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管老师猥亵女学生 女教师举报遭报复

2017-08-1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7年8月15日,涉事的广西平南县思旺镇中心小学。(当地人提供)
2017年8月15日,涉事的广西平南县思旺镇中心小学。(当地人提供)

广西贵港市平一托管机构月前发生惊人风化案件,多名受托女学生遭托管老师侵犯,但丑闻一直被官方封锁,直至近日举报事件的老师遭受报复被迫离职才曝光。有证据显示,当地托管机构管理混乱,亦涉利益冲突。(黄小山 / 程文 报道)

发生于今年5月的平南县思旺镇的托管丑闻,被压制三个月之后,才得到司法介入。涉嫌侵犯多名未成年女学生的老师谭家权被刑拘,但因涉及未成年人隐私,该案的进程并未对外界公开。

之前持续举报事件的思旺镇中心小学老师何思云,本月2日在微博称已被离职,经过再三考虑,决定公布所有真相,并为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负责。

何思云发布的事件经过显示,身为思旺镇第二初级中学教师的谭家权、在他自行开办的托管机构里侵犯女生长达数年,在5月份已被校方知晓,并由该校的负责人进行了初步了解和调查,但何思云要求立即报警,但遭校方推诿,随后的情况显示,在当地教育局的隐瞒下,警方都没有迅速介入。

此后,何思云多次追问思旺镇中心小学包括校长杨集作在内的多名负责人,但都没有结果。

在等待了20多个小时后,看到校方没有反应,何思云两次用手机拨打教育局长李杰清的电话,但都被她挂掉了,又改发短信再次强调其严重性,最后也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复。最后,她打通了110报案,之后警察很快就把涉案人谭家权带走了。

但仅仅10天后,何思云就发现她的麻烦也来了。

何思云接受本台记者专访时透露,此事在6月初被媒体披露后,她的麻烦很快上身。接下来,她先是被 校方告知,要对其教师从业资格进行调查,并很快告知其因为资格证不符而不再具有从业资格。

她说:他的态度就是你到期了啊,没有权力在学校里面待了啊,按正常来说应该是九月份到满的,校长也把我的校群啊工作群啊踢掉了,就是我报警了他就报复我了。最开始是学校通知我,他说  要查,我就很纳闷,为什么要单独查我呢。然后我就在学校办公室打的,是教育局的电话,我说为什么要审查我,教育局回复我就是有人举报你,所以我们要审查,非常重视。我是大学的时候通过培训机构考的,他查了出来说我有问题我也不信,然后我也通过很多途径查,最后显示好像没有档案存在了。

何思云在多次举报事件后,在6月初即遭到了当地政府、警方以及维稳部门的约谈,并向其施加压力。

据何思云表示,她的教师资格证书是6年前在大学期间在培训机构考取的,不排除当时也被培训机构骗了。但从业3年来,证书评职称等也使用过,但从来没有问题,现在才知道有麻烦。如果要重新考证,需要1年时间,但她表示,经过此事后,她已经失望了,不想再当老师。

她说:我也不想当老师了,有什么好当的,当的这么憋屈。我对社会失望啊。父母辛辛苦苦把我供了读了好多年大学出来,看到也稳定下来了,也准备谈婚论嫁了,就是这么一件事之后,整个生活都变了。我在当地又不受欢迎。男老师的家属一旦骗人,这个整个 机构都不喜欢我啊。而且学校领导啊教育局领导啊政府啊,我也不知道能关联这么多人。而且后面事情曝光以后,镇长带著派出所的人,带著工作人员来找我谈话。我都跟他们保证了,我不知道关联这么多,然后县的维稳办也来找我谈话,我很大的压力。

此次老师猥亵女童事件,源于当地专门针对留守儿童的托管模式。据何思云透露,仅思旺镇就有大约18家学生托管机构,每个学生每年4000元,巨大的利益空间和无序的状态,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她说:那个老师在他们家办了个托管机构,一栋民房,占地应该是80平方米,四层半的样子,他们好像男的加女的好像有5、60个人的样子。一个学期两千块,一年四千块,包吃包住啊,二十万一年啊。他收少了啊,有些收一百多的,是有十八家吧,每一家都平均有5、60人以上,多的一百多,基本上都是留守儿童。他跟校方肯定是有利益来往的,不然他肯定开不下去。你只要有场地啊,还有营业执照,要是没有营业执照也可以临时先开著,只要能招到学生就可以了。这个门槛很低的。

何思云以思旺镇中心小学为例,原本只有约900人的招生规模,一下涌入了2700多学生。而政策外学生入学只有两个途径,1,直接找校长。2、直接去当地管机构公开代为办理入学,则显示托管机构和校方存在利益交换。

但迄今为止,当地官方和学校方面对此都没有任何解释。

针对何思云的说法,本台记者多次拨打思旺镇中心小学校长杨集作的手机,但其都拒绝接听。而当地人则明确告诉本台记者,此事已被当地下封口令,任何学校老师,都不得接受记者的采访。

平南县教育局也拒绝回应本台记者的采访 。而当地官方也没有发布此事的最新调查进展。

观察人士于云峰表示,在中国类似的校园性侵事件层出不穷,其中甚至有官员涉及其中。此外,正直的人遭清退,也是这个社会的常态。

他说:那这种事情的话,不仅包括这件事,包括中学生还有学校往官场的那些官员给介绍去的,这些事情都发生过,这已经不足为奇了。这个国家和社会已经产生了一种逆淘汰,淘汰的都是好人。真正的有正义感的,对邪恶看不惯的人,他们都被淘汰掉了。这些人都是臭味相投,他们相互之间都是利益团体。

中国持续发生未成年学生遭性侵事件,2012年,永城市委副秘书长李新功强奸至少40多名女生被执行死刑。2013年,年仅15岁未成年女高中生被泗阳市安监局官员李晓斌暴力强奸导致严重伤害。同年,海南一位校长等人性侵6名小学生丑闻震惊全国。此外,大量留守儿童遭性侵,一直不被外界所知。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