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不作为再引燃悲剧 自焚抗拆村民伤重离世

维权代表抗争无果萌死念,愤然抱著协警自焚的湖南村民罗建,在医院抢救一日后,周日(1日)伤重不治离世。当地官方全力封锁消息,并威胁其家人不得向外泄露任何消息。经本台记者调查显示,罗建的不幸,是衡阳市三任市委书记好大喜功,不理民间疾苦,祗著力政绩工程所造成。

罗建自焚后几乎难以站立,其家人跪地向现场警察求援遭粗暴对待。十多个小时后,其伤重去世。(视频截图)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HTML5 video

维权代表抗争无果萌死念,愤然抱著协警自焚的湖南村民罗建,在医院抢救一日后,周日(1日)伤重不治离世。当地官方全力封锁消息,并威胁其家人不得向外泄露任何消息。经本台记者调查显示,罗建的不幸,是衡阳市三任市委书记好大喜功,不理民间疾苦,祗著力政绩工程所造成。(黄小山/程文 报道)

悲剧上周六发生在衡阳市珠晖区凌塘村的村委会,当地村民指出,死者罗建是当地维权代表之一、周日上午因伤势过重而去世。即便是同在一个村子,也没有人知道他去世的准确时间,甚至也无法确认其去世的消息。罗建的家人和亲友,至今也没有露面交代。

当天被罗建抱住亦被烧伤的协警,他的情况外界无人得知,湖南省当局也没有就此发布任何正式通报。

尽管是在国庆和中秋两个大节,因安置房问题而上访的村民则人心惶惶。维权代表以自焚方式去世,他们担心接下来是严厉的镇压。

住在自焚现场附近的一名村民向本台记者透露,即使是他们,也没能获知确切的消息。他们听说罗建死亡,但仅仅是听说。村干部也都不透露任何消息。

他说:没有确切的消息,外面传,是这样传的。刚好国庆节放假嘛,没人在这里啊,没人知道,一点消息都没有。村民具体也不知道这个人的情况,反正在传,比较关心嘛,也不知道一个正确的消息,就是说。没有人给他们说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他们家里人也没有看到,按正常来说的话,事情没有处理好的话他们肯定回来村里,但是没有人来,家里面的亲戚啊或者什么人都没有人出来。

本台记者致电罗建的女儿罗艳,但电话刚接通就被挂断。本台记者还试图联系其妻子,但也没能取得联系。

一位知情人王先生告诉本台记者,他已经确认罗建已经死亡。并且罗建的家人都受到了威胁,这可能是他们不敢说话的原因。而类似的恶性事件,被官方封锁是常态。

王先生:确定他第二天(周日)过世了。就是前天嘛。以前网上还能看到一点消息、视频,现在网上视频都封锁了,看不到了。他妈妈说,乡政府和村里面在恐吓她。我们这边我跟你说,网上的都看不到这个消息了,不单是这个事,很多事情政府都控制得比较严。刚开始网上炒得很厉害的,然后一下子就被政府封锁了。

这个说法得到了湖南本地媒体人的证实。据他们透露,此次自焚事件发生后,衡阳市官方采取了两种做法,官方和家属的具体谈判权下放到区和乡里,由区和乡两级政府的官员与家属具体谈判进行善后,维稳由衡阳市协调和处置。但此事的舆论危机应对,则由湖南省委宣传部操刀,利用19大前官方要求全国范围内“净网”的措施,向各大网站发布了封网的指令。

此前还零星存在于微信朋友圈的有关视频已被删除。其中,转发该视频的几个微信群也已被封号。

凌塘村干部刘增利向本台记者证实罗建已死亡的消息。同时他承认,村委正在进行维稳。他称家属们目前没有反应,应该是对处理的结果比较满意,但同时又称自己不了解处理结果和区政府的意见。

刘增利说:他已经去世了。区里面,乡、区(在处理)。上面区里的事情我们不清楚,他们上面才是在开会,我们负责维稳。现在区里的意见我们不知道啊。处理了,现在他家里没有别的反应,可能处理得很满意吧,可能是这个意思了。

本台记者周六采访时获悉,引发此次悲剧的,源于上月的一次上访。因为拆迁安置遇到安置房的质量较差,以及政府对分给村民的煤房(杂物间)收取每平米2000多元的所谓“成本价”,罗建多次带著村民到衡阳市政府上访。

上月中旬,罗建再次和村民到衡阳市政府上访,适时当地正举行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活动,村民上访有损政府形象,因此很快遭特警镇压。罗建和多名村民代表被抓。

村民告诉本台记者,罗建因为有心脏病,被特警殴打导致心脏病发作,送到医院重症监护室才捡回性命。但因此欠下的巨额医疗费用。衡阳市、珠晖区、以及乡和村委都拒绝支付医疗费。

村民还称,其家人到乡里索要医疗费还遭殴打。上周六,罗建最后一次到村委会索要医疗费遭拒,并遭警察殴打,最后导致了其愤而自焚。

当地村委干部刘增利承认罗建因为上访被特警带走,并导致心脏病发作送医。但他否认特警打了罗建。同时也承认,拆迁户对政府很不满意。

他说:反正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反正是衡阳市新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嘛,他本身有心脏病。他到市里面集体上访呢,到衡阳市集体上访,上访几次。就是特警嘛,把他们喊走。喊了几个人,他可能当时不愿意配合上车,最后两个人把他抬上车的。当时他的情绪比较激动,可能心脏病复发了。没人打。这怎么说呢?村民他们很多人都是拆迁户,他们上访的人都是拆迁户,对政府很不满意。

刘增利还透露,当地拆迁开始于2012年底,政府当时给村民的补偿是几百元每平米。但在许诺还村民杂物间的时候只需要缴纳成本价。但到了交付的时候,区政府是加上了征地、三通一平等成本,每平米为1800元左右。村民们无法接受,一直在闹这个事。

他同时表示,当地拆迁徵用了该村约三分之一的土地。现在的麻烦事拆迁后,安置问题一直没有跟上。

据当地知情人透露,当地的拆迁开始于时任市委书记童名谦和市长张自银时期的“新农村”政绩工程。但几个月后童名谦调走,因该村位于衡阳市近郊,土地价格持续飙升,商品房早已突破4000元每平米,接任人是被称为“霸蛮书记”的李亿龙,他强力推进当地的拆迁。罗建所在的村大量土地被徵用,但村民得到的补偿非常有限。尽管童名谦和李亿龙都已经先后落马,但去年3月上台的周农,也没有对此进行纠正,导致了当地的拆迁问题难以善后。而此次直接应对此事的珠晖区委书记陈礼洋,此前任该区区长,亦是当地拆迁的实际负责人。

衡阳市政府和珠晖区政府都拒绝接受采访。被指主导此次自焚事件善后工作的珠晖区委书记陈礼洋也一直没有回应本台记者查询。

衡阳市珠晖区委书记陈礼洋被指系处置本次事件的责任人。(珠晖区政府官网/拍摄日期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