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系列(二):药业腐败 疫苗10年浩劫未停止(视频)

大陆不少无良药品企业为牟取可观的利润,不惜制造或出售品质低劣、管理流程有误、甚至过期失效的疫苗。一些问题疫苗还会供应予幼童使用。大陆历来最严重的毒疫苗事件,约10年前发生在山西省,当年官方承认,至少有50至100万名孩童成为受害人,部份受害孩童引致伤残或致死。有受害人家长感慨指出,事隔10年,当局仍未汲取教训,药业腐败至今仍然存在。 (文宇晴报道)

临汾少女玲玲,十年前在学校注射了问题疫苗,多年来受到病痛折磨,包括经常痉挛、头痛、及严重内分泌失调导致肥胖。(易文龙提供)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HTML5 video

大陆不少无良药品企业为牟取可观的利润,不惜制造或出售品质低劣、管理流程有误、甚至过期失效的疫苗。一些问题疫苗还会供应予幼童使用。大陆历来最严重的毒疫苗事件,约10年前发生在山西省,当年官方承认,至少有50至100万名孩童成为受害人,部份受害孩童引致伤残或致死。有受害人家长感慨指出,事隔10年,当局仍未汲取教训,药业腐败至今仍然存在。 (文宇晴报道)


为了孩子得到强健的身体,家长均为幼儿接种破伤风、百日咳、小儿麻痹等疫苗。不过,2006年、2007年间,山西省不断发生儿童注射疫苗后,导致伤残或致死的事件。

临汾市商人易文龙,目前仍要经常注意21 岁女儿的健康,因为其女儿就是当年其中一个毒疫苗的受害者。易文龙对本台表示,2006年12月,当年 11岁的女儿在学校接种疫苗后,患上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他带著女儿到北京求诊时,医生说是与疫苗有关。但回到山西向卫生部门查询却否认,而且政府部门之间也互相推诿。

易文龙说︰回去以后先找学校,学校就说找疾控中心,疾控中心又往上推。学校爲了挣钱,就给孩子打疫苗,推到卫生局,就说他们鉴定不了,也诊断不了,然后就让省医学会做。医学会就做了手脚,违法犯罪了,没有一个人被惩处。就是各个部门都不愿意负这个责任,一步一步往上推。

经媒体曝光后,太原市人民检察院立案调查山西疫苗问题,不过一直未见有解决方案或涉案人员要接受刑责。

2009年3月中,山西省疾控中心召开了中层干部会议,并宣布疫苗符合质量。但是,时任山西省疾控中心信息科科长陈涛安,则指出会议结论和真实调查不符。

疫苗事件遭到当局长期隐瞒和扛压。直至2010年3月中,《中国经济时报》首席记者王克勤经过半年实地调查后,发表一篇《山西疫苗乱像调查》文章,揭露了挂名卫生部企业的“华卫公司”与山西省政府勾结,对当地的二类疫苗市场进行垄断,生産质量远不符合标准的疫苗。报道引发公众哗然和舆论。

文章触发卫生部责令山西省卫生厅尽快处理。数日后,山西省政府召开记者会,表示要进行重新调查,并承认疫苗招标违规。然而,政府重申,尽管疫苗曾暴露在高温中,但仍是安全。

本台找到时任山西省疾控中心信息科科长陈涛安求证,他指当时了解到,在毒疫苗事件期间,至少有50万名儿童接种了疫苗。他和记者王克勤收到约240个山西家庭的反映,患儿均在接种疫苗后出现相似症状,最严重的孩童出现“半植物人”状态,一些则是残疾,亦有死亡病例。

陈涛安对本台说,在衡量事件的严重性后决定要举报,否则受到影响的孩童会越来越多。与此同时,疫苗受害孩童的家长为子女讨说法,也来到法院前敲鼓要求立案秉公处理。陈涛安也协助了部份家长诉讼。

不过他们均收到了恐吓短信要求封口,有家长更被直接警告不许“搞小动作”。

陈涛安说︰山西省影响的群体,应该是50到100万孩子,他们都接种了问题疫苗。如果不公开的话,隐藏的背后是害人。从这个角度上出发,公开后老百姓就不受害了。我就可能要受到一些威胁,这是很正常的。我一个人的权益和老百姓权益来衡量的话,应该要把事情揭露出来。

山西毒疫苗事件发生长达9年时间里,疫苗受害孩童家长的维权却未见有任何进展。

家长易文龙说,当局以“救助”形式向受影响的家庭提供金钱上的帮助,完全推卸了所有责任。

易文龙说︰救助和赔偿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因为赔偿会多一点,救助就像我帮你一样,就是说你孩子的事跟疫苗没关。如果你给我赔偿,就要你要负相应的责任。我跟你说,有的家长得到的救助金多一点,有100多万的;有的7、8万的也有。家长都不想再拖下去了,现在基本都没有(维权上访)了。

直至去年5月,家长赵国平起诉太原市医学会的委托合同纠纷案,获得立案处理,这也是首宗涉及监管部门过错的案件成功立案。可是,最后法院却指已超过起诉时效,将案件腰斩,不再处理。

赵国平表示,2006年他的女儿未满1岁时,在诊所接种了“乙脑二类疫苗”之后发生抽筋,引发癫痫后遗症。他向记者反映,女儿今年10岁了,但连“妈妈”都不会叫,被鉴定爲“一级智力残疾”。

直至2010年毒疫苗事件被揭发后,赵国平才意识到女儿的病,是与毒疫苗有关。于是,赵国平便向太原市医学会求助,为女儿做鉴定。不过医学会收了钱后却一直没有进行鉴定,不排除政府为了继续掩盖真相,刻意使计拖延。所以赵国平才透过法律去追讨。

赵国平说︰以前还会说一点话,现在2年都不会叫“妈妈”,还需要大人来侍候她,很严重了。整个卫生系统不是有一个叫医学会。之前交了2500元,6年的时间没有给我女儿做鉴定。地方政府的干扰,案件始终都不给我审判,说起诉时效超过了5年。

实际上,2006年前后,山西省出现与赵国平女儿一样病症的孩童有很多,他们都是在接种了乙脑、乙肝等疫苗后出现不良反应。不过整个山西疫苗事件中,最终进入法院司法环节形成诉讼的案件却极少。

事件一拖再拖,最后没有一个官员和涉事人员受到惩处。但仍引起了全国性对官方疫苗安全的质疑,以至大量家长拒带孩子接种疫苗。就在大家自以为疫苗问题终于落幕的时候,今年初突然爆出山东女医生联合医科毕业的女儿在未获许可下,非法销售疫苗往24个省市地区长达5年时间。

山西疫苗受害孩童家长易文龙指出,山东问题疫苗事件,其实就是山西毒疫苗事件的延续。

易文龙说︰山东疫苗涉案的人里面,就有山西毒疫苗涉案的人。就是因为没处理,他们从山西逃到山东去了。

接种疫苗原可激起人体免疫力,预防可能得到的疾病。免疫学研究指出,由于不同的引发模式可以刺激不同的抗体生成,为了达到最佳预防效果,一般建议在幼儿阶段接受疫苗接种。尽管疫苗接种也有风险,有时可导致接种者不适甚至死亡,但多数副作用仅会造成的微小的影响,严重的状况较少发生。

下一集,我们再详细探讨,民间对山东问题疫苗事件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