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香港大事回顾(下)︰香港立法会纷争日趋严重

2017-12-2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7年香港大事回顾(下)︰香港立法会纷争日趋严重

香港立法会的动态,已成为观察社会是否和谐稳定的寒暑表,过去一年,立法会两派之争进入白热化,互相謑落、甚至人身攻击的现象越来越多;挑战主席权威也成为常态。

(林国立回顾下过去一年立法会的主要纷争)

新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上任不够一星期,就到立法会接受答问,希望改善行政立法关系,最初几个月,泛民与政府仍在磨合期间,政圈气氛稍有缓和,但立法会愈近年尾气氛愈紧张,门外示威抗议,会内不断响钟点人数。民主派宣布全面开战,议会抗争,一切要由去年讲起。

民选立法会议员罗冠聪、姚松炎、梁国雄和刘小丽,在7月被高等法院裁定宣誓无效,被取消议员资格。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陈恒镔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DQ案不是甚么不公义,这是根据法律做事,由法庭做的裁决,这就是一个法律上的事,其实无人迫他在宣誓上做一些草率或不负责任的言辞,因为他作为这个身份,你想想宣誓,作出一个宣誓是庄严而有法律约束力的宣誓,他竟然当是表达意见玩玩下,甚至轻挑的态度,已经不符合议员身份,加上违反基本法的要求,按法律受制裁是咎由自取。

公民党党魁立法会议员杨岳桥则回应说︰又讲这些,我还是那句,他们千不该万不该,他们宣誓时有没有触犯任何法例,没有,都是用明天立的,或明天释的法,去处理我昨天宣的誓,这是否公道呢,说完。

连同青年新政的梁颂恒和游蕙祯,10月开始复会的立法会,反对阵营前后有六个议员被取消资格,建制派和民主派在议会内的人数比例,变成39对25,民主派连分组点票的否决权都失去。

被民主派形容为不正常状态的议会,面对第一个重大争议,是政府提出的支持一地两检无约束力议案,民主派批评政府拒绝公众谘询,向立法会提出无约束力议案,是制造假民意授权,民主派拉布主力朱凯廸,一度用到回归以来从来未用过的议事规则,要求新闻界离场来争取讨论时间。

但即使民主派全力拉布,一地两检议案都只是拖延了约三星期最终通过。

陈恒镔说︰他们拉布是失去理性,议事规则任何一条可以用来玩的,甚至过去我们都说的香港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核心价值,不应随便动用,他们都拿来用,只是为了一个小小的无约束力议案,而动用到这种核武。

杨岳桥︰其实拉布是云云这么多制衡方法中最差的,环顾全球拉布都不是由建制派做,只有少数派做,当朝的无必要这样做,为何要迫我们这样做,当然是因为有些议案有些拨款我们不同意,所以才用拉布拖长,用时间换空间,希望可以商讨,其实解铃还需系铃人,你拿甚么上来,要看材料是否足够,是好的或民意是大量支持的,没有魔鬼在细节,我们为何要拉布民,真的是贪好玩吗。

一地两检议案通过,林郑月娥首份施政报告致谢动议,亦在分组点票下,九年来首次获得通过,但立法会内外斗争才刚刚上演,议事规则修改的攻防战正式展开。

陈恒镔指出,反对派不断在议事规则上制造事端,以往多年来不断滥用议事规则,以至今届我们觉得真的受不了,要救回香港唯有修改议事规则。

杨岳桥则说︰客观事实就是我们少了六个人,你就去修改议事规则,令我们没有任何反扑空间,这不是趁我病攞我命是甚么,我会劝他们做得出就不怕认,政治的事你趁我弱势打压我,这是路人皆见的事实。

建制派提出的修订,包括将立法会大会法定人数减低,大幅增加立法会主席的权力,可以阻止议员提出修正案和中止辩论,阻止拉布。民主派就反制,同样提出修改议事规则,希望可以打尖,先于建制派提出修订,变相拖延时间,但被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否决,梁君彦还决定将54项议事规则修订合并辩论,还加开会议,希望快刀斩乱麻,结果门外扎营抗争这一幕再一次出现在立法会门外。

市民黄伯说︰我们为下一代到底活在一个甚么社会,是否公平公义,我们一定要走出来,议会已经失去制衡,议会就变成橡皮图章。

民主派接连近一个星期的集会,在立法会外的扎营,参与的人疏疏落落。

占领运动发起人戴耀廷表示︰我们要继续坚持,我一直认为无论人数多与少,我们仍然相信香港核心价值,我们要出来,我们的坚持才可以让其他人看到希望。

但这希望最终落空,建制派提出的修订,在圣诞休会前全部获通过,民主派的修订就被否决。

陈恒镔说︰你知道现在立法会激进派基本上是牵著温和泛民议员去走,一炒热议题泛民全部人跟著激进派去走,我觉得将门槛提高,其实亦帮助了温和反对派,对整个社会的理性都是好事。

杨岳桥说︰我很不希望这会变成事实,但无可奈何的是,保皇党的集体努力,的确将个别议员空间收窄,必然目标就是令立法会变成橡皮图章,这不是人大我不知是甚么。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