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系列(一):大陆孩童跨境注射 港妈忧虑一针难求(视频)

2016-06-2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根据公开资料,2011至2016年间,香港卫生署辖下母婴健康院的儿童健康服务就诊人次中,非符合资格的就诊人数(蓝线)连年攀升。(粤语部制图)
根据公开资料,2011至2016年间,香港卫生署辖下母婴健康院的儿童健康服务就诊人次中,非符合资格的就诊人数(蓝线)连年攀升。(粤语部制图)
Photo: RFA

疫苗系列(一):大陆孩童跨境注射 港妈忧虑一针难求

大陆疫苗的安全问题长期困扰广大民众,今年初再揭发一对山东母女,于广东、湖北及河南等18个省,销售未经冷藏的疫苗,将家长的恐慌情绪推至高峰,纷纷带同子女涌到香港,接种质量有保证的疫苗。有儿科医生估计,今年到香港公立医疗机构,接种疫苗的大陆儿童数量料创新高。不过,在大陆家长欣喜子女获得安全保证的同时,香港家长就担心本地或会出现“疫苗荒”。(黄乐涛 报道)

疫苗家长蔡先生﹕我居住附近,大家在闲谈时说有朋友在香港接种疫苗。

类似蔡先生这番说话,过去几个月来,成为大陆民众的热门话题。自今年初揭发山东医生母女,于各省销售“黑心疫苗”后,令到大陆家长人心惶惶,很多家长携同幼儿涌到香港接种疫苗。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的家长蔡仕芹向本台表示,近数月来,亦听到不少街坊打算带子女来港打针,而他自己亦打算带女儿来港接种疫苗。

记者问:你有没有认识朋友亲戚到香港打(疫苗)?

蔡仕芹:有,有,有。我居住附近,大家在闲谈时说有朋友在香港接种疫苗,从一个报道及新闻,大陆都是很多人都到香港打疫苗。我不敢(再带女儿打针了)要打都来香港打, 近期出现疫苗事件,很多(家长)亦不敢(带小朋友)打疫苗,怕假疫苗会注射到自己小朋友身上。

本台记者为进一步了解大陆家长带子女到香港打针的热潮,特别到接近边境的粉岭母婴健康院视察,一名来自深圳市的家长胡太向本台表示,现时4个月大的儿子在香港出生,但一家却居住在深圳,她指不放心儿子在内地接种疫苗。希望大陆政府可以做好监管,令市民放心。

胡太:政府一定会做好这件事(打击假疫苗一事),现在放开二胎,都是想(家庭)有更加多(小朋友)。

好似胡太的情况,令香港家长担心各种疫苗在求过于供之下,影响自己子女的权益。

在同一健康院内,香港家长徐太就与胡太不一样的心情,她向本台表示,虽然母婴健康院对大陆来港的婴儿设定疫苗配额,但大陆愈来愈多家长带子女来香港打针,担心连私家诊所也被攻陷,影响本地儿童的服务。

记者问:你担不担心香港疫苗不足呢?

胡太:都担心的,那些轮状病毒(疫苗),都要在外面(私家诊所)接种,我怕日后这些疫苗政府不包括的,日后缺货就麻烦了。(如果)我想在外面诊所打针的,就可能有这个影响了,其实已经多了很多大陆的人来了,有这个(本地儿童医疗服务的影响)已经存在,上面(大陆)的疫苗质数参差,如果上面(大陆政府)比到信心市民,(大陆家长)就不会再来香港打疫苗了,我都明白上面(大陆)的疫苗不安全,(大陆家长)希望自己孩子来香港打针都是正常的,但是,最好不要一窝蜂了。

她指,为了公平起见,希望政府及私家诊所对本地及非本地儿童有不同收费。

胡太:或者不同价钱吧,或者(向大陆家长)set(定价)贵一点,他们就不会这么疯狂(来港接种疫苗)了。

大陆家长蔡仕芹表示,现时3岁的女儿,就是因为刚出生后接种到有问题的疫苗,而令到身体出现问题,3年来花了20多万带女儿求诊,但是现在情况亦没有好转,现在恐怕智力亦受到影响。

蔡仕芹:(女儿现在)是有检查的,去检查(女儿)左边的脑已经空了,萎缩了,以及哑了,不懂说话,只懂得叫爸爸,任何人都叫爸爸,就是这样的。

他指,女儿出生一个月后就带她接种乙型肝炎疫苗,打了疫苗不久,女儿就出现身体不适。

蔡仕芹:她(女儿)打了针数小时后,就出现问题了,脸色苍白、后来就抽筋,抽筋及口吐白沫,之后休克,注射部位出现一个鸡蛋大的黑紫色痕。

他因事件多次上访,但事件仍没有解决,反而受到政府多方面的打压,他现在亦没有办法了,唯有希望政府有一天会为他解决事件。

大陆“黑心疫苗”事件曝光,香港衞生署估计大陆来港接种疫苗的幼童有所增加,为保障本地儿童的权益不受影响,署方于本年3月24日起试行限额制,于全港31间母婴健康院,非本地儿童新症预约每月限额设定为120个,即每间健康院每月有2至7个配额,4月1日起全面实行。

香港卫生署接受本台查询时表示,署方并没有大陆儿童来港注射疫苗数字﹐只有非本地儿童求诊数字﹐非本地儿童来港注射疫苗的数字﹐包括大陆儿童﹐人数每年递增﹐过去五年﹐增幅近三倍(见图表一) ﹐由2011年的1356人﹐增至去年的4008人﹐而单在今年头五个月﹐有2083人﹐超逾去年的一半。

香港儿科医生冯宜亮向本台表示,根据卫生署的统计数字推算,认为今年来港打疫苗的大陆儿童人数料创新高。

记者问:可否这样说2016年的趋势,比起以往几年,非本地儿童来港打疫苗是最多的一年呢?

冯宜亮:如果看政府的数据就是了,那些小朋友很多去了政府的母婴健康院(打疫苗了)。

亦是儿科医生的香港西医工会会长杨超发指出,平日有大陆幼儿到其诊所接种疫苗,但数量保持平稳,没有显著增加。但是,就多了大陆家长查询接种疫苗的问题。

杨超发:打疫苗(诊所)一直都有的,暂时没有特别多(家长)来接种疫苗,暂时没有特别多。(家长)都有查询(接种疫苗方面),但是,多了多少我没有统计。

他指,亦会与药厂保持联络,监察疫苗数量是否充足。

杨超发:现在我们观察中,看看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消息,我们有与药厂接触的,暂时他们货源是充足的。

大陆多年来揭发多宗假疫苗事件, 本年初揭发的山东医生母女个案指出,由2010年起,她们通过从上线疫苗批发企业人员及其他非法经营者处,非法购进25种儿童、成人用二类疫苗,未经冷藏下运输销往湖北、安徽、广东、河南、四川等18个省市,涉案金额达5.7亿元,而疫苗数量已无法统计。

另外,于2013年,位于深圳的乙型肝炎疫苗生产企业,因生产有问题的疫苗,而导致广东、四川及浙江等,多名幼儿死亡。

早于2007年期间,山西省地方政府疑行政不作为及涉嫌违规授权不合格企业生产疫苗,以致多名儿童注射疫苗后伤亡。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