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逾200所红军小学 红色革命教育卷土重来

2017-10-1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在官方的默许和帮助下,被指具有红色背景的民间协会主导了红军小学的全国性扩张。(红军小学官网,拍摄时间不详)
在官方的默许和帮助下,被指具有红色背景的民间协会主导了红军小学的全国性扩张。(红军小学官网,拍摄时间不详)

全国逾200所红军小学 红色革命教育卷土重来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十九大工作报告中,强调国家政策是推行新时代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然而,被指具有左派色彩的延安精神研究会网站,日前发布最新的数据显示,全国已建成231所红军小学。在历时10年的红军小学扩张过程中,反映中国全面左转的政治方针,已具体在教育系统中体现。(黄小山 / 程文 报道)

据名为「红军小学红星网」披露的最新数据显示,迄今已有29个省市、共成立了231所的红军小学。而数量最多的四川省,已达37所。

背景资料显示,一家名为「延安精神研究会」的民间组织,是红军小学项目的主要推手。

根据官方的报道显示,而这个民间组织的背后,一直得到中央权力高层及地方各级官员站台。在2011年底,该机构在四川实施的扩建四所红军小学的活动中,时任四川省委常委的李登菊、成都市委常委兼统战部部长包惠、共青团四川省委书记张彤、共青团成都市委书记惠朝旭等官员,都曾出席为其站台。

而引发争议的是,一群小学生穿著红军的制服列队庆祝。而根据「红军小学红心网」显示,穿红军制服,甚至手持武器的画面,是该类小学常见的宣传模式。反对者担心,这意味著一度被官方有意回避的红色革命教育,正在卷土重来。

长期关注贫困彝族地区教育的作家天佑认为,这实际上是官方正在进行的党化教育的一部分。而用带有暴力色彩的意识形态教育为孩子洗脑,是一个非常坏的做法。而从小学生教材的左转显示,这背后都有官方操控的痕迹。

他说︰可能都不止(231家),这是党化教育嘛,在开运动啊,校训啊,很多都是手持红缨枪,穿著红军衣服。我家旁边开运动会的小孩拿著火箭筒,对孩子是非常不好的。他这个仇恨教育本来是不应该搞的,但是现在是毛粉做大嘛,都在搞这一套嘛,这肯定是官方行为啊。官方随机操控,你看看现在教材都看到很清楚嘛,现在教材很类似文革一段时间的那个教材吧。有语文课本,公民课本,还有什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都一样。

据「全国红军小学建设工程理事会」属下的「红军小学官网」介绍,该组织由前国家领导人李瑞环发起。而添加该机构的联络QQ时,则被要求输入国家主席习近平曾为红军小学授予的名字,进行认证才能添加。

「全国红军小学建设工程理事会」一位工作人员对本台称,他们虽然属于民间组织,但具有批核和实施的权限,受到中央领导的重视。

他说︰对的,对的,都是我们这边执行的。就是我们这边可以考察然后发批复的。它是由前中央领导李瑞环同志他们,还有红二代之类的、还有老一辈革命家发起的。现在是隶属于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的。现在也是有国家机构也管。怎么说呢,反正也是助学工程,但是挺受中央领导重视的。跟其他的不一样性质。方强理事长,他原先是国务院发展经济中心副主任,具体的话,要等领导来之后他才能说。

该人士还留下记者的电话,称将告诉理事长本人,由其决定如何回答。但迄发稿时仍没有回电。

尽管该机构力推他们所具有的高层政治背景,但一些教育局官员则有所保留。北川县教育体育局一位官员就向本台明确表示,该县也有一所红军小学,但那是民间行为。但被问及习近平为何介入推广时,他表示不谈政治。如果要采访只能找宣传部。

而民间的反对声则此起彼伏。作家天佑曾批评,官员把孩子送到欧美接受教育,但却要民众的孩子接受红色洗脑教育,这是何等用意?

教育界人士陈先生也表示,在过去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教育界实际上已经不谈红色教育。而现在出现的红军小学,实际上是教育左转的一个证据。但这并不意味著他们力推的红色教育,能在民间形成席卷之势。

陈先生说︰是有红军小学,所谓的红军小学,就是给那个学校一个名字就是叫红军小学。但是那个学校它是两个名字。它可能就是有一些活动啊什么之类的,让学生穿红军制服,拍点照片宣传一下。它其实就是一个教育在向左转的这么一个苗头嘛。红军教育这一块是很多年都没有了。但是偶尔,比如说在有节庆的时候,有一些学校它会把红军的这样一些传统拿出来,当做一个主题班会,或者学校的一个主题活动,进行一些教育。

陈先生还表示,目前已知是左派所为,但获官方默许。但目前国内针对教育方向的争论很严重,高校左转严重,已成重灾区。但他们对社会的影响还不算严重,因为在民间社会的共识中,中小学教育的国际化趋势是大趋势。目前虽因教育左转有所影响,但并没有中断。

他说︰现在国内很复杂,高校特别左转很厉害的重灾区。前年袁贵仁有一次讲话之后,在高校里面全面清理这种来自国外的国际教材,一路的全部下架。中小学这一块,教育的国际化潮流步子是很快的,很多学校都开始这种国际课程,但是自从袁贵仁讲话之后,这个力度就受到影响。但是民间虽然没有提教育国际化,但是实际上还是大规模的进行教育国际化的活动,开一些课程,他这个不可阻止的。

留美博士杨先生认为,如果极左派搞的「红军小学」的快速扩张、曾受到习近平的某种鼓励,那么习近平对现代文明的认知和理解能力让人怀疑。

杨宁远︰因为国内设的偏左的这些协会,机构人员还是有一定的势力,他们总是要整点事。可能是官方试探民意吧,如果是习近平的意思的话,就正好展现他作为一个现代中国的领袖的一个致命的死穴。就是他作为文革知青,对于毛的崇拜,可能还是有一些残留,对现代人类的文明,对普世价值,对西方文化的理解,他能达到多高的段位,这个我是非常怀疑的。

杨博士还表示,反腐符合习近平的文化传承和家庭传承,稍微有点正义感的人都可以走到这一步。但中国的政治领袖对国家走向的影响比西方的政治家大,是要引领中国走向现代化,需要一定的现代文明,现代政治,现代科学的素养。如果习近平真正读过他背过的那些书单,他真正消化过,他的博士学位是认真读下来的,就不应该再有这种知青的情意结。

而中国教育部办公室人士称,她不清楚此事。如果需要采访,需先证明记者身份,并按其规定的流程报批。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