道,原来未颁布前,中英政府幕后做了很多功夫,游说其他政府出来高姿态,支持联合声明,怕香港太多移民,现在看到中共港者,走这样的路,是完全不符合他们的诺言,你们是否有道义上的责任为我们说话。

2008年,李柱铭宣布不再参选立法会,结束他20多年的议员生涯,淡出前线,但李柱铭仍经常外访,争取国际社会关注香港的情况。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