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多名维权律师获释 709案料19大前告终

2017-05-1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7年5月9日,参加欧盟驻华代表处活动的王峭岭听闻丈夫李和平回家消息,与其他709家属李文足、樊丽丽举牌继续为其他未获释709律师和公民呼吁,并力挺公开谢阳酷刑笔录的律师陈建刚。(吴亦桐提供)
2017年5月9日,参加欧盟驻华代表处活动的王峭岭听闻丈夫李和平回家消息,与其他709家属李文足、樊丽丽举牌继续为其他未获释709律师和公民呼吁,并力挺公开谢阳酷刑笔录的律师陈建刚。(吴亦桐提供)

持续近两年的709打压律师事件,因十九大即将召开而随随落幕。多名被捕律师近日先后以不同的方式获释,但并非完全恢复人身自由,而是继续受到监控。(吴亦桐/程文 报道)

709案新一轮审判后,李和平律师周二被国保送回北京家中;他妻子王峭岭晚上赶回家中与被扣多时的丈夫重聚,两人仿如隔世,李和平满头白头、消瘦苍老,的被捕前的形态相差甚远。

李和平曾向家人透露,他在被羁押期间遭受残酷虐待,长期被关小黑屋,不见天日,曾无数次想过自杀,但每次因想到妻儿而选择坚持活下来。4月28日宣判缓刑后,国保不允许他回家,而是将他带到一个地方,为他改善伙食,企图塑造一个健康的形象。

李和平的人身自由目前仍受限制,其妻子王峭岭表示不会封声,亦不会停止为其他还未获释的律师和公民呼吁,她周二和其他家属打出标语:“709一个都不能少”、“我们要真正的自由”等。

王峭岭计划周五到中国最高法院反映709案违法问题,并要求最高法调查王全璋失踪600多天的真相。王全璋迄今为止毫无消息,其妻子李文足甚至担忧他遭酷刑致残。

李和平被释放回家的同一天,已获取保的另一位709律师谢阳,亦在国保陪同下,现身其母亲的生日宴会上。其后谢阳及父母一同被国保带离现场,不知所踪。

官媒长沙政法频道周二傍晚上传一份谢阳的手书声明,声称周一庭审后已取保回家,目前只想陪父母尽孝道,而声明的重点是他再次否认了1月13日发表的声明,谢阳宣布该声明作废,称其在庭审和接受采访都是真实意思表达。谢阳1月13日的声明中表示“如果有一天认罪,无论是以书面或以录音录影方式,都不会是真实意愿,或可能是因为持续酷刑折磨,或是以认罪来换取取保”;5月8日的公开审理中,谢阳当庭认罪并否认遭受酷刑。

陈桂秋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与谢阳在5月8日短暂通话数分钟就被国保强行挂断;未来得及追问谢阳认罪的原因。就谢阳最新的声明,陈桂秋质疑,挺过无数次酷刑的谢阳,为何在几个月时间内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陈桂秋:是在昨天通了几分钟话,告诉他我们都很好,在美国。他拿了别人的手机,手机就被国保抢走了,谢阳说不方便就没说了。他现是和父亲、母亲一起,不知道被国保拉到哪里去了,就失踪了,和别的709都是一样的。只是从看守所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了,没有自由的。这个(声明)无论谁看了都是一个笑话,我看他们演什么戏,我要搞清楚这个事情,我觉得他受到了不可想像的逼迫。

陈桂秋出逃细节在谢阳庭审同一天曝光,2月19日陈桂秋带两个女儿踏上逃亡路,辗转到达泰国曼谷后,当局获得风声后,派特工强迫其老父、妹妹、原工作单位湖南大学校领导和其他亲友到曼谷,欲说服她回国;中方还向泰国施压强行遣返,美国驻泰国使馆人员出手成功救援,在他们出逃近一个月后,陈桂秋终抵达美国。

当局于3月1日起在官媒大肆抹黑江天勇与陈桂秋炮制谢阳酷刑,该时段与中方派人到泰国抓捕的时间重合,有律师分析,官方对抓回陈桂秋志在必得,大规模的抹黑也是为抓回陈桂秋,如果陈桂秋不幸被抓回,谢阳案将呈现另一种不堪设想的局面;而陈桂秋出逃成功与陈建刚公开酷刑笔录,成为扭转谢阳案的两个关键因素。

不愿具名的体制内人士透露,4月中旬,湖南、长沙两地司法部门律管处负责人,到北京向陈建刚传达了解决谢阳案的方案:为官派律师介入,谢阳认罪,但免于处罚并保住律师证。在官派律师释放多个烟雾弹后,5月8日的公开庭审后,官方还未给出最后的宣判结果,谢阳否认酷刑以及再发声明后,官方会否信守承诺有待观望。

旅美维权律师滕彪分析,709案行将终结,在整体官民对抗中,维权律师虽然遭到强力打压,但未来依然会是与官方博弈的最重要力量。709家属异军突起,其抗议模式将会成为公民示范。

滕彪:当局对709的打压有著很多方面的考虑,是和对民间社会的全面清先、打压连在一起的。到现在的确是到了一个收尾的时候,从民间的角度一方面损失重大,这么多律师受到波及,但是从另外一方面来讲民间的士气并没有丢掉。尤其是709家属的表现也是非常令人振奋,现在基本上尘埃落定,在未来可以预见国内的维权律师群体会越战越勇。

维权律师燕薪认为,709案官方已是强弩之末,最早被抓的是吴淦,或将成为最后被处理的人。他认为709不是终点,而是刚刚开始。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