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員不作為再引燃悲劇 自焚抗拆村民傷重離世

2017-10-04
電郵
評論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評論
  • 電郵

官員不作為再引燃悲劇 自焚抗拆村民傷重離世

維權代表抗爭無果萌死念,憤然抱著協警自焚的湖南村民羅建,在醫院搶救一日後,週日(1日)傷重不治離世。當地官方全力封鎖消息,並威脅其家人不得向外洩露任何消息。經本台記者調查顯示,羅建的不幸,是衡陽市三任市委書記好大喜功,不理民間疾苦,祗著力政績工程所造成。(黃小山/程文 報道)

悲劇上週六發生在衡陽市珠暉區凌塘村的村委會,當地村民指出,死者羅建是當地維權代表之一、週日上午因傷勢過重而去世。即便是同在一個村子,也沒有人知道他去世的準確時間,甚至也無法確認其去世的消息。羅建的家人和親友,至今也沒有露面交代。

當天被羅建抱住亦被燒傷的協警,他的情況外界無人得知,湖南省當局也沒有就此發布任何正式通報。

儘管是在國慶和中秋兩個大節,因安置房問題而上訪的村民則人心惶惶。維權代表以自焚方式去世,他們擔心接下來是嚴厲的鎮壓。

住在自焚現場附近的一名村民向本台記者透露,即使是他們,也沒能獲知確切的消息。他們聽說羅建死亡,但僅僅是聽說。村幹部也都不透露任何消息。

他說:沒有確切的消息,外面傳,是這樣傳的。剛好國慶節放假嘛,沒人在這裡啊,沒人知道,一點消息都沒有。村民具體也不知道這個人的情況,反正在傳,比較關心嘛,也不知道一個正確的消息,就是說。沒有人給他們說到底是怎麼個情況。他們家裡人也沒有看到,按正常來說的話,事情沒有處理好的話他們肯定回來村裡,但是沒有人來,家裡面的親戚啊或者什麼人都沒有人出來。

本台記者致電羅建的女兒羅艷,但電話剛接通就被掛斷。本台記者還試圖聯繫其妻子,但也沒能取得聯繫。

一位知情人王先生告訴本台記者,他已經確認羅建已經死亡。並且羅建的家人都受到了威脅,這可能是他們不敢說話的原因。而類似的惡性事件,被官方封鎖是常態。

王先生:確定他第二天(週日)過世了。就是前天嘛。以前網上還能看到一點消息、視頻,現在網上視頻都封鎖了,看不到了。他媽媽說,鄉政府和村裡面在恐嚇她。我們這邊我跟你說,網上的都看不到這個消息了,不單是這個事,很多事情政府都控制得比較嚴。剛開始網上炒得很厲害的,然後一下子就被政府封鎖了。

這個說法得到了湖南本地媒體人的證實。據他們透露,此次自焚事件發生後,衡陽市官方採取了兩種做法,官方和家屬的具體談判權下放到區和鄉里,由區和鄉兩級政府的官員與家屬具體談判進行善後,維穩由衡陽市協調和處置。但此事的輿論危機應對,則由湖南省委宣傳部操刀,利用19大前官方要求全國範圍內“淨網”的措施,向各大網站發布了封網的指令。

此前還零星存在於微信朋友圈的有關視頻已被刪除。其中,轉發該視頻的幾個微信群也已被封號。

凌塘村幹部劉增利向本台記者證實羅建已死亡的消息。同時他承認,村委正在進行維穩。他稱家屬們目前沒有反應,應該是對處理的結果比較滿意,但同時又稱自己不瞭解處理結果和區政府的意見。

劉增利說:他已經去世了。區裡面,鄉、區(在處理)。上面區裡的事情我們不清楚,他們上面才是在開會,我們負責維穩。現在區裡的意見我們不知道啊。處理了,現在他家裡沒有別的反應,可能處理得很滿意吧,可能是這個意思了。

本台記者週六採訪時獲悉,引發此次悲劇的,源於上月的一次上訪。因為拆遷安置遇到安置房的質量較差,以及政府對分給村民的煤房(雜物間)收取每平米2000多元的所謂“成本價”,羅建多次帶著村民到衡陽市政府上訪。

上月中旬,羅建再次和村民到衡陽市政府上訪,適時當地正舉行創建“全國文明城市”活動,村民上訪有損政府形象,因此很快遭特警鎮壓。羅建和多名村民代表被抓。

村民告訴本台記者,羅建因為有心臟病,被特警毆打導致心臟病發作,送到醫院重症監護室才撿回性命。但因此欠下的巨額醫療費用。衡陽市、珠暉區、以及鄉和村委都拒絕支付醫療費。

村民還稱,其家人到鄉里索要醫療費還遭毆打。上週六,羅建最後一次到村委會索要醫療費遭拒,並遭警察毆打,最後導致了其憤而自焚。

當地村委幹部劉增利承認羅建因為上訪被特警帶走,並導致心臟病發作送醫。但他否認特警打了羅建。同時也承認,拆遷戶對政府很不滿意。

他說:反正具體的我也不知道,反正是衡陽市新創建全國文明城市嘛,他本身有心臟病。他到市裡面集體上訪呢,到衡陽市集體上訪,上訪幾次。就是特警嘛,把他們喊走。喊了幾個人,他可能當時不願意配合上車,最後兩個人把他抬上車的。當時他的情緒比較激動,可能心臟病復發了。沒人打。這怎麼說呢?村民他們很多人都是拆遷戶,他們上訪的人都是拆遷戶,對政府很不滿意。

劉增利還透露,當地拆遷開始於2012年底,政府當時給村民的補償是幾百元每平米。但在許諾還村民雜物間的時候只需要繳納成本價。但到了交付的時候,區政府是加上了征地、三通一平等成本,每平米為1800元左右。村民們無法接受,一直在鬧這個事。

他同時表示,當地拆遷徵用了該村約三分之一的土地。現在的麻煩事拆遷後,安置問題一直沒有跟上。

據當地知情人透露,當地的拆遷開始於時任市委書記童名謙和市長張自銀時期的“新農村”政績工程。但幾個月後童名謙調走,因該村位於衡陽市近郊,土地價格持續飆升,商品房早已突破4000元每平米,接任人是被稱為“霸蠻書記”的李億龍,他強力推進當地的拆遷。羅建所在的村大量土地被徵用,但村民得到的補償非常有限。儘管童名謙和李億龍都已經先後落馬,但去年3月上台的周農,也沒有對此進行糾正,導致了當地的拆遷問題難以善後。而此次直接應對此事的珠暉區委書記陳禮洋,此前任該區區長,亦是當地拆遷的實際負責人。

衡陽市政府和珠暉區政府都拒絕接受採訪。被指主導此次自焚事件善後工作的珠暉區委書記陳禮洋也一直沒有回應本台記者查詢。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