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系列(二):藥業腐敗 疫苗10年浩劫未停止(視頻)

2016-07-27
電郵
評論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評論
  • 電郵
臨汾少女玲玲,十年前在學校注射了問題疫苗,多年來受到病痛折磨,包括經常痙攣、頭痛、及嚴重內分泌失調導致肥胖。(易文龍提供)
臨汾少女玲玲,十年前在學校注射了問題疫苗,多年來受到病痛折磨,包括經常痙攣、頭痛、及嚴重內分泌失調導致肥胖。(易文龍提供)

疫苗系列(二):藥業腐敗 疫苗10年浩劫未停止

大陸不少無良藥品企業為牟取可觀的利潤,不惜製造或出售品質低劣、管理流程有誤、甚至過期失效的疫苗。一些問題疫苗還會供應予幼童使用。大陸歷來最嚴重的毒疫苗事件,約10年前發生在山西省,當年官方承認,至少有50至100萬名孩童成為受害人,部份受害孩童引致傷殘或致死。有受害人家長感慨指出,事隔10年,當局仍未汲取教訓,藥業腐敗至今仍然存在。 (文宇晴報道)


為了孩子得到強健的身體,家長均為幼兒接種破傷風、百日咳、小兒麻痹等疫苗。不過,2006年、2007年間,山西省不斷發生兒童注射疫苗後,導致傷殘或致死的事件。

臨汾市商人易文龍,目前仍要經常注意21 歲女兒的健康,因為其女兒就是當年其中一個毒疫苗的受害者。易文龍對本台表示,2006年12月,當年 11歲的女兒在學校接種疫苗後,患上急性播散性腦脊髓炎。他帶著女兒到北京求診時,醫生說是與疫苗有關。但回到山西向衛生部門查詢卻否認,而且政府部門之間也互相推諉。

易文龍說︰回去以後先找學校,學校就說找疾控中心,疾控中心又往上推。學校爲了掙錢,就給孩子打疫苗,推到衛生局,就說他們鑒定不了,也診斷不了,然後就讓省醫學會做。醫學會就做了手腳,違法犯罪了,沒有一個人被懲處。就是各個部門都不願意負這個責任,一步一步往上推。

經媒體曝光後,太原市人民檢察院立案調查山西疫苗問題,不過一直未見有解決方案或涉案人員要接受刑責。

2009年3月中,山西省疾控中心召開了中層幹部會議,並宣布疫苗符合質量。但是,時任山西省疾控中心信息科科長陳濤安,則指出會議結論和真實調查不符。

疫苗事件遭到當局長期隱瞞和扛壓。直至2010年3月中,《中國經濟時報》首席記者王克勤經過半年實地調查後,發表一篇《山西疫苗亂像調查》文章,揭露了掛名衛生部企業的“華衛公司”與山西省政府勾結,對當地的二類疫苗市場進行壟斷,生産質量遠不符合標準的疫苗。報道引發公眾嘩然和輿論。

文章觸發衛生部責令山西省衛生廳盡快處理。數日後,山西省政府召開記者會,表示要進行重新調查,並承認疫苗招標違規。然而,政府重申,儘管疫苗曾暴露在高溫中,但仍是安全。

本台找到時任山西省疾控中心信息科科長陳濤安求證,他指當時了解到,在毒疫苗事件期間,至少有50萬名兒童接種了疫苗。他和記者王克勤收到約240個山西家庭的反映,患兒均在接種疫苗後出現相似症狀,最嚴重的孩童出現“半植物人”狀態,一些則是殘疾,亦有死亡病例。

陳濤安對本台說,在衡量事件的嚴重性後決定要舉報,否則受到影響的孩童會越來越多。與此同時,疫苗受害孩童的家長為子女討說法,也來到法院前敲鼓要求立案秉公處理。陳濤安也協助了部份家長訴訟。

不過他們均收到了恐嚇短信要求封口,有家長更被直接警告不許“搞小動作”。

陳濤安說︰山西省影響的群體,應該是50到100萬孩子,他們都接種了問題疫苗。如果不公開的話,隱藏的背後是害人。從這個角度上出發,公開後老百姓就不受害了。我就可能要受到一些威脅,這是很正常的。我一個人的權益和老百姓權益來衡量的話,應該要把事情揭露出來。

山西毒疫苗事件發生長達9年時間裡,疫苗受害孩童家長的維權卻未見有任何進展。

家長易文龍說,當局以“救助”形式向受影響的家庭提供金錢上的幫助,完全推卸了所有責任。

易文龍說︰救助和賠償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因為賠償會多一點,救助就像我幫你一樣,就是說你孩子的事跟疫苗沒關。如果你給我賠償,就要你要負相應的責任。我跟你說,有的家長得到的救助金多一點,有100多萬的;有的7、8萬的也有。家長都不想再拖下去了,現在基本都沒有(維權上訪)了。

直至去年5月,家長趙國平起訴太原市醫學會的委托合同糾紛案,獲得立案處理,這也是首宗涉及監管部門過錯的案件成功立案。可是,最後法院卻指已超過起訴時效,將案件腰斬,不再處理。

趙國平表示,2006年他的女兒未滿1歲時,在診所接種了“乙腦二類疫苗”之後發生抽筋,引發癲癇後遺症。他向記者反映,女兒今年10歲了,但連“媽媽”都不會叫,被鑒定爲“一級智力殘疾”。

直至2010年毒疫苗事件被揭發後,趙國平才意識到女兒的病,是與毒疫苗有關。於是,趙國平便向太原市醫學會求助,為女兒做鑒定。不過醫學會收了錢後卻一直沒有進行鑒定,不排除政府為了繼續掩蓋真相,刻意使計拖延。所以趙國平才透過法律去追討。

趙國平說︰以前還會說一點話,現在2年都不會叫“媽媽”,還需要大人來侍候她,很嚴重了。整個衛生系統不是有一個叫醫學會。之前交了2500元,6年的時間沒有給我女兒做鑒定。地方政府的干擾,案件始終都不給我審判,說起訴時效超過了5年。

實際上,2006年前後,山西省出現與趙國平女兒一樣病症的孩童有很多,他們都是在接種了乙腦、乙肝等疫苗後出現不良反應。不過整個山西疫苗事件中,最終進入法院司法環節形成訴訟的案件卻極少。

事件一拖再拖,最後沒有一個官員和涉事人員受到懲處。但仍引起了全國性對官方疫苗安全的質疑,以至大量家長拒帶孩子接種疫苗。就在大家自以為疫苗問題終於落幕的時候,今年初突然爆出山東女醫生聯合醫科畢業的女兒在未獲許可下,非法銷售疫苗往24個省市地區長達5年時間。

山西疫苗受害孩童家長易文龍指出,山東問題疫苗事件,其實就是山西毒疫苗事件的延續。

易文龍說︰山東疫苗涉案的人裡面,就有山西毒疫苗涉案的人。就是因為沒處理,他們從山西逃到山東去了。

接種疫苗原可激起人體免疫力,預防可能得到的疾病。免疫學研究指出,由於不同的引發模式可以刺激不同的抗體生成,為了達到最佳預防效果,一般建議在幼兒階段接受疫苗接種。儘管疫苗接種也有風險,有時可導致接種者不適甚至死亡,但多數副作用僅會造成的微小的影響,嚴重的狀況較少發生。

下一集,我們再詳細探討,民間對山東問題疫苗事件的看法。

完整网站